第一回:狼来了

  多年以前,山西霍太山南麓有一个静谧的小山村,名曰佛狸村。佛狸村原本只是一个普通山村,既没有什么辉煌的历史,也没有出过卓越的人物,本是默默无闻;然而,后来一只野狼的出现,却彻底打破了佛狸村往日的平静 ,更使这条村的名气传遍整个小县城。

  那是某年的春天,佛狸村村民贺福、贺洋父子正在田里忙春耕,忽然远处一条貌似大黄狗的犬科动物引起了贺洋的注意,他看见那动物正由小山坡走向一条小溪饮水,那动物约三十斤左右,似狗而非狗,因为那动物是双耳垂直竖立、一条大尾巴夹在两腿之间。贺洋见那动物长得奇特,也不知道是什么,便指着那动物对正在春耕的父亲贺福说道:“爹,你快看看那是什么?”贺福听到儿子贺洋喊他,他便顺着贺洋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这不看不要紧,一看把他吓了一跳,他慌张地对贺洋喊道:“儿子,那是狼,快跑!”贺福说罢,也顾不上春耕,拽上贺洋就是三步并作两步走地往家里跑。

  贺福父子回到家后,立即关上门,然后才气喘吁吁,深怕田间那条狼会追上来。回过神后的贺洋就问贺福道:“爹,你确定那是狼吗?我在村里都生活二十多年了,还是头一次见到狼呀!”贺福略带喘气地说道:“我敢确定,那就是狼。在我小时候,这村里经常有狼出没,当年你爷爷还参加过村里组织的打狼活动呢,我见过他们打回来的狼,就和刚刚那条狼一模一样。不过说也奇怪,近二三十年来已经没见过有狼在村附近出没了,就连那霍太山上的狼都已经绝种了,我们刚刚看见的那条狼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贺洋说道:“对呀!我也感到很奇怪。”贺福说道:“不急,我且去和村长说说这事。”于是,贺福悄悄出了门,在发现附近没有狼影之后,便匆促赶到村长家,和村长反映了此事。

  村长贺大志在听到贺福反映村附近有狼出没的事情后,自然也不敢怠慢,于是马上聚集村民开会,专门讨论此事。大会上,老农贺老果严肃地说道:“这狼呀,我也见过,还和同辈兄弟去打过,不过都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这几十年来,我也没见过有狼出没呀!倒是前几天里,玉龙村的刘大嫂路过,和我说起最近她村附近经常有一条野母狼出没,搞得玉龙村现在人心惶惶,我当时也是没在意呀,以为刘大嫂是在唬我。”接着,贺老果的嫂子林大娘也说道:“那是前几天早上呀,我刚往田里去,忽然有个庞然大物从草丛里跑了出来,很快跑到山坡上去,当时就吓了我一跳,起始以为是谁家养的大狗,现在想想,那倒真像条狼呀!”村民原本听贺福说了就人心惶惶,现在又经贺老果两叔嫂这么一说,心理防线马上就崩溃了,他们马上集体向村长贺大志诉苦,说家里上有老、下有小之类的话,请求贺大志组织村民驱赶那条野母狼,必须还佛狸村一个安宁。贺大志见众情抗奋,自然不能坐视不理,于是他安抚大家道:“请各位村民放心,我一定会尽快组织村中年轻人,用尽一切办法赶走那条野狼,还我们佛狸村一个安宁的!”有贺大志这句话,众村民的心里才踏实了些,才怏怏地各自归了家。

  其实,贺大志也不过是故作镇静罢了,他从来就没有见过狼的真样子,又怎知道驱狼的办法呢!那么,贺大志接下来会通过什么样的方式去驱赶野狼?佛狸村又是否能够如村民所愿回复往日宁静呢?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二回:由惧而谐

  原文再续。上回说到,山西霍太山南麓的佛狸村某天来了一条野狼,被村民贺福父子看见,此事很快在村子里传得沸沸扬扬,各村民都是惶恐不安,一致请求村长贺大志设法驱赶野狼。贺大志倒是一口应承下来了,但是他并没有十足把握可以驱赶野狼,于是他便抽身前往村民贺老果家,与贺老果商讨驱狼对策。

  这贺老果已经有八十多岁,是佛狸村中年纪最大的人,阅历丰富,年轻时还参加过村里组织的打狼运动,贺大志去向贺老果请教,也是有其理由的。开始,贺老果对贺大志说道:“大志呀,不如你重新组织一次打狼运动,集合村里的后生去打死那条狼吧!”贺大志听后,连连摇头,对贺老果说道:“老果叔,您是有所不知,现在狼是国家法定的保护动物,是不能猎杀的,谁打死它谁就是犯法了。”贺老果听后,沉默一会儿,说道:“既然如此,那就想想其它方法。你看,能不能用放鞭炮、敲锣、打鼓的方式去赶走那条狼?”贺大志听后,认为贺老果说得有道理,因为狼是犬科动物,应该也怕巨大的嘈杂声,于是他说道:“谢谢老果叔,那我现在就去组织一下村里的年轻人,用您说的方法去驱赶那条狼。”

  贺大志辞了贺老果,马上回家聚集村中年轻的男丁,与他们介绍驱狼办法,在得到村民们的一致同意之后,便决定第二天早上就一起去寻找野狼,并通过放鞭炮、敲锣、打鼓的方式去驱赶野狼。很快,到了次日早上,贺大志领着一队年轻有装备的村民由村子出发,前往村前的田间寻找野狼。经过村民指示,他们前往野狼最有可能出现的一处小山坡上寻找,未久,还真的看见野狼正在一处无主孤坟旁伏睡。于是,贺大志一声令下,村民们放鞭炮的放鞭炮,敲锣的敲锣,打鼓的打鼓,正在熟睡中的野狼立即惊醒了过来,并被强烈的嘈杂声吓跑了,而且跑得远远的,之后数日均不见出现。

  野狼被吓跑了,开始佛狸村村民都非常高兴,他们以为村庄安宁祥和的日子又回来了,就不用担心家里的老人和小孩会在外出途中遭遇不测了。然而,令佛狸村村民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傍晚,野狼又回到了佛狸村外的山丘上,并且有不少村民亲眼目击到。这样一来,佛狸村这个小山村就又像炸开锅一般,群情沸扬,村民们又找到村长贺大志反映,贺大志决定故技重施,通过用放鞭炮、敲锣、打鼓产生巨大声响的方式震慑、驱赶野狼。贺大志等人又是重施故技,开始还起到一定作用,但后来野狼的胆似乎越来越大,干脆采取“人来我去,人去我还”的战略,反正再也没有长时间离开过佛狸村范围。

  野狼不走了,佛狸村村民也是无计可施,于是大家从此远离野狼经常出没的山坡,对野狼也是敬而远之,深怕受到野狼的袭击。只是在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大家都发现那条野狼根本不靠近人,似乎有点怕人,更加没有袭击人类的意思,它只是偶尔在人迹稀罕的时候下山饮水,很快又会走回山上去,也从来没有进过村子伤害人畜,有几次有佛狸村村民在田间与野狼相遇,还未等村民反映过来,野狼已经一溜烟地跑走了。于是,渐渐的,佛狸村村民开始放松了对野狼的警戒及恐惧之心,反而默认了野狼也是他们佛狸村的一份子,构建了一个人与狼共处的和谐世界。

  野狼算是暂时在佛狸村立稳脚跟,也被佛狸村村民视为佛狸村的一份子,两方似乎是井水不犯河水。但是,野狼毕竟是野兽,它野性难驯,随时会给佛狸村的人畜的生命安全造成威胁。那么,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野狼是否能够与佛狸村村民和谐相处?它又当真会不进佛狸村吗?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三回:狼进村了

  原文再续。上回说到,佛狸村村民在通过一系列方式驱赶野狼失败之后,对野狼是无计可施,唯有敬而远之,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后,村民还发现那条野狼根本不伤人,而且见人还会远远躲开,也就逐渐放松了紧张的心理,开始接受那条野狼的存在,构建了一个人与狼共处的和谐世界。但是,这种和谐只是短暂的,很快,一件事的发生,彻底扭转了这个局面。

  某天深夜,佛狸村村民贺大庆在熟睡中被门外的一阵异响吵醒,起始时他以为是有小偷偷东西,便马上起身出门去视看,发现家禽并没有少,看门犬也依然绑在门口处,只是它在发出一阵怪声,贺大庆打着手电筒再仔细一看,分明看到狗的旁边还有一条正在偷吃饲料的野狼,野狼闻声立即远遁而去。贺大庆这才知道,前些天村里传得沸沸扬扬的野狼终于进村了,而且还偷吃自家的饲料。

  狼进村了,贺大庆丝毫不敢怠慢,立即将此情况向村长贺大志说明,这件事也再次让佛狸村村民惶恐了起来,他们想到狼进村了,会不会还伤害人畜。为了让村民情绪镇定下来,贺大志劝告村民不要着急,暂时夜间不要外出,先观察一段时间再做决定。又过了一段时间,佛狸村村民都观察到,那条野狼进村并不伤害人畜,而且都是在深夜人睡之后才进村,在偷吃饲料和饮水之后,就会匆匆离开村子。“狼还有吃素的?世上竟有如此善良的狼?”怀着这样的疑惑,佛狸村村民面面相觑,派生各种笑料,反正是又放松了警惕心理。

  直到有一天早上,贺大庆在点数自家家禽时,发现少了一只鸡,他又连忙寻至田间,发现某处草丛中有一撮鸡毛,他这才断定是那条野狼偷吃了自家的家鸡。这一回,贺大庆算是镇定不住了,他深知那条野狼既然有第一次就必定有第二次,甚至下次还有可能伤害人。于是,贺大庆又赶紧回到村中,向村长及村民说起此事,这不用说,村民又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心急火燎的,要求村长贺大志给出说法。贺大志没有办法,一方面劝告村民回家将家禽安置到安全的地方,一方面也是满肚怒火,毕竟自从那条野狼出现之后,他这个做村长的就没有过安生日子,一来要防御野狼,二来又要接受村民的各种指责。怒火中烧的贺大志回到家,找出祖传下来的老式猎枪,大踏步地往村外田间走去,他发誓要找到那条野狼,并且还要私下“处决”那条野狼,以给村民一个说法。

  贺大庆的遭遇、佛狸村村民的议论,令到村长贺大志怒形于色,他全把责任推到那条野狼身上,也决定要把怒火发泄到野狼身上,野狼这回估计是凶多吉少的了。那么,贺大志是否能够找到那条野狼的踪影呢?野狼又是否能够化险为夷、逃出生天呢?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四回:野狼怀孕

  原文再续。上回说到,佛狸村村长贺大志在得知野狼进村偷吃村民家禽后,又耐不住村民的纷纷议论,于是便怒火中烧,拿起自己祖传的老猎枪就奔田间去,誓要私下“处决”那条野狼。那么,贺大志和野狼的命运会在这一刻改变吗?

  话说贺大志荷着猎枪出了村,向着野狼经常出现的山坡走去,他仔细观察了山坡及周围情况,并没有发现野狼的踪影。不过,贺大志这次是决心要找到野狼,绝对不会就此罢了,他又到山坡下的农田仔细搜查,又是没有看到狼的踪影。这会儿,贺大志有点累了,于是便在一处田埂上坐了下来,准备休息一会,再去搜索狼踪影。正在贺大志抽烟思索之际,远处草丛中出现的一阵异响,马上引起了贺大志的注意。

  正当贺大志视线向草丛集中之时,那草丛突然蹿出来一庞然大物,那庞然大物不是别的,正是贺大志寻觅多时的野狼,那野狼口叼着一只田鼠,迅速向山坡走去。贺大志看清楚了那条野狼,那野狼的体型比自己之前看到的时候变大了,而且肚子有明显的变大,很明显就是那条野母狼怀孕了,而野狼前次偷鸡、今次捕鼠,说明它是为肚中的狼子补充营养,并非是有意伤害人畜。贺大志算是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弄清楚了,于是他便马上赶回村中,向村民解释事情缘由,并劝告大家此后仔细安置家禽即可,野狼并非有意要伤害人畜。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正当贺大志向村民绘声绘色地介绍母狼怀孕一事时,细心的老村农贺化龙却是紧锁眉头,说道:“既然母狼怀孕了,是不是说明附近还有一条或更多的公狼?”经贺化龙这样一说,佛狸村村民又是一阵沸扬,他们都说道:“对呀!母狼都怀孕了,那附近肯定还有公狼呀!”大家越说越激动,深怕附近不止一条母狼,还有公狼的存在。这样一来,母狼怀孕兼附近还可能有公狼存在的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传遍了整个佛狸村。贺大志本想安抚住村民们原来的情绪,结果非但没有安抚住,反而还延伸出一件更可怕的事情。至此,贺大志认为自己作为一村之长,实在没有更大能力去平息野狼风波了,于是乎,他拨通了公安局的电话,和公安部门取得联系,将这件事反映到了上面,上面也决定派出人员出面帮助佛狸村对野狼调查的工作。

  很快,公安部门联合林业部门的专业人员赶往佛狸村,在听取当地村民反映有关野狼的情况后,又在村民的带领下前往附近田间、山坡进行实地调查,试图找出公狼的踪影。由于有官方人员的介入,佛狸村有野狼出现的消息很快传遍附近各乡村,有邻村村民还特地跑到佛狸村看热闹,而佛狸村也因此而“出名”了,从这一刻开始,佛狸村注定再无往日安谧。

  众所周知,狼是群居动物,一旦狼成群后,其巨大的攻击性及危害性是不言而喻的。现在,佛狸村附近的野母狼怀孕了,是否说明还有一条及以上的野公狼存在呢?在接下来的时间中,公安部门及林业部门的人员又是否能在佛狸村附近调查出公狼的踪影呢?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五回:搜捕狼踪

  原文再续。上回说到,佛狸村村长贺大志在外出寻觅野狼之时,意外发现野狼怀孕了,他马上赶回村子,将此事告诉给村民,村民一听此消息,也是炸开锅一般,传得沸沸扬扬,一致认为村附近除了一条母狼之外,肯定还会有一条或多条公狼,只要狼成群,对他们村造成的威胁自然是巨大的,于是贺大志才将此事报告给公安部门,然后公安部门就联合林业部门的专业人员出手,对佛狸村公狼踪影展开大面积搜查。

  公安及林业的人员在村民的带领下,对佛狸村及附近村庄的田地、山林展开大规模搜查,在经过两天缜密的搜查之后,专业人员得出一致结论:方圆十多公里之内,并没有公狼的踪迹,换言之,佛狸村周围除了那条已经怀孕的野母狼之外,并无可能有第二条狼的存在。专业人员在给村民公布这个结论之后,也就匆匆赶回城里了。这一下,佛狸村村民可不干了,他们一致认为,明明那条野母狼都怀孕了,那些专业人员又为何说这方圆十几公里之内没有公狼存在呢?这又是不是专业人员找不到公狼而敷衍他们的呢?他们越想越激愤,又都开始纷纷议论,认为官方并不重视佛狸村野狼出现的事情。

  于是乎,佛狸村村民又开始私下组织搜寻队伍,连续几日对村庄周围地带进行对公狼踪影的搜查,结果几天下来,辛苦一遭,愣是没有发现有公狼的踪迹。正在大家一筹莫展之际,村民贺大庆又提供了一条重要线索:在野狼怀孕之前,它曾经经常夜里到自己家,和自家的大黑狗玩在一起,那么野狼之所以怀孕又是否是与自家大黑狗擦出了爱情的火花呢?这条线索一出,马上引起了村民们的注意,大家都认为这是有可能发生的事情。刚好,村民贺老果的孙子贺晋绮是高校教师,大学毕业之后就在省里某大学任教,所教专业正是动物学。于是,大伙儿又马上赶到贺老果家,取得与贺晋绮的联系方式,由村长贺大志亲自拨通电话与其交谈。

  在与贺晋绮的通话交谈中,贺大志得知狼与狗同属犬科,是同一类动物,狼和狗“通婚”的现象其实是时有发生,以前亦常有此类事件发生。贺大志马上将此信息公布出去,佛狸村村民无不大松一口气,认为野狼肚中所怀的正是它与大黑狗的爱情结晶,只要等待野狼产子,真相便可大白,于是大伙儿都日夜期盼着那个时刻的到来。

  佛狸村村民对于野狼怀孕之事,到底是抱着猜测的侥幸心理的,毕竟野狼怀的是与狼抑或狗的爱情结晶,暂时谁都无法肯定,这一切悬疑也只能到野狼产子那天才会得到解答。那么,接下来野狼又会有什么特殊举动呢?它又到底在什么时候产子呢?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六回:野狼产子

  原文再续。上回说到,公安部门及林业部门联手开展对佛狸村“公狼”踪影的搜查工作,但经过仔细搜查之后,他们得出一致结论:以佛狸村为中心的方圆十几公里范围之内并没有公狼的存在,于是,佛狸村村民又猜测,母狼怀孕是与村民贺大庆家的大黑狗擦出了爱情火花。那么,真实情况又到底如何呢?

  话说那条野狼怀孕之后,索性就在佛狸村村边驻扎下来,它在田间山坡挖了个三米深的洞,就在那里安家了。那是深秋的季节,野狼平日就外出觅食,其余的时间就呆在洞里,等待产子。而佛狸村村民也都不再怕那条野狼了,平时田间相遇,也是井水不犯河水,村民也都把野狼看成是他们村的一份子,重新构建一个人与狼和谐相处的局面。

  野狼妊娠期间,佛狸村村民也没有闲着,他们为了野狼不会认为怀孕而觅食困难,也为了野狼不再进村偷吃村民家禽,于是便齐力在田间开展“捕鼠行动”,就是通过各种方式去捕猎田鼠、野兔、野鸡,将捕到的田鼠、野兔、野鸡放入野狼居住的洞穴里,供野狼食用,这一方面帮助了野狼的营养补充,一方面又避免了村民家禽受到损害,可谓两全其美之事。那段日子,佛狸村充满了祥和气氛。

  很快,时令转入冬季,佛狸村周围都覆盖了一层薄薄的冰霜,一阵冷空气回荡在佛狸村周围。佛狸村村民并未因严寒而放松对野狼的关怀,虽然在冰雪天,他们还会时不时跑到野狼居住的洞穴前仔细观察,看看野狼是否安好。就在野狼怀孕两个月之后,野狼终于产子了,五只可爱的小狼呱呱坠地。

  野狼产子了,这件事最早是让佛狸村青年贺小世发现的,贺小世马上奔走全村散播此喜讯,全村村民无不为之欢呼。狼子出生了,但是其数量、外貌尚不为人知,所以狼子的父亲是不是大黑狗尚且不得而知。佛狸村的老人教育后生,但凡雌性动物在产子后都会变得个性凶悍,更不能走近其子女让其产生被威胁感,否则就会受到其猛烈攻击,现在野狼产子了,道理也是一样的,这段时间大家都不要靠近野狼居住的洞穴,以防不测。于是那个冬天,大家都再没有靠近狼穴,而野狼也是除了觅食之外,再没有离开狼穴一步。

  狼子是出生了,但是它们的身世尚不为人知,一个个疑惑还围绕在村民之间展开,也许只有等到狼子们展现于世人面前时,一切问题才会真相大白。那么,狼子们的身世之谜会被揭开吗?它们的父亲又到底是何动物呢?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七回:奇狼子

  原文再续。上回说到,经过佛狸村村民的悉心照顾,出没在佛狸村村边的那条野狼终于在初冬到来之际产子了,这就意味着狼子父亲的身份即将可以真相大白。那么,真相又到底是如何的呢?

  很快,寒冷的三冬过去了,时令又到了春暖花开之季,狼穴内的幼狼也都戒奶了,逐渐进入肉食阶段。幼狼需要肉食后,野狼在大多时间里都会外出觅食,但它并不会进村伤害人畜,而是到田野上猎捕一些体型小的野生动物,然后叼回狼穴让幼狼分食。佛狸村村民看出了野狼的基本出入时间,便开始谋划进到狼穴中弄出幼狼,彻底弄清这窝狼子的身世情况。

  某天,野狼又依旧外出觅食了,只留下幼狼在穴中。佛狸村村民瞅准了这个时机,马上组队到达狼穴前,依照既定计划进行。村长贺大志让村中小孩贺凤象爬到狼穴里,把穴中的狼子都抱了出来,当大家都看到那五子嗷嗷发抖的狼子后,无不欣喜地长舒一口气。那五只狼子中,有两只是黄色的,有三只是黑色的,而且耳朵、尾巴都非狼特征,乃狗特征,这分明就是野母狼和大黑狗的爱情结晶。村民贺大庆又把自家大黑狗拉来了,当大黑狗看到五只狼子的时候,并无产生丝毫恶意,反而还摇头摆尾,一再用舌头舔舐着狼子的身体,显然就是出于对自己子女的一种爱护之情。

  五狼子是一母同胞的,既有黑色,又有黄色,既有狼特征,又有狗特征,真可谓是“奇狼子”了。为了不被野狼发现,佛狸村村民在确定狼子身份之后,又让贺凤象把狼子小心抱回狼穴中,然后都回村里了。回到村里后,村民又是将有关狼子的事情一传十、十传百,就连邻村村民都知道了,也纷纷赶到佛狸村看热闹。如此一来,佛狸村就从一条静谧普通的村庄变成一条“名村”了。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佛狸村村民都会在野狼外出觅食之际把狼穴里的狼子抱出来逗弄一番,而那些狼子也似乎很通人性,在和人类熟悉之后也在人前随意耍弄,还经常引得大众哈哈大笑。又过了一段时间,在狼子逐渐长大后,野狼也是干脆带着狼子外出玩耍、觅食,但是他们的活动区域并不会靠近人类活动区域,佛狸村村民见到它们也会识趣避开,为的就不干扰野狼母子的生活。

  野狼到底在佛狸村产下了狼子,它们母子也在佛狸村外度过了最难忘的生命历程,为佛狸村留下了一段感人的传奇故事。那么,野狼母子接下来又会何去何从呢?它们最终的归宿又是哪里呢?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八回:狼走了

  原文再续。上回说到,佛狸村村民在经过一番努力之后,终于弄清楚了狼子的身世,原来这窝狼子就是野狼与大黑狗的爱情结晶,这下大伙儿都可以松一口气了。那么,野狼及逐渐长大的狼子又该何去何从呢?

  随着狼子的长大,野狼开始带着它们出外猎食,它们有时会到很远的山林中搜捕野鸡、野兔等,而狼子们也偶尔会捕猎到体型较小的猎物,算是不失狼的本性。虽然野狼母子对猎物凶狠,但是它们在人类面前却是表现得相当和顺,有时在狭路上遇到村民,还会主动避开,给村民让道,从来不向村民表示恶意。

  又是一个春季的雨天,那天的雨下得很大,加上又是傍晚时分,所以佛狸村所有村民基本上都在自己家中忙晚饭。突然,一阵“呜呜”的巨大哀鸣声响彻了整个佛狸村,所有村民都被这声音吓到了,他们赶紧跑到村前看看是怎样一回事。大雨中,村民都赶到村口,他们远远看到野狼及五狼子站立在远处的山坡上,凝视着佛狸村及村民,野狼一再向天发出“呜呜”的哀鸣,村民都不解何意。正在大伙儿都迷惑之际,野狼带着狼子下了山坡,走到村民面前约二十米的地方,周旋一圈,又是发出一阵哀鸣,然后便转身离去,离去过程中还一再回头凝视村民,眼神中尽流露出不舍之情,直至最后消失在连绵起伏的山坡野间。

  佛狸村村民都不解野狼之意,以为野狼是饿了,来向村民讨食,于是他们一致决定在雨停之后带上食物送去野狼母子居住的洞穴。那天的雨下了很久,足足下了一夜,直到第二天凌晨才停止。雨停之后,村民们便带上食物结伴前往狼穴处,却发现野狼母子并不在穴中,村民们以为它们是出去觅食了,很快就会回来,于是就又回到村里了。但是,一天、两天过去了,三天、四天又过去了,野狼母子再也没有出现在佛狸村周围,就连邻村村民都表示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野狼母子的踪影。村民们这才回忆起那天傍晚野狼奇怪的哀号声以及奇怪的动作,他们这才意识到野狼母子已经永远离开了这个地方了,那天野狼奇怪的举动是在向村民表达感谢及不舍之情。

  是的,野狼带着它的孩子走了,就像它的来处是个谜一样,它的去向也是个迷,没有人知道它的起点和归属在哪里,它所留下的,是一条孤独母狼的传奇经历罢了。它的到来是在一个春天,它的离去也是在一个春天,它在佛狸村居住了整整一年,曾给村民带来了许多麻烦,也曾给村民带来了许多欢乐,当村民以它为敌人的时候,它留下了,当村民以它为同伴的时候,它离开了,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人们再多的猜测也毕竟是猜测,并不是真正的答案。

  狼非无情,人非多情,只需要一段时间的互相感化,人类和自然界任何一种动物都可以和谐共处,佛狸村就是一个经典的案例。假以年月,人类或者可以实现这个目标,但前提是我们应该想想需要怎样去善待它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