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逸圃,与大名鼎鼎的个园相邻,是个不起眼的小园子,但很有特色,是"国保" 文物。

        扬州逸圃似尽未尽,绝处逢生。 街头一小小门头,像个普通人家。与个园虽是一墙之隔,却形成了极大的反差,个园里熙熙攘攘,人声鼎沸;逸园里,三五游人,悠雅宁静。进入园中,让人很快体验到了闲适、安逸的感觉。

        扬州逸圃隐逸在青苔小草中,好一分雅致。园子是在狭长的曲尺地形中,长条状的地块,又分为两部分,住宅占了大部分的长条方格,紧临住宅区的园林,红色箭头所指,只是一条数米宽的狭长小巷,连接三两个小小的院子。

        入门,一个几十平方的小院,门洞上写着"逸圃"二字。白墙上,一座一米多长的神龛:水磨青砖,镂空雕刻,飞檐斗拱,云龙鳌吻,香花如意。小小山洞,既遮挡视线,增强空间感,避免了狭长地带的空旷,突兀,又有曲折透景作用。

        逸圃东侧紧邻个园,坐北朝南,包括西路住宅和东路园林两部分。入口在东南角,迎面开八角门,上题“逸圃”二字。过门是一处天井,向北可瞥见东园景色,向西则进入住宅。住宅南北共五进,宅北是一处庭园,内有山石花木,精舍长廊,景致秀美。

1553664275253887_meitu_1.jpg

        由庭园东南角向东,进入宅、园之间和备弄,其东有花厅、书斋和藏书楼三进建筑。花厅南侧是东园。园中主景是紧贴东墙叠筑的湖石假山,逶迤而北,在北端点缀一座小亭,亭前开凿水池。整组建筑布局紧凑,园林清新秀雅,为扬州近代园林佳作。

        贴壁假山尽头,外墙向外凸出,形成一小块方形空间,正好建一小亭。通道正面,是一小阁:涵清阁。到了这里,给人的感觉是,小小园子已经到了尽头,已是"山重水复疑无路"。其实不然,涵清阁左侧,是一条窄窄的巷道。 偌大一读书楼,楼梯在外栏盘旋向上。

        假山里山洞里,一个圆形窗洞,洞里有洞读书楼的墙外,又一个院落。这里空间较大,有一个大厅堂。穿过月亮门,又一个院落,山墙设一半亭,半亭对面,是花园。“逸"字还有一种含义,就是“失去”。的确,到过个园的人很多,却很少有人到隔壁的逸圃来。

1553664306413621_meitu_2.jpg

    如此雅致的园子,不经意间,便失之交臂了。1910年,逸圃由钱庄主管李松龄所建,是扬州清末最后一座私家园林。园主为人自俸克俭、乐善好施,园名取义避世安隐、蔬果园艺。2013年,逸圃被国务院列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逸圃依壁叠山,屈曲造势,以小见大,壶中乾坤,庭院深深,曲径通幽。园内砖刻浮雕精美绝伦、雅致洗练,如“春夏秋冬”、“五福同寿”等,样式繁丽、是为珍品。

        中国古建筑园林艺术专家陈从周在《扬州园林》中介绍:“逸圃与苏州曲园相仿,都是利用曲尺形隙地布设,但比曲园巧妙,形成上下错综,境界多变。匠师们在设计此园时利用“绝处逢生”的手法,造成了由小院转入隔园的办法,来一个似尽而未尽的布局,这种情况在过去扬州园林中并不少见。”

         园内楹联“扬州古明月,陋巷旧家风。”或许是对该园的最好诠释。最精彩的文化,永远隐藏在历史的深处,细细品味真的很美。

1553664351137034_meitu_3.jpg

 

1553664398135696_meitu_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