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州五国游,女儿回来了。

   爸,给你买一支表,女儿进屋就说。

   我从电脑旁把头侧过去,她已从一个方形小盒里轻轻取出一只表。

   金灿灿的表带表边闪着亮光,晶莹剔透的镜面透出一圈金色的点位,环绕着三根直直的、细细的时针,3点处,还有一个显示日历的小框......新潮时尚,精巧別緻,一股温婉怡人的气息。女儿立即将它扣在我的手腕上,欣喜地左观右望。

  我是一个实用而迂腐的人,觉得作为计时工具的表,如今已经落后了,许多东西已将其取代;做装饰品吧,又没那样的闲情逸致,碍手碍足的戴着,反是一种累赘。

  女儿见我不冷不热,不表态,“怎么,不喜欢吗?五百欧元,正宗瑞士品啊,在国内少说得五千吧!接着又说,她待在偌大的商店里左挑右选,众目睽睽下多少不屑的眼神,还误了一顿午餐......”说着,眼里闪过一丝泪光,立马又笑了起来。

  是女儿的泪痕,还是纯真的笑容感动了我,我急忙说,喜欢,喜欢,怎么不喜欢呢!

  喜欢就好,女儿十分开心,爸,每天散步戴着它,想看时间了,手一抬,挺方便的。

  好,好,我频频点头,心里却不停叽咕:手机就在身边,还怕误时么?高兴了,还可以用它拍拍照,上微信,听歌曲,登陆网站......有什么比这更方便的?

  可是,睹物思怀,一段关于表的情结在脑海里迅速浮现,我一下怔着了,冰凉的表,在手里一下温暖起。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在一所大医院外科进修学习,同科室进修的还有另外两个医生,一个来自厂矿,一个来自边远地区。由于我们年龄相当,都经历十年“文革”,深知大医院学习深造的不易,为夺回那段荒芜的时光,我们都以只争朝夕的精神争分夺秒投入紧张的学习进修生活。

  那时的进修生活,还是比较自由的,只要不影响工作,作习时间没有硬性安排和刻意要求,也许,进修学习本身就没有严格规律可言。

       我们三个进修生同住一个十多平米的房间,没有统一安排的夜晚,小小房间成为我们学习理论、切磋实践的斗室。在昏黄的灯光下和寂寞的小床边,我们畅所欲言,各舒己见,总结当天的所见所闻和所思所想,度过了一个个难忘的夜晚。

       由于我们有各自的病人和带习老师,也存在理解和接受能力上的差异,通过集思广益,取长补短,我们可以学到一个人怎么也学不到的东西,同时也出现一些不同意见和分岐,有时因为一个问题谁也说不服谁,争得面红耳赤也不肯罢休,常常忘记悄悄溜走的时间。

       直至午夜来临,雾霭沉沉,衣单体凉,才知道夜半阑珊,赶快收拣书本,冼漱上床,可是,睡眠己被砍去一半。

       笫二天天一亮,为准时参加查房,不影响其后修改医嘱、实施手术等一系列流程,我们必须提前一个小时甚至更早进入病房,一是为自己的病人换药,检查伤口情况;再是了解病情变化,弄清病人24小时出入量,这样查房时才好向老师汇报,得到释疑问难和修改医嘱的指导。老师的认同和信任是十分重要的,否则,你就得不到大胆使用,学不到过硬技术。  

  一般情况下,完成上述流程己午饭时分,若遇手术不顺利或连台操作,午饭时间就不好说了。

       午饭后回到病房,或观察手术病人情况,或书写手术和各种记录,或接收新入院患者,又是马不停蹄地鏊战。一旦运气不好,遇到病人情况变化实施抢救,一天的休息、睡眠都可能榙上,因为24小时责仼制,因为职业磨砺的需要。

  同行们总结出这样的箴言:进修医生必须像一部拧紧发条的机器,24小时不停运转,不允许有丝毫松懈和怠慢,否则,你就获取不到完整的东西,因为你中断了真知灼见,中断了知识链。 

  在那紧张繁忙,疲于拼搏的日子,我们多么希望最大限度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科学利用时间啊!

      我们想到表,一只属于自己的表。

    终于,一个星期日的下午,我到百货公司花了整整三个月工资买了一只丹东表。

  记得服务员教我把表戴上手腕的那一刻,我热血沸腾了,激动,欣喜,仿拂热拥心仪已久的恋人!

        以后的进修日子,我没有与她有过一刻的分离。

  不久,那两个进修医生也买了表,我们把紧张的学习生活纳入时间轨道,科学分配和利用时间,提高了工作效率,愉悦了疲惫的身心。

  十分神奇的是,只要我们看上一眼小小的时针,再困再累,就有了方向,就感到精力充沛;它更像一位奇特的魔术师,它把点点滴滴的时间变成我们手中的一桶水,並随时提醒我们珍惜它,节约使用它......       

  那是怎样的一段手表情结呢?我们须臾不离的恋人,时间的主人,我们对她充满感激和感恩!

  如今,随着社会的发展,科技的进步,计时工具日新月异,时间标识随处可见。手表,已经渐渐疏离和淡出人们的视野,与之相伴的,则是摆脱生存危机和生活困忧而富裕起来的人们,对时间的日渐麻木与迟钝,一个个变得浮躁和急功近利。而我,也许老了,在懈怠、平庸的流年里,那只丹东表,那段蛰伏心底的生命情结,弹指间渐行渐远变得那么陌生,陌生得我自己也不认识自己。

  如今,一只表的回归,像一缕春风唤醒我的记忆,我在不尽的过往的回眸中,思念起她于人类的真正意义来。

  作为时钟家族的成员,手表是一种精致典雅的商品,更是一种发展到极致的艺术品。千百年来,人类对时钟的探索与开发,经历了一个十分艰苦漫长的历程,其中,不知包含多少对宇宙生命和时间的深刻思考,展示出多少不断开拓的智慧与创造力。

  钟表的历史内涵与艺术价值,是普通商品所不具备的,它代表的是一种独特的精神文化和社会文明。多少年来,在发达的欧州,人们总是将名表摆在大城市最繁华的地段,如饰品店、古董店和拍卖行出售,可见它在人们心中的位置。

  每天黄昏,散步河边,附近小区一幢小楼的钟声,总让我浮想联翩。在古老的欧州平原上,镶嵌在泰晤士河畔高大建筑上的那座大钟,该是戴在大英帝国腕臂上的一只大表吧。寒暑春秋,二十四时,它铿锵有力的声音整整响彻一个多世纪,不知道还有什么比这更能展示人类对时间和时光的执着、敬畏与智慧!

  走过千年历史的钟表,已经不是单纯的计时工具,它已成为时间的化身,成为一种文化标志深深镌刻在人们的心里,人类曾经依靠她,借助它,创造了灿烂辉煌的历史,今天,仍然在不断传承和继续。

       也许,现在已有更先进、更便捷的计时工具,但谁能说这不是它灵魂光辉的再现呢?

  对于手中这只小小的表,不论我们喜不喜欢,习不习惯,对它秉持一种历史的开放的态度,大概也是一种境界吧!

       梦想的路上,手中可以没有表,但心中不可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