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亲是一位非常普通的家庭妇女,她高高的个子,说话快言快语,大字不识几个,对于事情是个一点就透的聪明人。

在我们村里,母亲的人缘非常好。尤其文革时期,父亲被打成“走资派”,后来又被关进“牛棚”,那时候小村充满了火药味。我们家的房前屋后到处糊满了大字报,按说母亲出身地主家庭,在那个时代是很难躲过这一劫的,然而母亲却因为人缘好,竟然毫发无损。善良的母亲赢得了人们暗中保护。

母亲是个热肠的人,总是教导我们吃亏是福的道理。我小时候爷爷就去世了,家里小姑小叔和我们弟兄姊妹都未成年,生活极度困难,母亲是家里的长嫂,她对小姑小叔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关心和体贴,村里人有口皆碑。她对亲戚朋友以诚相待。记得困难时期,家里吃饭都很困难,姑奶奶和表姑表叔经常来我家,他们来的时候亲娘舅都不管饭吃,是母亲借米下锅招待他们,而我们只能眼巴巴看着,谁也吃不上。母亲不仅在村里生活了几十年,而且与左邻右舍处的关系非常好。对门的邻居大妈老伴文革中遭难,后来她老伴又去世了,好多人看不起她,母亲却是她多年的知心人。

1982年,我们家从村里搬到了芦台镇,母亲还是不忘领居大妈,经常接邻居大妈到家里住上几天。还有,母亲和大妈、她的堂嫂同住一个院子,堪称和睦的楷模。她们相处几十年从来没红过脸。有一年冬天,大妈得了肺结核病,每天需要打针,那个年农村请医生很困难,为了减轻大妈的负担,母亲下决心学打针。她从城里买来针头针管,自己用水煮消毒,然后学着給大妈打针,直到治好了大妈的病。那一年母亲又得了肾炎,大妈又学着给母亲打针,起初,大妈胆子小,拿起针管说什么也不敢扎下去,母亲就手把手的给大妈做样子,直到大妈勇敢地扎下第一针。

母亲对曾经对她不好的人也能谅解,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那天上午,舅舅打来电话,说姥姥去世了,母亲接到电话后,急忙安排我和嫂子一起去吊孝,我们乘车前往。车行驶到村东头时,母亲对司机说:“就到这里吧。”

“妈,刚进村头,离姥姥家还远着呢!”我对母亲说。

“闺女发送老妈都要哭着进村,这是多少年的规矩了……。”母亲对我说。

“妈……”我到嘴边的话又咽回去了。

母亲转回身,就长一声,短一声地哭起来了:“妈妈呀……我的妈妈呀……”

我和嫂子跟在后边,我俩不但没哭,还咬耳朵嘀咕着什么。快到姥家门口了,娘家人迎出来要搀扶母亲,母亲听我俩还没哭,回过头来着急的说:“你俩咋还不哭!”

我和嫂子小声嘀咕:“这也哭不出来呀!”母亲顾不上这些,在娘家人的搀扶下,哭得很伤心。

都说不见棺材不落泪,我和嫂子到了外祖母床前,在悲伤的氛围感染下,好歹哭了几声了事。

旁边,一位看热闹的妇女看的的清楚,问一位身边的人:“这三姑奶奶我认识,这两个年轻人是谁呀?”

母亲在家里排行在三,村里熟悉她的人都叫她三姑奶奶。

 “是三姑奶奶的闺女和儿媳。”旁边的人搭话。

这位婆婆啧啧了两声,扔出一句话:“麻杆没结,高粱秆有结呀!”

说完反过头又对刚才那位答话的妇女说:“你看老姑奶家闺女儿媳哭姥姥的样子,那真是悲悲切切,拉都拉不住,再看这三姑奶这闺女儿媳,不一样啊!”

去世的外祖母是母亲的继母,我们背后都称她后姥姥。我母亲从小很苦,她三岁时亲娘去世。我的外祖父是村里的地主,外祖母去世后不久续弦。母亲小时候和继母一起生活。因为外祖父很少管家,整天跑东到西在外边,因此,母亲跟着继母遭了很多罪。一直以来,因为我不愿伤害舅舅和后人的感情,从不提起。在我们小的时候,母亲经常给我们讲她苦难的童年。她常说的一句话都刻在我脑子里了:“人人都说黄连苦,我比黄连苦三分!”母亲的故事讲多了,久而久之,在我们心里埋下了心结,背后一直称外祖母为后姥姥。因为这些原因,所以才出现了那天的一幕。

都说老姑奶奶是母亲同父异母的妹妹,我的老姨。老姨生来俊俏,是姥姥的掌上明珠,因为有病,生下一儿一女后去世了。老姨去世后,表妹和表弟得到外祖母的照顾,她们祖孙感情很深,众人说他们哭姥姥拉都拉不住也是人之常情。

再说那几天,发送外祖母可是累坏了母亲。因为,外祖母只剩下我母亲一个女儿了,一切该女儿办的事情,母亲都办得恰到好处。她为外祖母披麻戴孝,开眼送终,尽了女儿的孝道,按老话说外祖母得了母亲床前孝。

发送完外祖母回家的那天,母亲还像刚来时一样,出门就哭,整整哭了一趟街,直到出了村口,她说这是闺女给逝去的娘响道。沿街的左邻右舍看热闹的人,熟悉母亲的街坊邻居知道过去的情况,他们念叨:“这三姑奶奶人好啊,没想到继母还得了她的极,不简单啊!”

出了村口,母亲开始埋怨我和嫂子:“让你俩陪我来吊孝,咋不哭呢?”

我和嫂子扑哧笑了。

“你俩咋还笑!”

“是以前您给我们讲故事讲多了呗!”

“事情都过了这些年了,其实我早已经不记恨她了,你老姨去世后,我见你姥姥伤心至极,我也很心疼她,你们记着,凡事还是宽容为好。” 那天,我们为母亲的宽容所感动,心结在那一刻打开。细想想,母亲在外祖母晚年时还真是这样做的。在外祖母晚年时,母亲经常去看望,在她有病期间更是如此。母亲的行动感动着外祖母,母亲曾悄声和我们说:“你姥姥有时见我有点不自在。”

后来,母亲去娘家时,外祖母指着孙辈们三姑长三姑短的叫得亲亲热热。与母亲同父异母的舅舅、舅母对母亲更是好的不得了,母亲用宽容的胸怀和浓浓的亲情化解了过去的不愉快。只是我们处于对母亲深深的爱,那一刻忘记了这一点。

这件事情已经过去好多年了,而母亲说过的话却让我铭记在心。如今,母亲已经离开了我们好多年,但她的胸怀,她的爱心,她做事的风格,一直影响着我。

母亲是我人生最好的老师,我要把她对别人的宽容和爱心作为一笔精神 财富,永远地发扬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