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颖超是周恩来夫人,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著名社会活动家,党和国家领导人,中国妇女运动的先驱。

  邓颖超与总理脍炙人口的爱情故事,情感激活,叩出人们的心灵,以精神的启迪和陶冶,影响成千上万的人们,正是亲情故事,心灵的唔语,总是蕴蓄着深刻的哲理,博大深沉,情感之美,情美深处,透彻地感悟深情,心中吸收丰富营养,伟人与爱情,增添光彩亮丽一笔。

  建立在共同语言融汇贯通,朝夕相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心心相印,演绎真挚动情。

  一位外宾问总理,“总理,你到世界各地,那么,你认为最漂亮的女人是谁呢”?

  外宾故作停顿,用直勾勾的眼瞧总理的脸色。

  周总理沉了沉,用睿智的口吻回答外宾,作出肯定状:“见过”。

  外宾迫不及待,连声追问:“谁?在哪个国家”?

  外宾原以为刚才的冷嘲热讽,一心难住总理,正洋洋得意,心中窃喜时,周总理沉稳回复:“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外宾疑惑不解,用手弹了弹自己的大鼻子,两眼瞄向窗外,势图找到破解答案。

  看他焦急落迫的祥子,总理稳坐钓鱼台,一字一句的申明,“是我夫人!”

  接着,掷地有声,“邓颖超同志!”他本想用江淮口音,更觉亲蜜,但出于外交礼节,尊重对方,用的娴熟流畅的外语,“在家里。”

  外宾戏谑的表演,一一被周总理巧妙化解,只听总理,围绕挚爱的深意,吐口而出:“在你眼里一般化,在我眼里夫人是世界最漂亮的女人,中国有句古语情人眼里出西施嘛!”最后用道地的江淮浓重的口音,完全盖过外宾睁大的眼球。

  人们都知道,邓颖超和总理以革命为首要,从大局出发,逐渐加深认识,最终成为革命的伴侣。

  悠悠岁月,回放两人互爱有情的书信,韵味无穷。

  一九五一年春天,邓颖超因病在杭州疗养,西子湖畔风光迷人,两人天隔一方,不免惆怅,思念之情,两地飞鸿,脉脉温馨。首先由邓颖超给总理去信:


  抵抗已一周,前数曰阴雨绵绵,春寒袭人,不亚北国天寒,但其温度与江南景色,却与此地有别,前日放晴,春风和煦,已带来温暖,令人心情为之爽振,我们曾冒细雨拜岳庙,登孤山,山顶眺望,全湖在望,殊为大观,湖滨山岭,梅花盛开,红白相畔,清香时来,美景良辰,思念远人特意上孤山之梅、竹、茶花、红叶各一,聊以寄意。

  ……

  纸短情长,就此打住


                  超  三月三曰


  周总理回超:


  西湖飞来红叶,竟未能逐来回报,有负你的雅意,忙不能做借口,这次也并未忘怀,只是懒该打。你们行后,我也并不觉得快,只天津一曰行,行得不亦乐乎,熟人碰见不少……

  祝你曰健

                   周恩来


  两人书信往来,惊世爱情,由于为之奋斗,不仅献出了他们的青春,也付出同时没有孩子的渴望。

  1963年1月,总理曾去拜访盆景艺术家周瘦戴,总理一边同周老先生亲切交谈,一边抱着周先生的最小女儿,也给糖果,边抚爱问长问短,看此情景,触动周老先生的一阵感怀:总理呵,为了祖国人民,鞠躬尽瘁,说,“总理,我今天就把小女儿给你纳!”。

  总理听后,看着丫头依偎在自己的怀抱,多像在母爱的滋润灌溉下,温存茁壮成长,对着周先生说“周老呵,全中国千千万万的儿童,都是我的孩子。”

  1975年一月八曰,周总理走了,邓颖超哆嗦,轻轻抚摸总理像,“恩来,你走了,你走了!”

  与此同时,设在纽约联合国总部降半旗志哀,外交官员质问不断,时任联合国秘书长的瓦尔特海姆,站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旗下,作了一项超短的著名演讲,“中国是文明古国,人口占世界四分之一,周恩来总理却没有孩子;随着经济增长,人民币继而不断上长,可周总理没有存款;”刚才气势夺人的外交官,一个个沉下头,随之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相隔万里,北京呜咽,邓颖超颤颤抖音:“总理,总理你该休息了,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