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塔来,人们都很容易联想起园林圣地或者古都名川,可是我想对您说:我们滨城大连虽然建市时间不长,可也有几座颇有名气且有特色塔。  

  此刻,一定会有人提起大连市复州城的永丰塔,是的,永丰塔可算作是我们大连极有名气的古塔。可我今天不说永丰塔,我想说说我们大连的几座近代的塔。

  凡来过大连的朋友一定都去过旅顺,去过旅顺必登白玉山,白玉山有闻名的白玉塔。

  白玉塔建于1907年,原名“表忠塔”,日本人所建;是日俄战争的产物,中国人民的耻辱。

  塔高60多米,由三部分组成,基座、塔柱与塔顶,基座的造型是一具祭祀用的蜡台,而塔柱与塔顶造型犹如一支“燃烧着的蜡烛”。祭奠谁?毋需解说了。伴随用作祭奠而修建的纳骨祠,在光复时,已被拆除。

  登上塔顶,可以俯瞰旅顺全景——南望:旅顺港、老虎尾灯塔尽收眼底;北眺:东鸡冠山北堡垒等古战场历历在目。

  记录着日俄战争罪绩的“景点”还有一处:去过旅顺二零三高地战争遗址的朋友都会看到这座不高的塔,塔身是用高地的弹壳与炮弹碎片铸造,塔体的造型也如同一颗竖立的步枪子弹,锈迹斑斑的塔体上,铸着“尔灵山”三个字,这字是战争狂人乃木希典所书写。

  日本还曾经修建过一座塔,修建的缘由与白玉塔相似,原名“忠灵塔”;解放后改名“五一塔”,坐落在大连的劳动公园,文革期间被拆除掉了。

  侵略者给殖民地留下的都是战争与罪恶的遗址。

  把中国的国土做为战场,并建塔纪念,白玉塔怕是第一座吧。由这个第一座使得我想起另一座,1983年日本舞鹤市为纪念与大连结为友好城市一周年,赠送给大连市人民一座层塔,塔高两米多,通体由花岗岩雕成,那形体象是从日本的某个神社顶掰下的一个角,现这座塔置放在市中山公园。这层塔是否是外国赠送的第一座,有待考证,但这两座性质截然不同的塔在不到百年间相逢於世,我们能否悟出点什么?化干戈为玉帛是人民的美好愿望,但真正的实现和平要靠自身民族的崛起。

  书写历史、载录事件,是建塔的主要缘由,五十年代由中苏共建的几座塔在这方面尤为明显。

  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旅顺光复,旅顺人民感谢苏联红军,建了一座解放塔。

  解放塔坐落在旅顺友谊公园,塔身下方雕刻着辽东半岛的图景,上方是苏联国徽与一面展开的苏联国旗,这寓意再明显不过。

  在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十周年之际,中苏两国共建一座纪念塔——胜利塔。

  胜利塔的造型是典型的俄罗斯格调,塔高约四十多米,塔身为正五边形,用花岗岩砌成,造型整洁、壮观,塔的上半部为十多米的铜制鎏金塔尖,上端是一金色稻穗环绕着的红色五角星,夕阳之下、金碧辉煌。

  与胜利塔相毗邻的是友谊塔,在一片龙柏簇拥中,白色的友谊塔显得格外壮重,整个塔的基座为正四边形,塔柱为正十二边圆柱形,造型精致。塔柱上端是盛开的莲花托着的中苏两国国徽,国徽上是一只展翅的和平鸽。友谊塔大部由汉白玉镶嵌,整个塔形典雅大方,尤其上面的雕塑让无数游人赞叹不已,在欣赏这些雕塑同时,您可回顾当时中国人民对苏联人民的深厚友情。顾名思义,友谊塔是纪念当时中苏友谊而建;友谊塔现属国家重点文物。

  看胜利塔,昂然屹立于旅顺市区的友谊路与斯大林路交汇处,绝对的露脸;再看友谊塔,可谓安之若素地坐落在列宁街上的街心广场,沉静大气;这也许就是20世纪50年代期间中苏关系的真实写照吧。

  旅顺三里桥有着我国最大的外籍陵园——苏军烈士陵园。进了陵园,即可看到苏军烈士纪念塔,塔高十五米多,塔的下方两边各置一巨大的铜制花环;左右各有一基座,基座上是铜铸的两名苏军战士,分列两旁持旗,并以跪姿脱帽致哀。常有人来缅怀祭拜,大都是俄罗斯等国人,也有中国人。

  大连还有一座苏军纪念塔,原位于大连市人民广场(原名:斯大林广场),塔高三十多米,基座长五十多米,造型别致,最明显的特征是塔座正中的苏军战士铜像与基座两边的铜制浮雕;以及郭沫若书写的碑铭:“永恒的光荣”。现塔已迁至旅顺苏军烈士陵园门前。

  大连:美丽的海滨城市,来观光的自然都喜欢看海,可您在看海的闲暇之余,还可以看看这里的塔,阅读这一处处凝固的乐章:欣赏我们中国与外国于建筑文化上,各自不同的艺术展现。还可以了解我们半岛的百年历史:回顾殖民的耻辱,理解友谊的珍贵;并,更懂得崛起的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