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桌上摆放着一簇玫瑰,花朵像欲睡的姑娘,羞蔫蔫地因微垂眼睑而没了精神,周围扶疏相扮的绿叶也因时光的磨失不再青翠欲滴。伫立桌前,望着这束凋萎的玫瑰,我思索良久。

  玫瑰是半月前“情人节”那天我送给妻子的礼物。当时我煞费苦心、满心热望的寻找能表达对妻子依恋和真诚的情感寄托,思筹再三,就购置了这束大而鲜红的玫瑰花。捧至家门,正忙禄的妻子笑逐春风,脸色粉红如霞,双手接过花,眼里迅速掠过一丝感动,但嘴里却涌出一句“有心就好,何必花钱呢?”。妻子的话不经意间对我有所触动,她的话发自内心,但这句话的真实内涵应该是:“有心就好,何必讲形式”。

  妻子是一个容易知足的人,我在生活中一丁点儿回报都令她欣慰不已。职业和个性使然,我今生欠妻子实在太多,而她毫无怨言。妻是上帝赐给我的幸福天使,生活苦难的良医。不敢想象,成人以后,离开父母家庭独立门户的我,将会走过怎样黯淡、阴雨的日子。走出学校门槛,青春年少的我,悠然逍遥在自由自在的时光里,不久妻子闯入了我的视野,和我共畅幸福恋情的河流,迅速抹去我在学校读书时的倦怠和失意,扭转了我对未来生活懵懂、困惑的理解。生命是美好的,活着是快乐的,人生是幸福的。可真正踏入岗位不久,纷杂的世俗生活把毕业时老师说的那句“你们到社会上去挣扎吧”的人生赠言牌匾又挂在了我的心坎。可生活的惊喜和新鲜并未减淡我对工作的激情,浓重的倦意和失落的心情每每在妻子的微笑和袅袅炊烟中端出的佳肴里散去。她面对我在外面遭遇不顺,回家心情烦燥、脾气大发的情形,一次次地安慰我,劝我本职工作干好就行了,别自寻烦恼,多看一些书吧。自己到书店买了许许多多的书籍来打发我苦闷无聊的日子。但田野里长大,桀骜不驯的我却固执的认为,只要人人尽职尽心,一切都会变得美好。时光是人生的脚步,当我真正醒来的时候,岁月在无耐和无语中悄然逝去。女儿已读初中,点点白丝爬上了妻子的发间,蓦然间妻子脸上已有了岁月的印迹,酸楚在我心间盘旋。某种幻想造就我一生不幸的基调,情绪化极强的我,很难有心情好的时候,陪妻子休闲、放松、愉快共度的时光更是短促无几。但静思沉想,我去为生活奋争,妻为了啥,去为我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精神偏执狂忍受委屈?在上班、做好繁琐家务的同时,还要任我把不平和郁闷释放。妻子也是有血有肉的人,难道她不想安闲恬静的与丈夫去享受温馨生活的每一天?可妻子从不叫屈,默默吞食下由我引发的一切苦水,我难道就心安吗?于是我编织谎言:今生欠你太多,如果有来生,一定陪你潇洒。她笑而轻语:“你高兴就好,只要有这份心”。听后我心里酸酸的、涩涩的。读书无数的妻子和我心里十分清楚,来生只是永远无法追逐的梦幻。

  人活于世,工作可干好干坏,尽力就行;官位可做可不做,但丈夫或妻子却是必须要做的;做再大的官那毕竟是短暂的,也都是过眼云烟的事,但我们不能因此疏远了亲情,忽略了责任,冷落了亲友挚爱我们的那份心情,毕竟我们与亲人相聚的时间长啊。

  阳光是心情的花朵,玫瑰是季节的花朵,而情感才是岁月永不褪色的花朵。自然界再美的花朵也不会超过自然限度而长久持续,只有美好心灵的花朵才能承载人间的爱情幸福,愿我们和天下所有的衷情伴侣都平安度过风雨重生的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