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清朝,固有的印象就是官场昏暗腐败。可是,具体到个人,二百六十八年之间,清朝官场也算是人才辈出了。

        今天,说一说顺治、康熙时期的一位清廷大员,并通过一个小小的事件,让大家看看清廷的官员是如何自我惕厉的。

        本文源自清人笔记《觚剩》卷五《豫觚》中的《呼名批颊》一节。

本文的主人公叫佟凤彩。既然要说他,那么,就先来简单介绍一下佟凤彩其人。

        佟凤彩,生于明天启二年(公元1622年),卒于清康熙十六年(公元1677年)。字高冈,汉军正蓝旗人。佟养性的从孙。

        最早授官国史院副理事官。外改为顺天香河知县。又内擢为山西道御史,出视河东盐政。

        顺治七年(公元1650年),他29岁,巡按湖南。

        顺治八年(公元1651年),他30岁,外转湖广武昌道参议,升迁为广西右布政使。这一时期,朝廷的军队征伐云南,行军部队经过广西,军用物资需求浩大而繁重。佟凤彩竭力筹济,使军队供应充足,未出现匮乏。因此,他被调为江西左布政使。

        顺治十七年(公元1660年),他被擢升为四川巡抚。四川经过张献忠之乱后,城市村落残破不堪,佟凤彩劝官吏捐钱输粮,修筑成都府城,修葺整理学宫,疏浚都江大堰。因祖母去世,丁忧,暂离官场,回家守孝。

        康熙六年(公元1667年),他被起复为贵州巡抚。丁母忧,离官。

康熙十一年(公元1672年),他被起复河南巡抚。

        康熙十三年(公元1674年),因为病痛,佟凤彩请求病休,朝廷许可。佟凤彩治下的河南士民在得知他要请假回乡之后,专门组织人员上朝请求,恳请他继续留任。左都御史姚文然上书朝廷,其中讲到:佟凤彩治理河南好几年,深受民众爱戴,建议朝廷,让他克服疾病的困扰,继续治理河南,留任为佳。

        康熙十六年(公元1677年),佟凤彩在任上去世,谥为勤僖。河南、四川、贵州一起把放进名宦祠祀奉。

        讲完佟凤彩的一生,多少可以看出,在他的为官生涯中,他对朝廷的尽职尽责,对百姓的爱护与善待。

        或许,你会说,他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大清王朝的江山。可是,仔细想想,自古及今,为了维护江山社稷而能够恪尽职守、视民如伤的官员又有多少呢?再仔细想想,哪一个统治阶层的所作所为不是为了巩固江山呢。            当“江山社稷”真正成为这一类人的理想志业时,他们所在的社会也就有了一根根撑起乾坤的脊梁。

        闲话不说了,还说佟凤彩。据载,佟凤彩在河南任巡抚的时候,年纪已经老了。

        或许,你会说,佟凤彩一辈子也就活了56岁,他能老到哪里去?其实,在那时的社会当中,五十多岁就已经算是老了。不要说那时,我小的时候,大概就是二十世纪80年代,在乡村,五十多岁的人,穿大襟衣服的妇人、穿大裆裤的男人,服色多是深黑,在村人的眼中、在我的心中,他们都是很老的老人了。记忆中,很多人,就是在五十多岁凋零的。

        对佟凤彩来说,这个时候,还真是他的暮年了。

        在河南任上,佟凤彩每天凌晨3点到5点之间就起床。那时候,没有电灯,天还乌黑,他就点着蜡烛处理公文。

        因为上了年纪,很容易疲倦,佟凤彩处理公文时,偶尔会打盹,当意识到自己刚才不小心大了个盹之后,佟凤彩会立刻惊恐地站立起来,然后自己叫着自己的名字,说到:“佟凤彩啊,佟凤彩,你作为朝廷的大臣,担负者封疆大吏的重任,肩挑着江山社稷的重责,你怎么可以老到没有办法做事情?”

        说完之后,他就抬起手来,重重地自己打自己的脸,而且要打好几下。旁边的侍从,见佟凤彩如此,都吓得发抖。

        佟凤彩在河南的时候:他上书朝廷,论辩之后,取消了维修黄河的劳役摊派;因黄河也常常发生水灾,在治河过程中需要柳梢,所以,他请求朝廷,免除河南向江南河工提供柳梢的任务;他还帮助调剂朝廷西征的军队,使得他们在河南境内秋毫无犯。

        因为在河南的政绩优越,惠民不少,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内,河南人都很感念佟凤彩的恩德,很多人请画工绘制了他的图像,在祠堂或者家里供奉。

        叫自己的名字打自己的脸,有人或许会以为迂腐,其实,就是这种“迂腐”的固执,才凸显了他的品格与坚持。

        叫自己的名字打自己的脸,有人或许会以为滑稽,其实,就是这种“滑稽”的惕厉,才凸显了他对江山社稷的真诚与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