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筑起心中的梦


背井离乡,奔赴筑梦的地方

结满老茧的手,捧起

拔地而起的高楼

盛夏的火焰,点燃梦想的热情

血与泥搅拌,汗与泪交加

用血汗铸造新时代的长城

严冬之际,风雪冻不了梦想的激情

钢与铁交叉,雪与汗相融

用钢铁之躯撑起城市建设的蓝图

钢筋水泥垒起的不是建筑物

是精雕细琢的艺术品


梦想的种子,带着一家人的希望

在孤灯摇曳、简陋脏乱的

工地萌芽、扎根

在收获的秋天结出丰硕的果实

鲜活的枝头挂满父母的一盒盒药

爱人时尚漂亮的衣服,还有

孩子钟爱的新玩具



◎   农民工


这个称谓,从来都带着嘲讽和鄙夷

那些轻视的目光,足够掩埋一座城

掩埋一张张沟壑纵横的脸


站在高耸入云的脚手架上,挥一挥手

便抖落身旁的一片白云,居高临下

有时感受到的只是高处不胜寒的孤寂


把钢筋铁骨植入到了高楼的体内

俨然神圣的外科医生

手术台上的调直机,将每一块

弯曲的骨头加工定型

可怎么也拉不直的是佝偻的背影


一块块木板,一颗颗钉子

便撑起了楼层的顶梁,如同

撑起了自己的天空。累了

便躲进木板里,思考自己的

余生并精打细算


混凝土是楼层的肌肤,需要用

水和激情来浇筑。经过精心地

呵护保养变得平滑光洁。轻轻地

抚摸墙和顶的纹路,如流年的

辛酸曲折,冰凉无情


农民工,是对泥土有着眷恋的人

告别了庄稼,进了工地

女人变成了男人,男人就变成了牛


他们有高贵的灵魂



◎  读懂一块砖的重量


你如一片叶活着,挂在脚手架上

轻盈得风一吹便开始颤抖

如脆弱的情感岌岌可危


她终于如另一片叶飘走了

你行走在她的脉络里

读懂的只是鄙夷的眼神


你难过的时候,手被锤子狠狠地

咬了一口。血没有从伤口渗出来

而是流进了心里。聚集,膨胀


心是有温度的,像钢筋加工房里

迸出的火花。在某个夜色中

比洒下的月光更加温暖

另一个她读懂了你,如读懂了

一块砖的重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