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在天空打了个盹儿:“是谁把这近百人引领到太行山脚下了?”

  ——诗人杨子。


  漆黑的夜,山道上昏暗的灯光下是矮矮石栏围着的水泥路。乘载着我们的两辆大巴车停在邯郸武安县西部山区九龙潭的半山腰上,我们一行人被困在险峻的山道上了。其中有各报社、电视台的记者、编辑,带队的领导叫大家下来推车,我站在推车的人群中,听到王总大声向司机喊:“准备好了,发动吧!”顿时传来了车轮发动的轰鸣声,随即是我们躲闪时的叫喊声和忙乱的脚步声。我冲到路栏边,听到有人在大声喊:“当心!下边就是万丈悬崖。”

  好险啊!车子一发动,迅速向后下滑了足有一米多远。推车的我们迅速向左右撤下。我扶着石栏,腿直打哆嗦,更不敢向下看万丈悬崖了。

  “心慌慌地触摸了太行山脚,而它却不解风情,硬是将饥肠辘辘的人们搁在夜的中央,山的边上。”

  ——诗人杨子


  夜风吹来,好冷!肚子里咕咕直叫。汪领队打开行礼箱拿出煎饼,朝人群喊:“来来来,这里有煎饼,大家都来吃。我身旁的黄领队嚼着煎饼,望着夜空自语道:“嗯,今天的天气不错,瞧这亮晶晶的星星和我小时候见过的一个样。老天爷这是有意留我们啊!今夜,有好文章了!”

  不远处,传来一男士洪亮的声音:“咱脚下这条路正是当年刘邓大军走过的路……”

  “听,我们的铁哥在谈论太行山的铜墙铁壁。今天能与群星有个约定,便胜却三十六坡的风景,二十四桥的明月夜了!”

  ——诗人杨子


  人群中,有人在拨打110。这时,一道车灯划破了夜空,只见车停在众人面前,跳下车的是一位妇女。漆黑的夜里,我看不清她的面容,只听到她跟司机在讲话:“你的车底板太低,把车子倒着开回去吧!”然后,她大声对众人说:“大家放心!既然都是我请来的客人,今天不管多晚,也要把你们安全送上山。”

  原来,她就是刘琳。来时听领队说,原本打算在她那里留宿的。黑暗中,听到有人在议论:“生意别做得过了头!”我也心生疑惑:她开这么个小车,要接送我们几十人得到天亮吧?我看这个女人没有多大见识,今天我们这几十人算是被她给坑了。想到这里我忍不住瞪了刘琳一眼。

  “夜渐行渐深,风越来越淡,群星对着夜空讲,别把他们浮雕在来历不明的路上吧?听,禅心的救赎响起在大爱无疆的上方……”

  ——诗人杨子


  警笛声由远及近,派出所所长从警车上跳下来,疾步向众人走来。刘琳向带队的三位领导介绍说:“我们贺进镇的派出所所长来了。只见她迎上前对所长说:“我在前头带路,你跟上我的车,一起上山吧?”

  听到人群中有人在给大家鼓劲儿:“这点山路算得了什么,比起红军长征来,那只是九牛一毛啊!我们要支持崇孝村,支持刘总。你看派出所民警都来为我们保驾护航了,我们还担心什么呢?人能有几次坐警车上山呀,是不是?”

  “哈哈……”大家都被他给逗乐了。

  车子沿着水泥路缓缓而上,山路蜿蜒崎岖,险象环生,但路面平坦。加之是黑天,坐在车上并不觉得颠簸危险。水泥路通达山顶,夜景很美,但我没有心思去看。大约有十来分钟吧?车子开到了目的地。但是,让我意想不到的是:静候着我们的是一栋二层楼高的敬老院。

  我问司机:“怎么是个敬老院?”

  “就是这里。”司机回答。

  我心里在犯嘀咕:太稀奇了!简直不敢想象,刘琳竟然在这里建了个敬老院?谁敢把老人往这里送啊!

  司机可能看到了我惊奇的表情,说道:“再过几天,来这里的人可就多喽。”

  一位六十多岁,戴着黑框眼镜的女士在敬老院大门前迎接了我们:“欢迎大家来我们这里!”服务员把我们的行李集中到大堂,领我们走进餐厅,只见几张餐桌上摆满了农家菜,主人在等我们陆续就餐。那位戴着黑框眼镜的女士和刘琳走到近前。直到这时,我才看清楚刘琳的面容:一张白白净净的圆脸,温文尔雅,身材匀称,衣着得体。

  郭女士操着破锣似的高音说:“我姓郭,是崇孝村村民代表,村党支部书记。这位是慈孝文化促进会会长刘琳,万分感谢大家不辞辛苦远道而来!我先给大家鞠躬了。”

  “今天让大家受累了!是我们安排不周,请大家谅解!”说着向我们深深鞠躬。刘琳的声音显得很温柔,“我还得下山去接人,就不陪了,请大家一定要吃好!她说完转身走出餐厅。

  望着刘琳急匆匆离去的背影,我忽然感到这时的刘琳和在半山腰对大家发号施令的那时简直是判若两人,看来,她非但是不寻常,还是个肯担当的女人。天这么黑,她还要开车走山路,我不由得为她担忧起来。

  饭桌上,郭女士给我们讲了崇孝村的来历。元末明初,百姓流离失所,四处逃生。有一个名叫周文选的中年男子,带着一家妻儿老小逃到此处避难。当时居住在这里的两户人家收留了他们。周文选赴京科举考试,中榜后贪图富贵,忘恩负义,写书休妻。周妻名叫英子,继续孝敬公婆,扶养幼子妙郎,因生计艰难,英子忍痛将妙郎卖给一户官宦人家,妙郎长大成人后,科举考试得中做了官,这个事情禀报给皇上,皇上赐妙郎母亲“惠”并赐牌匾。后人为推崇孝行,就把此地命名为崇孝村。

  听了郭女士的讲述,才知道我们来到了一个历史悠久的古村落。

  天慈峰林是国家AAA级景区,又是妙郎故里,崇孝圣地。当年乡亲们看到妙郎带回崇孝乡匾额,都为英子祝贺,也为家乡骄傲。村里人把崇孝乡三个字刻在石碑上,以传后人。事情已经过去几百年了,当年刘惠英居住的石屋早已是残墙断壁,可刘惠英的孝道故事一直在流传甚至被神化,至今刻有崇孝乡三个字的石碑还在。

  天慈峰林的夜色寂静,吃完晚餐,已经凌晨十二点了,我躺在床上回味着刚刚发生的一幕幕情景,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

  “欲访妙郎崇孝乡,铁牛趴卧断崖旁,群星照亮小愁肠。

  夜宿豹榆沟壑店,妙郎故里爱心堂。思随紫燕绕厅梁。”

  ——诗人杨子


  早晨睡得正香,被喜鹊叽叽喳喳叫醒了。没想到海拔2000多米的高峰,还有喜鹊筑巢。听到喜鹊叫,定是有果树。我便起床洗漱完毕,邀上同伴沿着山道散步。

  “职退寻得新乐趣,晨练声乐基本功。勤学海鸥呼同伴,更喜重山作共鸣。”

  ——诗人杨子


  我的声乐老师教我学海鸥叫,这是一种练声的方法,面朝大山,我发出“欧厚”的叫声,不想,耳边却传来了无数“欧厚”的回声,加之,清新的空气让人精神爽朗,我不由得兴奋起来,不断的喊着“欧厚……”就好像有无数只海鸥从天边飞来似的!

  早餐也很丰盛,鸡蛋、卤肉、贴饼子、小米粥就咸菜、疙瘩汤,还有各种自制的农家小菜。吃完饭我随意翻阅了一本摆在桌边的《武安民间文化》杂志,突然,一行字映入眼帘:“大山的女儿——记邯郸市天慈峰林生态建设有限公司董事长刘琳。”我继续往下看,原来,刘琳是被招商引资来邯郸武安山区的,她承包绿化了23000亩荒山。十五年来,修路,架电,引水,先后投资了9000多万元。硬是用炸药开出了一条直达天慈峰林山顶的水泥路。而这一了不起的创举的初心竟然是为了“孝行”。我不由得心里一震,才悟道:似乎冥冥中有一种诱惑,使我不远千里来见刘琳。

  “人在做,天在看!命中注定结有缘,天慈峰林庆团圆。”

  ——诗人杨子


  于是我采访了刘琳,听她讲述了一段传奇的经历。

  我问刘琳:“你不是本地人,为什么要在这里建敬老院?”

  刘琳说:“2002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到了武安贺进镇的道沟村。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满目疮痍的荒山秃岭,世代居住的石头房子,还有填不饱肚子,出不得家门的山民。当时。这里正招商引资,我就承包了荒山。目的就是要找一块僻静的地方建一个敬老院,把老人们接来安度晚年。”

  “所以你先后投资了9000多万。这不是在犯傻吗?我说。(指着杂志上的一段文字)‘她是一个傻子,人民需要这样的傻闺女。”

  “因为,这太值得我做了。我还想一辈子就做这一件事!”刘琳激动地说。

  我问:“十五年前,改革开放都二十多年了吧?这里还很荒凉?还有人出不了家门?”

  刘琳说:“因为穷呀。靠山吃山,只能是坐吃山空。村子里住着100户人家,400多口人。好端端的小伙子成个家,只有“嫁到外村”做倒插门。因此,我把全部资金投入到绿化荒山上,想让村里人能过上城市人一样的生活。现在,我所承包的荒山已经成了天慈峰林生态旅游度假景区了。”

  “下午,带我们参观一下吧?”我忍不住打断了刘琳的话。

  “好呀!一定带你们去转一转!”刘琳答应了我的要求,接着说:“刚一建成度假村时,我把村里的老人们接上了山,高高兴兴地住了几天。然后,又带着到大城市开眼界,见世面,转公园,进饭店吃饭。这些从来没有走出过大山的老人们一见到桌上的饭菜都抢着吃。看着他们吃得那么香,我就想:他们是穷怕了啊!现在自己过上好日子了,可是‘子欲孝而亲不在了’!”

  我问:“你的父母都故去了?”

  “是啊!我九岁时,父亲去世,母亲又有病,就带着我,跟哥哥嫂子一起生活。有一件事让我记忆深刻:一次割猪草,我因后背长了一个脓疮,不能背篮子,就坐在地头哭。同学去叫我母亲,可我没想到母亲过来朝我的头上打了两巴掌,拉着我回到家中:‘今后,不许你在外面哭!人家还以为谁虐待你了呢。别给你哥哥嫂子找麻烦!’”刘琳痛苦的回忆着。

  我说:“其实,你母亲心里比你还要难过!”

  “是啊,长大后,我才懂得母亲心里的苦。”刘琳动情的讲述着:“打那以后,遇到难过的事,我就藏在被窝里哭。”

  原来,正是因为刘琳尝过从小没有父亲的苦,才对崇孝村里的老人们格外的好。

  刘琳告诉我:她自己对老人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情分,总觉得他们就跟自己的父母一样。一定要孝敬老人,让他们安度晚年。

  也许,我和刘琳都对‘崇孝’感受颇深吧?联想到自己的经历:因为父亲瘫痪在床,我在身边照顾他15年,给父亲洗澡,翻身、拍背、搓腿、柔脚,没白天没黑夜的。还要照顾因病致残的弟弟。为了父母和弟弟我没有成家。所以,我懂得“孝悌”需要怎样的担当。

  现在社会环境变了,人们的需求和价值观也在变,现在谁还肯为行孝付出一切,甚至于牺牲自己呢?也许,没有人像我和刘琳这么傻吧?也许,只有我们才能理解:这是一种儿女的责任,一种人性的光芒,一种牺牲精神,一种幸福的境界。

  我也并不是说这有多么高尚。不过,我是不会送父母上山住敬老院的。一是上山路险,二是老人们大多都有病,遇到急救时可怎么办?于是,我向刘琳提出了这些疑问。

  刘琳微笑而自信地说:“医院是由我联系,而且,这里设有医务室,一般的小病都可以得到及时治疗。需要时,我们还可以找专门的护理员。”

  “怎么没看见住在这里的老人们呀?”我问。

  “每年的六、七、八三个月,我们这里可热闹了,老人们由儿女送来。”刘琳说。

  “老人们喜欢这里?”我问。

  “来了都不想走了。老人们都把我当闺女,爱跟我聊天。可开心了!”刘琳答。

  “有崇孝村的老人们吗?”我问。

  刘琳答:“现在还没有。每个月的初九,我们把崇孝村的老人接过来,给他们包饺子。我们邯郸市慈孝文化基地每个月的初五、十五,免费给老人们包饺子。”刘琳还介绍说:“天慈峰林”一是山峰之林,二是树木之林。这里有原始次生林和人工林。其中有许多珍贵树种,有柿子、梨树、石榴、黄连、花椒及许多不知道名称的树木。由于这里的果品质量好,从来不愁卖。”

  “她确实有远见!”我在想:刘琳成功地改造了这里的荒山,让名胜古迹,奇峰仙境重现人间。一个纤弱女子,能有这么大的胆识,实在令人敬佩。

  但我还是不大相信刘琳的爱人会支持她,又问:“往这里投资9000多万是和你爱人一起吗?”

  “我爱人现在还在邯郸市经营他的家具和装潢公司,他赚了钱我就往这里投。我爱人很支持,他说谁让我娶了你刘琳呢!”刘琳笑着回答了我。

  两个傻女人今天在这里相遇了!一个为了崇孝不惜辛劳和投资;一个为了尽孝不愿嫁人。而且,都是心甘情愿的,愿尽孝道,甘为傻子。

  刘琳还介绍说:“她有个三居工程设想,就是居家养老,居家行善,居家行孝。”她想从崇孝村做起,去慈孝天下。

  这时,电话铃声响,刘琳去接电话,接着向服务员说:“叫他们快下来吧,车来了。”我连忙向刘琳告辞:“你先忙吧?下午我们再来聊。”

  刘琳:“好的,我带你上山参观名胜古迹。去看一看当年的石碑,上面“崇孝村”字迹依稀可辨。证明天慈峰林先民遗址就是当年妙郎一家人住过的石头房子,就在崇孝村。”

  我握着刘琳的手激动的说:“我要把你的事迹写成文章刊登出来,我支持你!愿孝行天下,老有所养,老有所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