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听雨楼最红的姑娘。琴音绕梁,舞艺超群,引得无数公子哥为她折腰,可她性情高洁,从未有人见过她的真容。呵…不过一风尘女子玩的小手段而已。我乃相府嫡子,岂会被她所惑?

         看我如何为民除害,收服妖女。

         她爱琴,我就寻得《广陵散》。她善舞,我就送霓凰羽衣。初春的绿梅,盛夏的芙蕖只要是她喜欢的,我都会为她奉上。人们介说我爱惨了她,其实我只想让她从云端坠入地狱……


          我乃九尾狐妖,有着千年道行。却又因受雷劫而不得不暂居于这女子体内,这凡间的青楼最是人鱼混杂,扰我清闲。

           老鸨说想要离开需要赎身,可恨的是我现在施展不了任何法术。来听雨楼都是些公子哥儿都是些纨绔子弟,来此也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

          看来我得想想别的办法。

          诗经有云:“求之不得,寤寐思服”何况狐狸天生妩媚

          终于有人送来了特别的礼物,虽然都是些我玩腻了的物件。却也与别人不同,老鸨说最可贵的是他的用心。心……看来猎物上钩了。

       

           果然,她还是和我见面了。模样不错,举止也算端庄。可她居然说,要把我送的礼物全数奉还, 还要为我演上一曲作为谢礼。

           这算什么,欲擒故纵?那本公子今日就奉陪到底。

           听她琴音起,我仿佛忘记了所有。只见茫茫白雪,一红衣美人翩翩起舞。如凤如凰,好似一团火在燃烧。

          我被震撼到了,一把破琴能达到如此境界,看来她是有些本事。

          我说愿与她结为知己,她只笑也未拒绝。说她只是红尘女子,还劝我以后不必再来这听雨楼,以免惹得家中妻子不快。

          当我告诉她我并未娶妻时。我看到了她眼中的得意。女人啊!不过如此。

 

         他伪装得真好,如果再少些轻蔑与自傲的话,说不定我也就会信了他。

         老鸨说,他是相府嫡子。才华斐然,武艺精湛,被称为京城四公子之一。

         呵,难怪……

         高高在上的人,总是喜欢自以为是。含着金汤匙长大的公子哥儿,哪有什么真情真意。能用金钱买来的都是交易。

        如此我们也算同道中人了。

        他哪里知道我要的从来都不是所谓的荣华富贵。

        如今他中了我的媚术,就一定还会再来。只要我再略施手段,我便可以……

        哈哈哈……相府嫡子,京中新贵?不过是一颗能助我早日脱身的棋子罢了!

          

        话说那年相府嫡子爱上了一个妓女,竟然拒绝了皇帝的赐婚。皇帝大怒,却又看在相爷的面上饶他一命,发配边疆。至于那名妓女,还在听雨楼弹琴唱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