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贾赦与贾迎春

贾赦,荣国府贾代善长子,父亲死后,袭了“一等将军”爵位,享受朝廷俸禄。每年除了参加朝廷重大礼仪庆典外,再无公务可作;纯属靠祖宗荫庇吃空饷人物。

贾赦,名字没有白起,赦者,色、啬、涩也。

在《红楼梦》中,贾赦的好色是出名的。贾琏“素昔见贾赦姬妾丫鬟最多,每怀不轨之心,只未敢下手。”说明贾赦姬妾成群,好色无度。

邢夫人要凤姐向老太太说贾赦要讨鸳鸯的话。凤姐说老太太常说老爷:“如今上了年纪,做什么左一个右一个的放在屋里。头宗耽误了人家女孩儿,二则放着身子不保养,官儿也不好生做,成日和小老婆喝酒。”又说:“老爷如今上了年纪,行事不免有点儿背晦,太太劝劝才是。比不得年轻,做这些事无碍,如今兄弟、侄儿、儿子、孙子一大群,还这么闹起来,怎么见人呢?”

得知鸳鸯拒婚,邢夫人被贾母叱骂后,贾赦大怒,对金文翔(鸳鸯哥哥)说:“我说给你,教你女人和他说去。就说我的话:‘自古嫦娥爱少年’,他必定嫌我老了。大约他恋着少爷们,多半是看上了宝玉,只怕也有贾琏。若有此心,叫他早早歇了。我要他不来,以后谁敢收他?这是一件。第二件,想着老太太疼他,将来外头聘个正头夫妻去。叫他细想:凭他嫁到了谁家,也难出我的手心!除非他死了,或是终身不嫁男人,我就服了他!”

贾赦讨鸳鸯不得,并未偃旗息鼓;而是花五百两银子,买了一个十七岁的女孩子嫣红收在屋里,满足淫欲。

贾赦之“啬”,喻其贪吝。贾赦不听贾政忠告,为得五千两银子,把亲生女儿卖给虎狼之徒孙绍祖为妻,迎春过门后受尽欺辱,过早地凋残了生命。

贾赦看上了石头呆子的二十几把古扇,勾结贾雨村,诬陷石头呆子"拖欠官银",将他拘押,并且抄没家产。石头呆子被弄得家破人亡。古扇,悉数归了贾赦 。贾赦强取豪夺,不仅伤天害理,而且违反法律。

贾赦数次派贾琏去平安洲办事,实际是勾结平安洲知府,“虐害百姓,包揽词讼。”,成为被革职查办的重要罪状之一。

贾赦之“涩”,是说其性格另类,行事怪癖。贾府热火朝天地修建省亲别墅时,没有公务在身的贾赦本应全力参与督查管理,可他整日"只在家高卧,有芥豆之事,贾珍等或自去回明,或写略节,或有话说,便传呼贾琏、赖大等领命"。作为继承官爵者,家族之长者,面对家族最重大的事情置若罔闻,一味"高卧"自己府中,毫无责任心;任凭赖大等人贪污拿占中饱私囊。这是怎样一个家族老大?

宁荣二府举办赏中秋家宴,玩击鼓传花游戏。贾环得花后,步宝玉之后也做了一首诗,贾政看了不悦。这时:"贾赦乃要诗瞧了一遍,连声赞好,道:' 这诗据我看,甚是有气骨。想来咱们这样人家,原不比寒窗萤火,只要读些书,比人略明白些,可以做得官时,就跑不了一个官的。何必多费了功夫,反弄出书呆子来?所以我爱他这诗,竟不失咱们侯门的气概。 '因回头吩咐人去取了自己的许多玩物来赏赐与他。因又拍着贾环的脑袋笑道:'以后就这样做去,这世袭的前程定跑不了你袭了。'"面对祖宗所传爵位一代代递降,子侄辈越来越不喜读书的现状,身为大伯的他,不仅不正面教导人品、学识都很差的贾环;反而说出一番讥诮勤学、鼓励懈怠的话语,这充分说明了他本身就是一个荒诞不经,,浅薄无识,满脑子只想歪点子的人。

贾赦是贾政大哥,“兄弟合心,其力断金”。按理,一年中大部分时间赋闲在家的贾赦应该把家政承担起来,把家族事业管理的井井有条,为家族经济持续繁荣尽一份做长子的责任。可是事实上,贾赦不仅没承担起应有的义务和使命,反而带头淫乐、违法乱纪。客观地说,他比贾珍还坏——贾珍只是道德层面上无德,而他却不仅道德尽失,还多次触犯法律。他龌龊不堪的行为,带坏了荣国府家风,纯粹是荣国府的逆子贰臣。

后来,锦衣卫奉旨抄没贾家时,贾赦作为一名主犯,以"交通外官,依势凌弱,辜负朕恩,有忝祖德"的罪名,被革去世职,发往边疆站台赎罪;罪行比贾珍大得多。

贾迎春是贾家二小姐。从名字看,是很灿烂的——迎春的花儿最娇艳,迎着料峭的寒风,向人们报告春天的到来,给人们带来生机勃勃的气息。可书中的迎春却不是这个样子,她虽然长得花容月貌,但性格却十分懦弱。面对乖张跋扈、不通人气的父亲和偏激狭隘、贪吝多疑的继母,迎春除了要经常遭受邢夫人絮叨的责怪,还要默默承受来自各方的闲言碎语和不正常眼色。她看淡了人生,讨厌你争我斗的乱纷纷红尘,迷上了道教,以清静无为的处事态度自我麻醉。就连丫鬟婆子对她有非礼行为,她也不予计较。很值钱的“累金凤”头钗被乳母(玉柱儿媳妇婆婆)偷走,她像没事人一样;惹得丫鬟绣橘为证清白,哭着向探春告状。

迎春一天只知道读《太上感应篇》,被贾府下人们称为“木头人”;就连刘姥姥二进荣国府,饮宴时大爆笑料,引得游览大观园的众人哄堂大笑时,也没听到她的笑声。真成了一个置身于一切事物之外的无欲无求的“二木头”!

迎春的软弱使她经常遭受欺辱。主弱奴强,大胆泼辣的丫鬟司琪、绣橘、莲花儿应运而生。在被称为“副小姐”的司琪主使下,丫鬟们居然敢摔盘子砸碗,把柳嫂子主办的食堂闹得不成样子。

迎春最后被父亲卖给孙承租为妻,受尽凌辱而死,成为暴虐势力的殉葬品。“金闺花柳质,一载赴黄粱”。一朵本该灿烂绽放的迎春花,被有着丑恶灵魂的僵尸父亲亲手扼杀了!

二、贾珍与贾惜春

贾珍是贾敬唯一儿子,贾敬一心修道,把“三等威烈将军”的爵衔让给了儿子。贾珍和贾赦一样成了吃空饷之人。

贾珍是长房长孙,是袭爵人物;虽然是晚辈,也理所当然地成了宁、荣两府族长。贾珍很孝顺,除了对贾敬毕恭毕敬外,与荣府也走动频繁,私下与贾琏交好(被两府人们称作大爷、二爷);对贾母、王夫人等极尽孝顺之情。

贾珍在宁国府唯我独尊,称王称霸。冷子兴说:“这珍爷哪里干正事?只一味高乐不了,把那宁国府竟翻过来了,也没有敢来管他的人。”

贾珍吃喝嫖赌无所不好。他和儿媳秦氏乱伦,和妻妹尤二姐有染。他正妻去世后,续娶了尤氏,另外还有佩凤、谐鸳、文花及另一个无名小妾。可见在“色”字上,他与贾赦半斤八两,不分轩轾。

有其父必有其子,贾蓉也是一个浮浪子弟。他不仅和小姨尤二姐有染,还和父亲一样,都对尤三姐动起歪心思;另外,他还和凤姐关系暧昧。

贾珍为秦氏举办葬礼,不听贾政等人劝说,不惜重金购买亲王老千岁级别的人才能用的棺木;而且葬礼规模空前盛大。如此任性铺张浪费,多少家财能够挥霍?

宁国府淫乱成风,臭名在外,被抄家只是时间早晚的事。后来贾珍因“引诱世家子弟赌博;强占良民之妻为妾,因其不从,凌逼致死。”的罪名,被发配到海疆。

贾赦、贾珍两个爵位都丢了不说,家产也在抄家中尽数充公。这两个有爵之人,亲自导演了家族的衰败进程,是家族衰败的主要内因。

贾惜春,贾珍唯一的胞妹。惜春幼年丧母,老父亲一心修道,对她不管不顾;哥哥贾珍也对她漠不关心。惜春幼小的心灵缺乏亲情的呵护,内心充满了孤独与失落。

她本来是宁府第一小姐,被叔祖母接到荣府照顾,是一种半亲半客状态。相对于宁府,荣府人丁兴旺,家庭和谐,充满了天伦之乐。而宁府污浊溷乱的家风,臭名远播的声誉,都令她在荣府各位堂姐姐面前颜面扫地,因此她倍感自卑。极其讨厌自己的出生地。为了显示自己处于污泥而不染,极力和宁府划清界限。在抄检大观园查出贴身大丫头入画有私藏物时,竟不听入画申辩,逼令凤姐将人带走,显得极其冷血,不近人情;但有谁真正懂得她的内心世界?

惜春虽身材瘦弱,却有一颗任何人都不能及的冷硬心脏。这从贾敬之死可以得到验证。贾敬为寻求长生不老,长期服用金丹药物,中毒死在玄真覌。整个葬礼活动中,始终没看到他唯一的女儿惜春出现,也没听到她的哭声。父亲死了,女儿应穿孝服,跪在灵前执行“哭九场”、辞灵等仪程。可是,我们没有看到与此有关的场面出现。给我们的印象是:惜春对父亲之死无关痛痒,丝毫不感到难过。这只能说明一个事实:贾敬生前对女儿没给过一点父爱,让女儿觉得他很陌生,简直与自己一点瓜葛也没有。

惜春有绘画才干,在作画中寄托美好的思想;然而人人期盼的“大观园游乐图”,始终是半成品,并未如期完成——这也暗示贾府繁华生活不可能久长!

后来,惜春和妙玉成了知心朋友,最后出家为尼,彻底脱离了人间烦恼。

三、赵姨娘和贾探春

赵姨娘在《红楼梦》中是个反面人物。她心胸狭小,目光短浅,妄自尊大,不识进退。她是贾政姨娘,在王夫人面前就是个奴才身份,只配打帘子、端水倒茶。可她却总找不准位置,依仗自己生了一男一女,便处处想在主子堆里捞到一席之地。就因为她始终有这种思想观念,所以才在日常生活中常常无风起浪,发生了很多不该发生的是非与矛盾。

为芳官用茉莉粉当蔷薇硝给贾环一事,赵姨娘骂贾环:“……趁着这会子,撞丧的撞丧去了,挺床的挺床,吵一出子,大家别心净,也算是报仇……”“撞丧”骂的是贾母、王夫人等上朝为死去的老太妃陪灵;“挺床”骂的是凤姐卧病在床。通过恶毒的咒骂,能反映出她内心对王夫人、凤姐充满了积怨和愤怒。

别有用心的夏婆子趁机煽风点火:“……你老想一想,这屋里除了太太,谁还大似你?你老自己撑不起来,但凡撑起来的,谁还不怕你老人家?……”这话正中赵姨娘成天想争上位的要害,于是便发生了和众丫鬟扭打成一团的场面。不仅没赚到面子,反而成了下人们的笑柄。

赵姨娘为达到个人目的,竟然与马道婆合谋,企图害死宝玉和凤姐;其阴暗与狠毒可见一斑!

“千人烦”赵姨娘最后得“失心疯”而死,死状凶恶可怖。这也是作恶者恶有恶报的下场。

探春与迎春、惜春一样,都无法选择自己的出身。她既嫌憎自己的庶出身份,又对赵姨娘有难以割舍的怜恤之情。当赵姨娘和小丫头打成一团不可开交时,她出面予以制止,并对母亲加以劝导,要她向周姨娘学习。

探春气得和李纨尤氏说:“这么大年纪,行出来的事总不叫人敬伏。这是什么意思,也值得吵一吵,并不留体统!耳朵又软,心里又没有算计。这又是那起没脸面的奴才们挑唆的,作弄出个呆人,替他们出气。”越想越气,因命人:“查是谁调唆的!”媳妇们只得答应着出来,相视而笑,都说是“大海里那里捞针去?”只得将赵姨娘的人并园中人唤来盘诘,都说不知道。众人没法,只得回探春:“一时难查,慢慢的访查,凡有口舌不妥的,一总来回了责罚。”探春气渐渐平复方罢。

通过上面叙述,可见探春对性格乖孤的母亲还是尽可能维护的。

在对待舅舅丧事赏银上,探春顶住来自婆子的压力,秉公处理得很好。赵姨娘却走出来大哭大闹,横生枝节,说她:“姑娘现踹我,我告诉谁去?”“太太疼你,你该越发拉扯拉扯我们。你只顾讨太太的疼,就把我们忘了!”“你现在说一是一,说二是二!如今你舅舅死了,你多给了二三十两银子,难道太太不依你? 分明太太是好太太,都是你们尖酸刻薄!可惜太太有恩无处使!姑娘放心,这也使不着你的银子,明日等出了阁,我还想你额外照看赵家呢!如今没有长翅毛儿就忘了根本,只‘拣高枝儿飞’去了。”

赵姨娘一顿混搅混闹,把探春气得哭起来:“谁是我舅舅?我舅舅早升了九省的检点了!哪里又跑出一个舅舅来?……谁不知道我是姨娘养的?必要过两三个月寻出由头来,彻底翻腾一阵,怕人不知道,故意表白表白!也不知是谁给谁没脸!”

面对不识时务一再制造事端的生母,探春心中充满了烦恼和无奈。

然而“才自清明志自高”的三小姐,没有因此颓唐,自我放弃;而是尽情地展示才智,释放自己的光热,让人们看到她不凡的价值!

探春有意投靠嫡母王夫人,这在封建礼法上是很正当的行为。当贾母因贾赦讨要鸳鸯,气得浑身打颤,向着王夫人骂邢夫人时,王夫人忙站起来不敢还一言。薛姨妈见连王夫人都怪上,反不好劝的了。李纨早带了姊妹们出去。第286页,探春是有心的人,想王夫人虽有委屈,如何敢辩,薛姨妈是亲妹妹,自然也不好辩,宝钗也不便为姨母辩,李纨、凤姐、宝玉一发不敢辩。这正是用女孩儿之时——迎春老实,惜春小——因此,窗外听了一听,便走进来,赔笑向贾母道:“这事与太太什么相干?老太太想一想:也有大伯子的事,小婶子如何知道?”探春一番入情入理的话,及时为王夫人解了围。

探春与宝玉关系非常亲密。赵姨娘因探春为宝玉做鞋,十分不满,抱怨道:“正经亲兄弟,鞋趿拉袜趿拉的没人看见,且做这些东西!”

迎春、探春、惜春三人中,宝玉和探春关系最近。两人每到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题。探春发起创办诗社的倡议时,首先给宝玉发帖征求意见。

探春在与李纨、宝钗共同理家时,提出了一系列开源节流的改革措施,显露出独特的见识与才能。可惜她是赵姨娘所生,要是王夫人所生,一定又有一个贾元春级别的人物出现。

探春最后的结局是远嫁,这在古代是很悲惨的,预示着嫁出后再也难以见到娘家人。但以探春豁达的心胸和气度,她完全能够调整心态面对一切,在婆家开辟出一片属于自己的新天地。

以上探讨了贾府三个作孽者与迎、探、惜三春的尴尬血缘关系。在贾府这个家族社会中,真与假互现,美与丑共生,善与恶并行。一个姨娘把家宅搅得乌烟瘴气;两个袭承爵位的男人恰恰是权贵家族的掘墓人。在腐败污秽的池塘中,我们看到了三朵美丽脱俗的莲花,她们是那么圣洁、高雅;“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即使是现代人,也不禁为她们“出淤泥而不染”的自洁、自爱精神点赞!

注:本文讨论对象——2007年10月北京燕山出版社出版《红楼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