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恋爱、搞对象,破费花销是常有的事。可是有这么一个人,谈恋爱不但不花钱,反而大笔大笔赚钱,他叫张少元。他用所谓的“窍门”先后把八名痴情女子拉进了他的怀抱,又让她们自愿把钱财拱手相送。

利用婚姻诈骗钱财

1996年初春的一天,正在上班的杨女士接到“爱神婚姻介绍所”电话,说有一位中年男子看了她在婚介所的登记卡片,非常满意,要求明晚见面。

杨女士听到这个消息异常激动。离异数年的寂寞终于要打破了,她猜想这位男子一定是位气质不凡、事业有成的人。

在指定地点,一个西装笔挺,包装一新的男子笑吟吟地站到了杨女士面前。男子自称张桐,北京爱博公司董事长。

见面后,彬彬有礼、谈吐不凡的张桐给杨女士留下了深刻印象,两人都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在送杨女士回家的路上,张桐侃侃而谈,时而知识经济时代,时而电子信息世界。杨女士心想:“真不愧是干事业的人。”

临别时,张桐拉着杨女士的手依依不舍,动情地说:“离婚四年见过不少对象,但没有一次感觉这么好,这真是一场缘分,真心渴望与你组成家庭。”

杨女士把家庭地址和电话号码留给了张桐,双方约定两天以后在杨女士家中再续情缘。

第二次见面,张桐加紧了对杨女士的“爱情攻击”。“第一次见到你,就觉得你美丽、大方、有气质,现在我的感觉就像初恋一样,真是幸福。”他赞叹杨女士显得如此美丽和年轻。

本来就“好激动”的杨女士听到这些“爱情台词”后,默默不语,显得羞涩和局促,眼睫上出现了泪光。张桐见火候已到,顺势把杨女士拉人怀抱。嘴巴吱吱唔唔地说:“公司刚刚开张,资金周转不开,作为董事长心里真着急。”

杨女士急切地问:“我能帮你什么忙吗?”

张桐便说:“刚认识就管你借钱,真不好意思。”

“你别着急,我这里还有几万元的存款,你先拿去用。”杨女士不加思索地把辛辛苦苦积攒的四万元钱给了张桐。

当张桐假惺惺地提出写一张借据时,杨女士娇喃地偎着张桐说:“反正这钱以后都是咱俩的,打借条就不亲了。“

四万元一到手,张便过起了“款爷”的生活,不但购买了手机、Bp机,还在宾馆包了房间。至于他对杨女士说的那些酸溜溜的话,早就忘了。

1997年11月,自称张桐的张少元根据一张报纸上征婚启示上的电话号码,不厌其烦的打,终于找到了一个“猎物”。

此女姓徐,一个为人师表的老师,离婚后的欣慰之感,没有延续多久,就感到孤独和空乏,而憧憬新的生活,却又遥遥无期。寻找伴侣,已成为当前压倒一切的中心任务。

当张少元拨通了她的电话后,徐老师爽快地答应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

第二天,张少元精神抖擞地提着一个“密码箱”出现在徐老师面前,谎称刚从天津出差回来,还没回家来就见面了,并递给徐老师一张名片,“哇!《白色诱惑》制作人张少元。”从来没有与电影界人士接触的徐老师,上下大量着张少元。“拍电影的人不是穿一个浑身是兜的小马甲,戴一顶遮阳帽吗?怎么眼前这位西装革履……”,正在疑惑时,张少元迅速打开密码箱,取出盖有“影视中心”公章的介绍信和工作证,又让徐老师看了一枚红彤彤的印章。

确信无疑后,张少元给徐老师侃起了电影,从老一辈电影演员到如今的第五代导演;从无声电影到彩色电影再到高科技电脑制作画面。他把创作流派,艺术风格,审美心理,风土人情,一系列与电影有关的知识介绍给了徐老师。张少元说得头头是道,徐老师听得津津有味,这两个人好像不是在谈恋爱,像是老师在给学生上课,徐老师深深为“张制片”广博知识和聪颖的头脑所倾倒。这也许就是自己梦寐以求的梦中情人。

不知不觉夜色降临,张少元见徐老师没有离开的意思,便主动邀请徐老师吃晚饭。

那一晚,张少元为徐老师斟酒布菜,关心倍加,显现出男人少有的温存。

那一天,他们说的多,吃的少,她只记住张少元说的一句话,“我一定要和你结婚。”

那一夜,徐老师很长时间无法入睡,想着张少元有神的目光和充满温情的声音。还有在她进入梦乡之前,脑子里出现了张少元轻轻地吻了她的唇。

第二天,徐老师抑制不住给张少元打电话,电话那端出现的声音,使她内心深处涌动着一股柔柔的情愫。

张少元见徐老师已正式进入了“角色”,便轻松地从徐老师那里拿到了三万元现金溜之大吉了。

骗钱又骗色

刘女士与张少元相识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

那一天,张少元来到鹊桥婚介中心登记建档。刚落笔,只见对面一位中年妇女说:“先生,借用一下钢笔好吗?”

“当然。”张少元很有礼貌地把笔递给对方。

一位中年妇女进入了张少元的视线。

她虽然年届不惑,脱却了红妆和浪漫。但风韵犹存,徐娘未老。经过淡妆后,肤如凝脂,娴静典雅,雍容端庄。尤其在黑发飘逸和白皙皮肤衬托下,点缀着一双有神的大眼睛,渗透出一种超凡脱俗的气质。久经色场的张少元立即被她优雅的神态迷住了,他迫不及待地与她搭讪,方知也是来此登记求偶。

他们一起离开婚介中心,在嘈杂的马路上边走边聊。也许是同病相怜,他们聊得很深,聊得很长,甚至聊过了吃中午饭的时间。

张少元自我介绍,北京市影视中心制片人,目前正在筹措资金拍摄一部反映婚姻家庭方面的电视连续剧。离婚多年,由于业务繁忙,无暇顾及个人问题。通过婚介中心,希望找一位称心如意的伴侣。

中年妇女姓刘,在一家金融机构工作。她说:“离婚后,婚介所给我介绍的男朋友像走马灯似的一个接一个,总没有合适的。目前,孩子成家立业,莫需照料,本人事业有成,住房布置得新颖别致,只是若大的房间,没有家庭氛围,缺少个说话的。”

临别,双方互留电话,互道平安。

回到家,刘女士坐在空荡荡的房子里,追味着刚才与张少元的谈话。张少元的身影总是浮现,抹也抹不掉。

“我们都有一次不幸的婚姻,为此我们更应关注第二次婚姻的质量,抓住难得的机遇。”这是张少元跟她说的。

刘女士在遐想中度过了漫长的夜晚。

第二天早晨,正在朦胧中的刘女士被电话吵醒了。

“我是张少元。”此时刘女士睡意全无。

“我估计你就会给我打电话。”刘女士倾诉了昨天分手后的感想。

“既然如此,何必再让婚介所牵线搭桥,我看不如……”,还没等张少元说完,刘女士接着说:“一个孤灯相守,一个青灯相伴,真是有福之人不用愁。”

几句对白,把俩人的感情距离拉近了。他们的沟通十分流畅。

“晚上我请你吃饭。”张少元第一次发出了邀请。

在星级饭店里,和着慢节奏的音乐,饭店里特有的芳香弥漫着他们全身,他凝视着她的眼。

“我爱你。”张少元重复着不知和多少女人说过的话。

“今天我终于找到了知音,我相信我们一定能够厮守终生,白头偕老。”张少元像补充前面的话,又像是发誓,拿出了年轻时的风情,把刘女士服侍得眉开眼笑。

刘女士进入了梦境般的想象:再过几个月,等张少元拍完电视剧,牵着我的手,走进婚礼殿堂,玫瑰、红烛、音乐,从此以后,开始了耳鬓厮磨,朝夕相处的日子。

年届不惑的刘女士此时觉得以前白活了,这时候似乎真正感觉到什么叫浪漫的爱情。

这一次足足让刘女士过了一把“爱情瘾”,她失眠了。

一切都在张少元设计的程序中进行。张少元不想与刘女士“恋战”,“短、平、快”是他的一贯作风”,该出手时就出手”,他想起了一个电视剧主题歌的歌词。

这天,他们相约在刘女士家里“聊聊”。在宽大的客厅里,俩人相依而坐。“我想告诉你,我已经爱上你了,你真是一位优雅迷人的女人,是一枝真正的玫瑰”。别看张少元年已半百,但思想并不僵化,说出来的话像年轻人一样,总是那么“酷”,那么前卫。

刘女士抬起手习惯地抚了抚头发,张少元的目光直直地注视着她,她的心在胸中砰砰地跳动,面色红润,只有三天的时间,这个男人似乎揉碎了她的心,一个人对一个人的爱大概玩的就是这份心跳。她以为自己找到了真正的幸福。

他俩的距离拉得不能再近了,他偎依着她,诉说痴情一片,内心中的激情一涌而起,他搂住她,这时候不应该发生的事发生了。

一场汹涌澎湃之后,一切平静了,她伏在他的怀里,体验了一个女人的幸福。

“现在我拍电视剧已经到了关键时刻,等拍完后,我就可以获得一笔丰厚的片酬,到那时,我们一定办一场像样的婚礼”,张少元说。

“是啊!婚礼作为走上婚姻圣殿的女人是多么重要啊!”刘女士心里想着。

“可是……”张少元摇摇头但没说话,做了一个很痛苦的表情。在她的追问下,他吞吞吐吐地说,制片人是整个电视剧的核心人物,吃喝拉撒住全得管,他说不愿管别人借钱。

刘女士听出了张少元的意思,二话没说给了他一张银联卡,让他解燃眉之急,需要多少取多少,卡中大概有五万块。

张少元摆了摆手,表示不愿意花刘女士一分钱。

男人的拒绝更令刘女士感动万分,她说什么也要支持他的事业,这也是爱情的证明啊!

看到刘女士如此坚持,张少元也就不再推辞。接过银行卡放在了兜里。

张少元取出现金后整整消失了一个月不见踪影。

在张少元不知行踪的日子里,刘女士几乎每天都要打几十个电话寻找他,有时候脑子里也对张少元的行为产生怀疑,可是又一想,人家是一个大制片人还在乎这点钱。

突然有一天,张少元出现在刘女士面前,刘女士本想发怒,却禁不住张少元几句甜言蜜语,把她哄得美滋滋,他说,有个演员得了急病,需要几万元的住院费他给垫上了。

她仍然相信了他,并在心里暗暗敬佩他助人为乐的行为。刘女士咬咬牙,又拿出三万元让张少元尽快办结此事,争取年底结婚。

结婚的日子逼近了,可是张少元再也找不着了。

骗来的老婆也骗人

李来凤离异后,找一个称心如意的郎君成了她的梦想,但运气不佳,接二连三见面约会,都未能达到意愿。她不气馁,同时在几家婚姻介绍所登记建档,“不信就碰不上合适的”,她心里说。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机会终于来了。同时也在这家婚介所登记的张少元认识了李来凤。张少元故技重演,见面后不到一个星期就提出借钱,李来凤毫不犹豫把11000元交给了张少元。

张拿钱后,心中一阵窃喜,立即表示了决心:“你是我心中的至爱,我深深的爱你,一生不变。”李来凤是个经不起男人甜言蜜语的女人,两句“甜心”的话,李就成了张少元的俘虏。过了几天,李来凤又主动给了张1000元。此后,张少元先后谎称工作上需要钱,李来凤从娘家又要了3000元,交给了张少元。

1万5千元对于张少元来说,并没有达到理想的目标,可是对于李来凤来讲,已经捉襟见肘了。看到李来凤给钱像“挤牙膏”似的,很难满足日益增长的“生活”需要,便逃之夭夭,再也不露面了。

李来凤找不到张少元痛苦不堪。因为她觉得第一次与张少元见面就爱上他了。是他工作忙,还是有意回避?李来凤心里反复论证后,来到了婚介所诉说了实情,工作人员以给张少元介绍对象为诱饵,把张引到了婚介所里。

当张少元看到早已等候多时的李来凤时,心里咯噔一下。在惊愕之中,李来凤恍然之余并未愤怒,相反,用眼睛痴情地望着张少元,表现出了异常的激动,“你为什么不理我,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我借你的钱我全不要了,我实在受不了,我真的好想你啊!”她温情的声音里含着泪水。

女人的眼泪感动了张少元。望着眼前这位柔声细语的女子,虽然不是花之芳香,但也是娇语带风。尤其是张少元体会到了李来凤对他的关心体贴。俗语说:日久生情。半年后俩人步入了婚姻殿堂。

张少元为了和李来凤潇洒地生活,他又开始了四处寻找目标。在与李来凤共同生活的日子里,先后骗取三名中年妇女的钱财。

看着一天天富裕起来的日子,李来凤也曾经询问过钱的来处,张少元总是轻描淡写的说:“我在天津开办了一个婚介中心赚的钱。”李来凤也就假装相信了。其实她清楚张少元在天津办的婚介所根本就不景气,再加上张少元不会管理,婚介所只赔不赚。但只要有钱花,只要能住宾馆、饭店,只要吃的好,穿的好就行,又何必在乎它是怎么来的呢。

在钱的“滋润”下,这对新婚夫妇恩爱地过着小日子,经常手挽手漫步林荫道旁,那一刻他们感觉非常幸福。

然而好景不长,仅仅半年时间,两人新婚时的热情逐渐降温。最让她不能容忍的是,她如此爱他,为了他,甚至把工作都给辞了,可是他仍然与其他女人交往。

有一天傍晚张少元与张女士进行了约会,并来到一幢居民楼里。这一切并没有逃过李来凤的眼睛。“你这个鬼东西,刚跟我结婚半年,又在外面找女人”,一种女人特有的心理霎然生出一股仇恨。

更让她难堪的一件事是,有一次张少元与李来凤去深圳办事,同行的还有王女士。一路上,张少元当着李的面,与王女士眉来眼去,暗送秋波,宾馆的服务员也误以为张少元与王女士是一对夫妻。李来凤看在眼里,气在心里,越想越觉得跟着张少元生活难以安稳幸福。

从此,两人的关系急转直下。

张少元再三逾越“雷池”,大大伤害了李来凤的感情,李通过各种方式让张少元觉醒,这引起了张少元的不满。这时张少元也不再满足李来凤给他的爱,一是与李来凤在一起生活的新鲜劲早就没了;二是不与其他女人来往就意味着“失业”。

两个人开始了不断的争吵。1998年2月维系了仅8个月的婚姻画上了句号。

骗子的最后结局

想挣钱没有错,谈恋爱搞对象更是天经地义,如果以谈恋爱为名诈骗钱财,就是一种罪过。张少元属于这一种。

张少元和许多骗子一样,骗取钱财后,确实过上了一段“快乐”的日子,但这种日子终究不能长久,就像张少元本人所讲:“这种快乐的日子也不是那么潇洒,骗了人家以后,心里很紧张,怕被害人找到我以后报复,也害怕公安机关抓到我。”这是张少元的亲身体会。

抓获张少元情节很简单。在被骗的中年妇女中,范某性格开朗,办事泼辣,有一个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决心,当张少元从她那里骗走了三万元,她多方寻找无望后,来到了派出所报案,公安机关根据张少元留下的电话号码首先找到了李来凤,通过李来凤找到了正在邻居家搓麻将的张少元。在这里值得一提的是,在被骗的8名妇女中,只有范女士一个人向公安机关报案,而其他妇女被骗后,哑巴吃黄连,自认倒霉。

在提讯张少元时,笔者见到了这位让许多中年妇女上当受骗的“花匠”。

张少元,51岁,初中文化,北京市人,身高177厘米,皮肤微白,身体魁梧,长着一张长方形的脸,脑门很宽,面部表情较为生动。一看就是那种能说会道巧嘴如簧的人,一般来说,这种人容易讨女人喜欢。1969年在北京服务局修建处当工人,曾经当过兵,1977年在中国评剧院当工人,1994年至今无正当职业。

讯问张少元为什么在情场上频频得手,屡试屡爽,他道出了“高招”:

“我找的目标一般都是中年妇女,这些人不是离婚就是丧偶,她们这时候有了一定的积蓄,她们急于寻找伴侣的心情比较迫切,认为这个年龄的人找对象比较困难,不容易碰上合适的,我就利用她们急于求成的心理,达到诈骗的目的。一是甜言蜜语让她们开心,有时候我会经常看一些男女言情方面的报刊小说,经常用的“爱情用语”我都记住了。二是包装自己,我特意买了“密码箱”,西服、皮鞋、领带,每次约会见面,都要美发。以便取得女方的好感。三是,对女方要温存、关心。每次见面我先请女方吃饭,赶上女方过生日,我要送一些小礼物,用小钱换大钱。”

张少元对自己的行为后果是有预感的,后来他对笔者说:“我作案后,想到过自首,想到过自杀,也想到过总有一天进监狱。”他的话被言中。1999年1月21日宣武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此案。在法庭上,公诉人指控,张少元自1996年6月至1998年12月以谈恋爱为名义,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先后骗取8名妇女钱财20余万元。法院以诈骗罪判处张少元有期徒刑10年,判处李来凤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

揭开张少元这个情场骗子的面目,集中起来就是,先骗情,后骗钱;骗情是手段,骗财是目的。在被骗妇女中,不凡有聪慧精明的女性,她们有知识,有修养,生活上有自尊心和责任感。但是,在张少元的“色情进攻”下,无一能防守住自己的“感情阵地”。这当中除了张少元心术狡诈外,主要源于这些妇女大多为爱情与婚姻经历过一番历险,求偶心切,深感红尘无情,苍天不公,渴望早日解决“个人问题”,当梦中的偶像出现时,凭借“过来人”的经验和感觉,亲信对方的花言巧语,尤其是张少元用阿谀和夸张的语言赞美她们时,这些女性更是洋洋得意,神魂颠倒。

婚介中心也为张少元骗钱骗色打开方便之门。张少元曾在四个婚介中心登记建档,但无一验证他的单身证明,只要有身份证,在交纳一定数额的手续费,即可为你牵线搭桥。大部分被骗妇女都是通过婚介中心与张少元相识的。各类自发形成的婚介中心,大多数出发点是好的,为了能让更多的有情人终成眷属,他们费心劳神,起到了桥梁和纽带作用。但是,不容否认,婚姻介绍所也是鱼龙混杂。良莠不齐。有相当一部分婚介中心只管收钱,无章可循,极不规范,各类纠纷和案件时有发生。

据悉,根据婚介中心出现的种种问题,国家民政部正着手制定有关婚介中心方面的法规,可望近期出台,婚姻介绍所也要统一由各级民政部门管理。届时一个规范有序的婚介中心将会为未婚男女提供热情服务。

【注:我是一名首都检察官。这是我当年在北京市海淀区宣武区检察院参与的最后一个案子。现在回看,依然没“过时”,类似的案件还在上演。“三·八”节到了,期待能给更多的女性提个醒,小心爱情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