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教授从欧美学习“微创介入"先进医术归来,医院大肆宣传,醒目之处张贴标语,电视广告耗费巨资反复播放。

      不用开刀,手术完毕,马上可下床走路,五脏六腑,四肢血脉,骨髓韧带,甚至大脑神经,脑内淤血,不良息肉,均可在CT、X光影下操作切除。

      有时你不得不佩服西方人的科技先进医术,头痛医头,脚痛医足,哪个器官有疾,从哪里切口,术到病除;可是,手术费用惊人昂贵。

      听业内人士闲聊为什么费用那么高?原因是一台医疗器械上百万甚至几百万,所以,大多数患者感慨,现在看病就医,哪里是医生看病,分明是机器在帮患者看病,左照照右照照,上拍照下拍照,各种光学仪器透体发光似孙大圣的火眼金睛把人看个通透,等你一层层楼跑遍,医生或许已下班,你或许还有某个器官没拍到,再约,病没找到原因,人民币已花费一大叠,怎能不让患者无奈感叹!当然这是指西医看病。

      而中医看病,望、闻、问、切:观气色、听声息、询问症状、摸脉象,合称四诊。挽袖把脉,道风仙骨,有点云里雾里神乎其神!中医博大精深医理悠长,讲究五脏六腑调理,血液滋养通身肢体发肤,血管畅通,则身体无疾,筋络骨脉相辅相克相生,讲阴阳平衡,方生命安泰,偶有意外,或事故或人为肢残刀伤,自当别论。

      有一位家庭经济条件不算富裕的半老徐娘,穿着打扮与年龄不相适合,有点赶潮流,朱唇玉面,杨柳细腰,三寸鞋跟,一走三摇,不知倾倒多少好色之徒尾追回盼,大呼上当,怀憾而去。

      徐娘半老,偏爱卖俏,直不起腰板,老公挽扶医院就诊;骨科中医老教授,望闻问切一遍,收起敲打小锤,开一方灵药只需几十元钱,戏谑说:“回家静养,少行房事,睡平板床,穿平底鞋,少翘屁股!”言罢哈哈嬉笑!

      乘电梯六楼而下去交费抓药,偏偏遇见从四楼乘电梯的朱教授,朱教授六十岁开外,半生敬业工作,医术平平,老来受院长青睐由院方出资赴欧美深造,学来妙术仙道,想初试医刀,朱教授见半老徐娘疼痛难忍,问明原因,道出利害,说腰椎间盘突出,某某部位应该钙化,必须抽腐注氧,不用开刀,术后马上可以走动,可以彻底医治,不象中医反复发作。

      这才真是三分病看成七分加上恐惧心理已成十分,说得徐娘心动,问寻手术费用,朱教授说,只需几千元,一次搞定,患者心理,总想药到病除,马上康复,心情可以理解,徐娘老公旁观者清,见朱教授眉飞色舞夸夸其谈,心里没底存疑惑,说商量一下,一会见;示意徐娘返回再次寻问骨科中医老教授,教授问为何不抓药返回?听完他们讲明原委,愤言:"你们相信我就按我的方法治疗,相信微创介入你们就微创介入!"

      “古语: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神仙也不能一抓把病抓去!”老中医义正词严,同道不同术,显然是在维护我们华夏医术,不太认可西医治疗方法。

      半老徐娘被朱教授忽悠得心有所动,马上可以走路,中医教授让静养又不知养到何日才能康复?老公惧内不敢多言,唯唯诺诺,听徐娘决定。

      朱教授先进又时尚的治疗方法还不太被保守治疗的患者所认可接受,门诊室相当冷清,马上安排了手术,徐娘老公楼上楼下交费补办入院手续,朱教授为他开了绿灯,手术中,朱教授又一次让徐娘老公签字,说椎骨第几节第几节多处钙化,是否一起处理?这不是废话吗?人在手术台上,似猪躺在砧板上,还能不任人宰割吗?徐娘老公感慨万千,那能不签呢!

      手术还算顺利非常成功,说好的几千元变成了2万元,有点宰割的感觉,医德何在!徐娘老公有点小文化,想起多年前在贾平凹某本小说里的一句话:"教授!教授!吞食社会主义的野兽!”而朱教授应该算是愚弄诱骗患者的野兽!

      半老徐娘倒开通,2万就2万吧,只要病除痛消;说来还真神奇,当场能挺直腰,能慢慢行走。

      出院那日,朱教授戏言:“静养,禁房事,穿平底鞋,睡硬板床,少翘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