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漫漫

 

往事塞满心头,欧阳彻夜未眠。他感觉痛苦、焦灼、悔恨、愤怒不已。如果有酒,真想喝个酩酊大醉,如果有后悔药的话,他会毅然决然地吞下,如果有安眠药的话,他也会决然地结束自己的生命!

   几天来,欧阳终于体会到了什么是度日如年,他仿佛看见自己的灵魂悄悄走出躯壳,把他的身躯推向了高高的审判台,周围有那么多围观的人们,正对自己进行着严厉的审判!

   欧阳,你的确没有行贿,是公孙想把你至于死地,他污辱了你的人格,让你感觉很委屈,否则你也就不会听从苏普生的话了。算了,冤冤相报何时了?你不能忍气吞声,尽管你一直不承认自己有罪,但这案件却将让你一生一世都生活在被污陷的阴影下。

        环海湖市的人不认为你是清白的。哪怕你有再多的理由让人们相信你的行贿是有道理的,是有动机依据的,是符合人们习惯思惟逻辑的,也没有用。公孙可是一行之长,他拥有贷款的权力。而你,一个建筑商、一名优秀的企业家,承揽了这项重点畅通工程,那可是所有人盯着的一块肥肉。你缺乏流动资金,为了想方设法搞到资金或者贷款,你和他之间一定会存在不可告人的利益关系。

        公孙一口咬定欧阳对他行贿,欧阳也拿不出没有行贿的证据来,虽然没有定罪的充分证据,但必要的调查程序是不可少的。对这一点,欧阳心知肚明,他的痛苦,他将要面临的判刑,还有他那被折磨很久的良心,都不让他坐立不安。都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可欧阳面对的鬼,不但叫了门,还要把他关进监狱,想到这,他不仅倒吸了口凉气。谁让你跟公孙作对了?还有他的情人,与那个属于他的女人之间发生了不该发生的感情,如果你做为一个男人,你能无动于衷忍气吞声吗?报复,当然要报复,说不定你和他换一下位置,你会比他的做法还变本加厉,还睚眦必报,发指眦裂。甚至会拿起刀,直对你的冤家对头,让他生不如死。是的,公孙发过誓,一定要报复他。

       多年前的那个晚上,当欧阳野蛮地扑倒了玉春——这个和公孙正谈着恋爱的女人,他就为自己的今天的结局埋下了一枚炸弹。公孙或许不知道自己的恋人一夜之间被人强奸,但欧阳一直觉得,这次他的案子与那个罪恶的夜晚有关。从那时起,柔弱的玉春为了自己的贞洁,只好委身于他,但在玉香心里,念念不忘的人依然是公孙。她在等待,等待时机成熟的那天,她想借机抓住欧阳的一切把柄,然后义无反顾地离开他。这些年,欧阳总觉得自己对玉春不错,挣了钱让她随便花,让她养尊处优,可这从来不是她想要的生活。玉春总觉得自己就像一只金丝鸟被关在笼子里。

       这么多年了,欧阳很少关心过自己的儿子、女儿,总是习惯用一种教训人的口吻出现在他们面前,儿子和女儿对他是疏远的。他也不是个好儿子,很少关心过自己的老父亲,总是推托说忙,连回家看望老人的时间都没挤出来过,他总以为自己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工作,不是为自己,而是为家庭为孩子为妻子,其实这一切都是欧阳为自己寻找的不负责任的理由。

    欧阳呆坐在椅子上,开始回忆自己如何一步步落入对手布下的陷阱。那天,与欧阳忘年之交的培德夫妇来见他,带来了公孙的女儿公孙蓝玉,他一见到这位仙女似的姑娘就动了色心,他不知道,培德夫妻介绍他们认识的目的是什么。其实,他早知道,培德夫妻的两个儿子都在国外留学,手头缺钱,正想要利用这个机会,让公孙的女儿蓝玉来和自己认识,好为他们的利益铺路,进而实现他们的一个阴谋,可惜,欧阳却没有任何防备。

       这一切难道是公孙和培德夫妻一起为我设下的局?欧阳想到这,狠狠掐灭了手中的烟,在屋子里来回地走动起来。他想起自己曾经创业的艰难,想起自己在建筑公司员工前的风光,想起自己曾经花天酒地,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想起……若不是公孙有意识的安排,他就不可能陷入今天的境地。他想:一定是公孙想要先从经济上夺走我的产业,让我两手空空,生不如死。来报复我曾经对他的情人和女儿的侮辱和侵犯,可是,牺牲亲人的青春为代价这一招未必太没有良心了吧。欧阳啊欧阳,如果你不贪色贪财,就是公孙蓝玉长得像个仙女你也不动心,他们又能奈你如何?因为情人的出现,情感的泛滥,你才蠢蠢欲动,跃跃欲试,那时的你,多风光啊,以拥有风流寡妇为荣,几乎达到了不顾及一切的疯狂程度。可惜的是,你得到的只是她们的肉体,占据不了她们的心灵。那个公孙蓝玉为了实现目的,变得越来越贪婪,你却误认为是真爱,一个好端端的家庭被你亲手破坏掉了。是你的好色与背叛让公孙有机可乘,最终达到了报复你的目的。

   有人说:一个人不是在不幸时才开始不幸的,而是在他幸运之时忘乎所以了才开始走向不幸的。欧阳想起在事业艰难时期有那么多数不清的朋友,在事业辉煌时却没有一个最知心的朋友,他用一种虚伪的假象掩饰着真象。他痛恨别人的不道德时,自己却做出了更不道德的事儿。他从没有把事情反反正正、设身处地为别人想一想,他承受不了的,别人同样不能承受;他给别人造成的痛苦,也为自己今天的痛苦埋下了祸根。这个世界是圆的,种下什么因必将收获什么果。欧阳自以为聪明,却不想自己太过张狂,做事太过分,破坏了自己的人缘和人气。世界上很多傻事都是自以为聪明者干出来的。坐牢的,犯罪的,服法的,诈骗的,哪有一个是白痴呀!他想起了父亲曾教育自己说:“十分聪明莫使尽,留取三分给儿孙。人必须积德行善做好事,修正报复的心态,才能真正主宰生活。”如今,他明白了这个道理,金钱、地位、荣誉,皆为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走,可自己却偏偏栽在了这些身外之物上。

   在欧阳心里,人生就是名利问题,没有名利人们还奋斗什么?名利会带来人的所需和自由,能够实现理想,满足欲望,因为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所以追逐名利的动力也是无止境的。人一出生,欲望就始终伴随着人类,它既可以导致灾难,也可以成为人类寻求目的而想方设法奋斗的原动力。千里做官为了吃穿,十年寒窗,苦心孤诣的读书学习不是同样祈盼一朝五子登科吗?名利、地位、金钱、美色,名利是第一位的,有了名利,其他的自然而然就有了。只不过那些追逐名利的人们,喜欢找一些冠冕堂皇的虚词来掩饰自己庸俗的追求。他们往往装出很有理智的样子,在适当时候把握一个度,以至于不作出逾距道德与公德的冒险事来。伪装的好的,便能达成安康、顺利之良好结局,反之就面临灭顶之灾。

         或许大部分人追求的是太太平平的安稳日子,为求得温饱终日奔波,而更有一部分人在实现了温饱的理想生活之后,额外生出了享受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堕落花花世界的意识。而这些人中有的人通过能力达到了目的,那些没有达到目的,就只好换一种方法来求得心理平衡了。他们的手段往往五花八门的,目的却总是那么单一。为了这种所谓的“理想”生活,男人想要征服更多的女人,女人想要依附更有能力有实力的男人,倘若没有感情掺杂,顶多也就是逢场作戏,水性杨花的女人和沾花惹柳的男人顶多给这个世界增添一些饭后谈资和风流韵事。可一旦情感左右着情男痴女,这个美丽的世界就会上演一幕幕惊天地、泣鬼神的悲情故事,让人们无限留恋这个世界。

  欧阳痛苦的回忆着自己与妻子玉香还有那个美若仙女的情人公孙蓝玉,他后悔自己太贪婪。想到人,不过匆匆来世上走一招, 纵有家财万贯,日不过三餐。总有房屋千座,寝不过尺余。江山易改,禀性难移,性格决定了命运!自己过于自负过于以自我为中心,所以才有了今天的四面楚歌。人,总是很奇怪,在遇到无法解释的现象,遇到的无法预测的不幸时总是喜欢找些理由给自己开脱,如果这能带给此刻的欧阳最大的安慰也好。可是,开脱又能改变得了什么呢?他能从新活一次吗?如果当初他能明白,一个人立足于社会,无论他做什么,你要掌握这样一个原则:要有所为有所不为,那也不会有今天的处境。

   就在欧阳不断反省的时候,他听到隔壁传来童安格苍凉的歌声:“多少面孔,茫然随波逐流,他们在追寻什么?”欧阳不知不觉也跟着哼唱起来:多少脸孔,茫然随波逐流,我们在追寻什么,为了生活人们四处奔波,却在命运中交错。……

   欧阳唱完这首歌发现自己早已满脸泪花,沮丧?委屈?愤懑?懊恼?一腔幽怨无处倾诉。天还是那片天,地还是那片地。美丽的环海湖海滨还是那么浪漫,可他已不再是原来的那个他。透过窗口,他看见不远处,阳光下一张张木讷的脸,一双双惊奇的眼睛,当然还有微笑平和的脸,只是他已经视而不见。他眼中的世界正是此刻他内心的样子,此刻,他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失望,他的悲伤失落是无法晾晒在阳光下的。风景依旧,看风景的人,心情与感觉是多么的不同!多年前,他对环海湖的爱是与自己的爱情有关的。他永远不会忘记环海湖给自己带来的痛苦与欢乐,这里生长过他苦难的爱情。他不留恋但不思念。有那么一段日子,他一想起就会如醉如痴,他那魂牵梦萦的爱情,他那自由自在的好日子,就发生在环海湖畔。可他总不能靠回忆过日子,总要面对现实,一想到自己的儿子,欧阳就更加痛苦,如果他入狱,孩子将承受多大的打击,将会对他多么的失望!

    他开始酗酒,开始逃避自己,也开始绞尽脑汁想如何逃避法律的制裁。

  欧阳记得最后来看他的是他的情人苏普生,那天,她的脸色明显地憔悴了,她一定是失眠了。是啊,她能不为她的父亲着想吗?血毕竟浓于水。她父亲还押在看守所里,她也清楚,问题是一旦定案必死无疑。他贪污受贿的数字让人难以置信!

“欧阳,不行你向检察院彻底坦白交待,退还二百万,也就是判个三年五载的。如果你上诉,需要付出的可是成倍成倍的代价,不值得。而且你也没那个精力了,有上诉的时间,你可能赚来一千万。听我的话好吗?你自己应该知道那头轻那头重?我们没有那么多的精力。有的人盼着你打官司呢!”苏普生给了欧阳最后的建议。

   “不行,这关系到我欧阳的名誉!也关系到我梦想建筑公司的名誉”

   苏普生说:“你真那么重视名誉?如果你真的重视名誉能有今天吗?”

   欧阳说:“我不能下半辈子枉担着这莫须有的罪名。”

   苏普生说:“离开这儿,谁会知道你的过去,那时候,你就什么罪也没有了?”

   欧阳说:“可是在我心里,我过不去这道坎,我不想走到天涯海角也是背着黑锅!”

   苏普生说:“不要任性了,欧阳,你怎么越活越糊涂。为了我们,你好好想想吧”

   欧阳说:“不行,你还年轻!苏普生,我知道你爱我,可我不能让你等我,陪我一起接受这次审判,我是有罪的人了,已经对不起你了,你走吧,以后不要来看我!”

   苏普生看着眼前的欧阳,越显得苍老了,头发也花白了,越来越像她的养父,在苏普生的心中,最亲的人就是养父了,在那么艰难的日子里,养父每次进城回来都要给她带她喜欢的零食,一袋糖豆,一朵小红花,一块小花布。晚上看露天电影她骑在父亲的脖子里,实在不行,父亲就用大皮袄裹着她,直到她坚持看完那部催人泪下的朝鲜电影《卖花姑娘》。眼前的欧阳曾给过她那样一种温暖,被呵护被照顾被在乎的温暖。她真的不舍得离开这个男人,尤其在这样的时候。

     欧阳被苏普生的眼神打动了,他就失声痛哭了,他说:“爱,有时也是一种伤害。苏普生,对不起,代……”

   “你别总这样,你要把我当成你的亲人才是!”

   “哦,你要想开些,江也是一时糊涂,我也不愿看到这种结局。”

   “现在说什么也晚了,我和江已经离婚了,路是他自己走的。我劝过他,他根本听不进去。”

   “我们争取好好活着吧?”

   “呶,你的信。”

        说完,苏普生转身走了。

   欧阳接过信。是秘书李晓萍写的,一个挺文静的女孩子,她善良懂事,她总是一丝不苟地默默地为欧阳分担着工作的琐事,兴奋时还向欧阳推荐优美的文章。这个时候,她来信干吗?欧阳翻看信。

   经理先生:

   您好。

   觉得你不应该是这个下场,有些事是可以避免的。请原谅我这样说,说心里话,我很留恋我们在一起工作的日子,也许我没有那个好命,不该享受那儿的优越环境。现在您这个样子了,我也没有勇气去看看您。就像一首歌里唱的那样,“怕自己不能负担对您的真情,所以不敢靠您太近。”

   总觉得在您面前像一粒微尘,不,或者说像一架蜘蛛网,偶尔挂在您脸上您会用手轻轻一抹就抹去了。但并不感失望,一如想跟您谈谈梦想建筑公司的未来发展前景一样,您微笑着说太忙,改日吧,我知道这个改日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您是有意委婉地拒绝我。

   现在我才真正明白,您是大经理。我只是一名打工仔,您不可能倾听一个小秘书的建议。您每天会见的都是社会名流,头头脑脑的。当您醉酒后吐得一塌糊涂,不可能想起为您打扫过卫生的一个异乡女孩子。您清醒后,您从来没说过一声谢谢,这不能怪您,但您得加强修养,提高素质,懂得如何与人相处。您可能以为这是生活小节,但是,长期不注意个人形象就会导致一个人自我膨胀,目空一切。再说的深一点儿,如果您能与玉春嫂子真心相守,那么您的前进道路也不会布满荆棘。

        其实,您被诬陷绝不是偶然的,您也有责任。我知道,有梦想建筑有限公司,寄托着您的希望和理想。但您考虑问题太以自我为中心,有时太志得意满,如果当初能与公孙联合体以外的公司联手做,就不会发展到目前这种状态。不管怎样,您对梦想建筑有限公司的感情我能理解。我的同学在北京中关村给我找了一家合资公司,我拒绝了。我想,梦想公司本身没有罪过。也许这儿更适合我。我对梦想很有感情的!

   人生不如常有八九,这也是不能回避的问题。退一步天高地阔,让一分心平气和。得意莫要离群,闲谈休论人非。如果您感到委屈,愤怒,您应该多看点书,比如看一看古典悲剧《俄狄浦斯》。虽然他是个悲剧人物,一生都在与命运抗争,但他也是一个令人佩服的英雄。他敢于面对现实,追查真象,面对自己的罪恶的命运,撕心裂肺般的自责振聋发聩。以史为镜,可以知兴衰,以人为镜,可以正其身。认识和战胜自己,精神不败,才算一个真正的英雄!

   噢,对了,告诉你苏普生跟江离婚了。因为苏反对江对你的背信弃义,即使公孙给再多的利益也不能那么做,然而他做了,同时也失去了美貌的妻子!我怀疑有可能公孙威胁过江。

   顺其自然吧,自己给自己宽心,不要总是踩着自己的影子走,面对光明把影子甩在身后。我知道您的为人,我会以一个朋友的身份关注您。思来想去我也没有什么东西送给您。唯有这封信。祝你能冲过这次风暴!

                                                                                                                                  默默关心你的 晓萍

 

  看完信,欧阳直起身,点上一支香烟,一不小心,打火机的火苗烧到了欧阳的头发,欧阳一激愣,仿佛灵魂重回到身体里,他从道德的审判台上走了下来,一种自省后的疼痛把他又拽回到了现实。欧阳无语地愣怔着,空洞的眼睛直勾勾地望着房顶。他等待着现实世界中法院的审判。

 

         欧阳感到吃惊:哦,是晓萍!难得她一直没有忘记自己,没有背信弃义抛弃公司,真是好姑娘!我过去怎么没细心考虑过她?

   欧阳想了想把信揣进了衣兜,真该当面谢谢这位姑娘,她在信里提到了苏和江离婚了,因为公孙在背后利益驱使,江背叛了自己这件事。让欧阳认识了真正的苏和江。可细想想,也不能怪江,在巨大的利益面前,有几人能禁得住诱惑呢?

   欧阳想到自己今后的路该怎么走。倒下还是放下包袱?想到晓萍信里的话,一个人的修养与道德、才华与能力,决定了一个人的为人处世,办事作风。他的失误在于自己太自信了。没有考虑会在熟悉的江河里翻船。

   他愤怒,他焦灼,他悔恨。他愤怒是因为觉得被人陷害,痛苦是因为遇到情事不能超然,解决问题不能斩然。其实问题复杂而又简单,如果能跟公孙换位思考,他就不会愤怒恼恨了。或许换做他,会比公孙做得还决绝。

       检察院真的下达了拘留令,欧阳稀里糊涂地就被公孙给关进了监狱。他不服气,他不想坐牢,他想只要坚持着不交待所谓的贿赂问题,法院就会判他无罪,他就可以逃离环海湖。那时,他真的无牵无挂了,父亲也不用他照顾,妻子儿女去了遥远的加拿大。公孙蓝玉死了。只有苏普生还怀抱一腔痴情,欧阳不能答应她了,让她找个好男人过正常的生活吧。

     欧阳一直盘算着逃跑,咬牙切齿地反反复复地说“我没有罪,我没有行贿,我不能坐牢!”

  最后,欧阳终于撑不住了,他哭了,他哭自己,哭他的前半辈子的艰难,哭朋友对他的背叛。哭他曾经好端端的一个家让自己搞得四零五散,哭与妻儿天各一方,没有人关心他在意他,更无法不知道女儿在加拿大生活得好不好。他的玉春嫁没嫁人……欧阳此时醒悟了,当时自己如果不怀抱一种偏激的占有欲与女人交往,他就不会有今天的下场。如今父亲病了,谁来管他?今后儿子结婚成家会不会告诉他?

  欧阳这些日子,精神显得很萎靡,像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猛兽,他的威风荡然无存,他整夜整夜睡不着觉,眼神黯淡无光,常会突然掐住自己的头发,恨不能立刻死去。

  ……

   欧阳逃跑了。环海湖检察院向全国发布了通缉令。

   不过,环海湖又有了新的传说,有人说:欧阳商场失意,情场得意,现在逃出国外做生意了。最早跟台湾商人合伙做装璜生意,销往加拿大。后来,他就把台湾商人给甩了,和加拿大客户直接签订了供销合同。

   也有的人说,苏普生找到了欧阳,李晓萍也找到了他,面对两个爱他的女人,欧阳选择了回绝。

  有的人说他和苏普生可能双双投海自尽了。不过,这个消息很快被别人否了,说看见欧阳偷偷回来把老父亲接走了。他的小别墅被法院封了。

   晓萍说,有一天,她在山里旅游迷了路,发现了一个乞丐看起来像欧阳。那个人在蜿蜒的山路上踉踉跄跄走,一副蓬头垢面的样子,手中的一根棍子支撑着,每走一步都像快要栽倒的样子。他顶着满头乱发和草屑,一脸的胳腮胡子足有半尺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