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青儿,你过来看看,陈浩又来了。你过来看嘛。”王静站在窗前死命地冲杨青招手。杨青笑笑也走到窗前,伸头往下看去,只见陈浩提着一袋东西往她们这个楼栋走来。杨青冲着王静说:“激动什么?哪次买来你少吃了?”“就因为没少吃,才激动嘛,看你柜子里的零食都快没有了,再不送来,我们晚上吃什么?”王静调侃的笑着也回到桌子前坐了下来。
   不一会就传来了敲门声,杨青冲王静挤了一下眼睛去开门 。只见陈浩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外,手指被袋子勒得通红。杨青伸手接过袋子,心里虽然感觉幸福,嘴里也不禁埋怨起来:“谁让你买这么多东西来了?真当我是猪呀?看手指红成那样。”陈浩笑呵呵的说:“你不是爱吃嘛,我怕你晚上没东西吃,胃又饿得疼了。”他说完就走进屋里坐下,冲王静笑笑,“今天没上班吗?”
   “看你们恩爱的样子,我上午班,是不是嫌我在这里碍事了?不然我回避一下?”王静开着玩笑。
   “去你的,就好打趣陈浩,看以后你那位来,我怎么收拾他。”杨青白了王静一眼。
   “这就心疼上了,陈浩,看我们杨青对你多好,不许我说你一句呢。”王静斜着眼睛看着陈浩,很认真地说:“如果以后你敢欺负青儿,我第一个不放过你。”
   “我哪敢呀? 心疼还来不及呢!”陈浩说着看了看时间,“都快五点了,走吧,请你们去吃饭,青儿一会还要上班呢。晚班累人,一定要吃好点。”
   “天天就想着让我多吃点,就不怕把我吃胖呀?”杨青说着那件外套,叫王静一起去。
   王静拒绝了,说她有约。
   杨青就挎着陈浩的胳臂出了门,心里洋溢着满满的幸福。
   认识陈浩其实很简单,只是在超市买零食时巧遇到了。当时他看见杨青选了那么多零食,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他好奇的问:“你怎么买这么多零食?当饭吃吗?”杨青白了他一眼,没见过如此莽撞的人,她没理陈浩。没想到过两天又在超市遇到了,他朝杨青笑笑:“那么多零食都吃完了?这速度可都赶上日本鬼子扫荡了。” 杨青眼睛一瞪:“要你管呀?也没花你的钱。”说完就推着小车继续选自己需要的物品。陈浩继续跟着她:“认识一下呗,我就住在附近呢。”“你好无聊呢!”杨青因为长的漂亮,出门没少遇到这样的男子,可是像他这样死皮赖脸的还真不多。“我不是无聊,只是想多交个朋友。我经常参加朋友们举办的户外活动,他们都带着女朋友,每次都笑我单身。还规定这个周末如果再不带个女朋友去的话,就把我除名。你说我能不着急吗?这户外活动我一人又举办不起来,我又喜欢摄影,不跟着他们,我找谁去?”陈浩叹了口气,“没想到现在追个女孩子这么困难,我有那么糟糕吗?”
   杨青仔细的看了看说话的人,不由的“扑哧”一笑:“长的糟糕不是你的错,可是跑出来吓人就是你的错了。”
   陈浩有点受伤的低下了头,转身准备离开。
   “和你开玩笑呢,这个周末你们准备去哪里?我看这个地方能不能吸引我跟你去。”杨青不忍心看他落寞的样子,主动的说。
   “真的呀?我们打算去 ’老鹰湾’,去过吗?那地方以陡和险而闻名,当地老百姓说只有老鹰才能飞得过去,所以那地方被称‘老鹰湾’,怎么样?有兴趣吗?”陈浩一听来了兴致,就热情的对杨青介绍起来。
   “听着这地方不错,我也喜欢参加这些活动。好吧,我答应你了 ,这个周末和你一起去。我需要带些什么?”杨青的兴趣被勾起来了。
   “你什么都不需要带,最好穿运动服和蹬山鞋,戴帽子和手套就好了,别的东西都交给我吧。你把电话留给我,到时候我们一起在‘凤凰广场 ’集合。”陈浩说着拿出手机,和杨青互留了电话,就这样他们就认识了。
   想起那次去“老鹰湾 ”还真是惊险,杨青也由此更深的认识了陈浩,她从没想到一个男人能如此细心体贴。陈浩背了一个很大的包,里面的东西真的是应有尽有,一路上的吃喝真的没有要杨青操一点心。他们这个团队因为有了杨青的加入而显得犹为热闹,漂亮的杨青给陈浩挣足了面子,陈浩也没有再因为没女朋友而被众人排挤了。杨青从没想到他们的户外活动是如此的惊险,专门走没人走过的道。遇到太险的地方,居然还动用了绳子。有道悬崖,杨青上不去,就有人用绳子给拴在杨青腰上,然后上面有人拉,后面有人推,杨青的腿是直打颤,望都不敢朝下望。好不容易被拉了上去,杨青是瘫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陈浩把水递给她,还笑着问:“怎么样?刺激吧?以后还来不来了?”杨青看着他嘲弄的眼神,心一横:“来,干嘛不来?”陈浩听了她的话,笑的更响了。
   从那以后,他们的联系慢慢的多了起来,每个星期陈浩都会带杨青去各个地方玩,而这些地方是杨青从来都没去过的,这样的生活也是她从来都没过过的。他们去爬山,去看日出,去采海樱菜 ,还去小岛上帮渔民养紫菜,捉螃蟹。杨青的生活丰富了,身体也强壮了不少,走再远的路都不会气喘吁吁了。尤其是陈浩还帮她拍了那么多漂亮的照片,让她在朋友面前赚足了面子,让她的虚荣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自然那芳心也大动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杨青的零食就由陈浩给包了。每次不等杨青吃完,陈浩就巴巴的买了送来,让杨青的小姐妹们都饱了口福,吃完还不忘调侃陈浩几句。大概是陈浩的耐心和体贴,还有他的好脾气,让他不仅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好评,还没费一点劲就让杨青父母也同意了他们的关系。这让陈浩不禁喜出望外,他对杨青更好更照顾了。
   当双方父母都同意他们的交往以后,结婚就是迫在眉睫的事情了。 因为陈浩已经三十岁了,他的父母早就着急想抱孙子了。可是杨青还没有准备好,她还想好好的玩几年。对于婚姻,她有一种莫名的恐惧,她的姐姐们,从结婚以后就开始怀孕生孩子,再也没有了自己的生活。整天就围着老公孩子转,不再打扮自己,每天包里背着的不是奶瓶,就是尿布,这让杨青心烦。她也觉得自己和陈浩认识的时间还短,还需要多多的了解,她觉得陈浩并没有表面那么简单,应该是个城府比较深的男人,她想多点时间好好的认识一下,这个可能要和她共度一生的男人。就在杨青犹豫时,两家父母已经约好了见面,开始商议着他们的结婚大计。杨青无奈的听从着父母们的安排,在和陈浩认识不到一年的时间,两人就举行了婚礼,完成了两家父母的心愿。
   其实结婚不是一个故事的结束,而是故事才刚刚开始 。杨青虽然结了婚,但是那份孩子气还在,她没有认为自己应该是个大人了,她依然还和没结婚时一样,整天嘻嘻乐乐,蹦蹦跳跳的。杨青是个思想简单的女孩子,她的喜好都是放在了脸上,也从不把别人想的那么复杂。所以结婚以后,她这种性格,婆婆是看在眼里,不快在心里。
   (二)
   只要是休息的日子,杨青就喜欢赖床,她最讨厌睡觉时被打扰了,可是这一点在婆婆家就被受到了限制。婆婆早上早早的起来准备好了早餐,就来敲门,让他们起来吃饭。杨青把被子蒙在了头上,陈浩也不理妈妈。于是婆婆就接着再敲,一直到他们起来为止。杨青打着呵欠去卫生间刷牙洗脸,一脸的倦色,不禁对婆婆说:“妈,您这么早起来干嘛呀?”
   “你们起来把饭吃了,我好洗碗,然后再准备中午的饭,不然冷了还要热。我哪来那么多时间呀?”婆婆也有道理。
   “您有事就去忙,我们自己能做饭吃的。”杨青笑着说。
   “看来做饭还做出错来了。”婆婆嘀咕一句,不快的离开饭桌了。
   陈浩和杨青面面相觑,公公在一旁安慰着:“没事,她更年期到了。”
   杨青的性格单纯,什么事情过了就忘了,她并没有把这事情放在心上,每天照样是乐乐呵呵的。她下班回到家里,看着婆婆在厨房忙碌着,就卷卷衣袖也去帮忙。看着灶台上做好的菜,她伸手捏了一块放进嘴里,一边吃一边赞不绝口:“妈,你做的菜真好吃,比我妈妈做的强多了。”
   婆婆笑笑:“这么大人了,还和孩子一样。”
   杨青也嬉笑着帮婆婆拿碗摆放筷子,其实生活就是这样,都要不计较,可以少很多口舌纷争的。
   杨青晚上坐在被窝里,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吃着瓜子,陈浩坐在旁边玩着电脑。杨青一边吃一边叫:“陈浩,给我削个苹果呗。”“好。”陈浩答应着就去做。不一会杨青又叫:“陈浩,给我倒点水。”“你怎么这么多事情呀?”陈浩有点抱怨。“不就叫你倒点水吗?还不情不愿的。”杨青的脸上也有了不快的神色。“好,我去倒水。”陈浩说着又去倒水。不一会杨青吃完了瓜子去卫生间洗洗过来睡觉,看陈浩还在玩,她也没有打扰他,就盖上被子睡觉。陈浩玩了一会也掀开被子上了床,刚进被窝就跳了下去,原来床单上有东西戳到了他。他开灯一看,碎碎零零的好几个瓜子壳,他不快的对杨青说:“吃完东西不能整理一下床单呀?这样让人怎么睡觉?”
   杨青看见了瓜子壳,不在意的笑笑:“嚷什么呀?不就是几个瓜子壳嘛,捏掉就是了,这也值得喊。”说完就倒下继续睡觉,陈浩白了她一眼,捏掉瓜子壳才上被窝睡觉。
   杨青结婚以后也和姐姐们一样,一个星期回娘家一次,和父母姐姐们小聚一下。吃完饭就会坐一起说说话,聊着各自的生活。当问起杨青时,陈浩插嘴了,说杨青最懒,从来都不知道打扫卫生,每天垃圾乱丢。杨青愣了一下,她没想到陈浩会在这样的场合告她的状。杨青二姐就说了:“陈浩,我们家青儿就是这样,从小就被宠坏了,你多担待点。”“二姐,你不知道,杨青真是邋遢。每天就喜欢在床上吃零食,吃的满床的垃圾,觉都没法睡。”陈浩还在说。“可是,陈浩,青儿一直就是爱吃零食呀,你以前怎么从没有嫌弃过?你可是把她的柜子塞的满满的,还怕她不吃呢。”大姐也在一边说。
   杨青沉默了,她没想到陈浩会在娘家一点面子都不给自己留,有些话回家说就好了,况且这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至于当着这么多人面给提出来呀?她低下头没有说话。妈妈这时候也说她了,说她都结了婚的人,还不懂事,还和孩子一样。杨青没有吱声,让妈妈数落着。姐姐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和陈浩开起了辩论会,最后杨青站起来拿着包就走了,不管身后的叫喊声。走在街道上,她委屈的泪水才顺着脸庞缓缓的流了下来。这就是婚姻吗?为什么在结婚前这些事情就不算是事,结婚以后就拿出来大做文章呢?自己就是这性格,为什么结了婚就非要改变自己呢?她想不通,第一次对婚姻充满了失望,她在懊恼自己的选择,或许自己的选择从一开始就错了。
   陈浩追了上来,看着泪流满面的青儿,他不住的说对不起,他说只是说说而已,心想都是一家人,说说也没什么,他没想到杨青会生这么大的气。杨青无语的看着他,什么话都说不出。陈浩把她搂在怀里,请求她的原谅,说以后再也不会了。杨青吸了吸鼻子说:“我从小就没做过什么事情,都姐姐们和妈妈做,你也不是不知道,现在在我父母家这样说我,你让他们怎么想?他们会认为我在你家一无是处,你这样说,无疑是告诉他们,他们没有把我教育好,我不是个称职的媳妇,你这是在打他们的耳光,你知道吗?”“我错了,你别生气了,以后不会再这样了。”陈浩保证着。杨青说:“我们才结婚这么长时间,你就对我如此的不满,结婚前说的话都忘记了,婚姻真的太可怕了,这么快就能改变一个人,或许不是改变,你一直就是这样的,只是我不了解而已。”“不是的,真不是这样的,顺口胡说呢,走了,宝贝,我们回家吧,相信我,再没有以后了。”陈浩拥着杨青往家的方向走。杨青叹了口气,她擦了擦眼睛,把心里的不满压下,和他一起回家。
   到了家里,杨青没有说话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婆婆看着沉默的杨青,不禁对着陈浩说:“怎么越来越没有礼貌了?和我们连招呼都不打。”“妈,你就别挑剔了,她被我说生气了。”陈浩不耐烦的说。“她没有礼貌,现在变成是我挑剔了。儿子,这才结婚几天呀?就什么都向着媳妇了,我把你养大容易吗?”婆婆越想越不高兴。“好了,好了,我错了,你们都不容易,就我容易。”陈浩说着也不理妈妈,回房间去了。留下妈妈一人莫名其妙的发呆,她也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怎么矛头全指着自己了。生活往往就是这样,在不经意间就会闹出矛盾,就会造成误会。好在等过了一会,杨青自己也想通了,出来又和婆婆打招呼,和婆婆拉家常,才把一场不快化解,一家人又恢复了平静。
   杨青的工作经常会上夜班,早上是真想好好的睡个懒觉,睡到自然醒。可是等结婚以后,她就没有了睡懒觉的资格。她看见婆婆犀利的目光,她也不敢再睡懒觉了,每天强迫自己早早的从被窝里爬出来,和婆婆一起准备着早餐。她不知道婆婆这算什么,其实睡醒再吃早饭也没什么呀,为什么非要起那么早呢?自己如果吃完早饭再去睡觉,那么婆婆一定又会有意见,说自己懒,每天除了睡觉就是睡觉。她希望陈浩能说说他妈妈,可是陈浩说从小到大他家的生活就是如此的规矩,没人能打破。杨青叹了口气,有时候上夜班只好回到娘家,只为能睡个安稳的觉。妈妈看见她这样很是心疼,但是俗话说的好:“有惯闺女的,哪有惯媳妇的。”就是心疼也只能放心里。只有在女儿回家时,多照顾一点,还要不停的教导着女儿该怎么做媳妇。听的杨青是直皱眉头,她冲妈妈嚷:“我就是想安静点才回来的,你能不能不再唠叨了?”妈妈看她烦恼的样子,只好闭上嘴由她去了。

     烦归烦,家还是要回的。但是她经常跑回娘家,已经引起婆婆不满了,婆婆认为是杨青不想和他们住一起才回娘家的,于是和老头一商量,两人回老家去了,杨青再挽留他们也要走。看着他们走了,陈浩心里也是老大的不愿意,毕竟老人走了,家里的一切事务都指望他了,杨青可是什么都不会做的人呢。但是没有办法,日子还是要过下去。陈浩因为妈妈的教导,对于做饭也还能胜任。只是还要收拾家务,打扫卫生,这么多的琐事令他是烦不胜烦。尤其当他打扫好了卫生,杨青还是把脏东西乱扔,吃完零食的垃圾不知道收拾,他的火就往头上冲。
   这一天中午,陈浩在厨房做饭,杨青起床以后来到厨房看看,揭开锅盖:“做什么好吃的?好香呀!”“没做好,有什么好看的?”陈浩没好气的说了一句。杨青愣了一下,有点受伤的走出厨房。她去卫生间,看着镜子里那张瘦弱的脸,那双迷茫的眼睛,她轻叹了口气。拿着梳子无意识的梳了几下头发,心里一阵酸楚,眼泪不由的夺眶而出。外面穿来陈浩的叫声:“这饭不做,碗筷也不会收拾呀?真成了我们家娘娘了。”杨青放下梳子,那毛巾擦了擦眼睛,她不想把一家人老是闹的不愉快。她走出卫生间,去帮陈浩收拾碗筷,一起吃饭。
   “青儿,下午你不上班,我们出去走走?”陈浩提议着。
   “我和姐说好了,去逛街呢,要不你和我们一起去吧。”杨青为难的说。
   “和她们逛什么街呀?女人在一起就好生事。”陈浩嘟囔着。
   “她们生什么事情了?她们怎么得罪你了?”杨青丢下了筷子,所有的不满都涌上了心头。
   “本来就是嘛,每次我说什么,她们没有谁说你不好,都说怪我。人家遇到两夫妻吵嘴,都会劝和点,可是她们不但不劝,还老是火上浇油,我不喜欢她们,以后你也离她们远点。”陈浩的声音也大了起来。
   “她们什么时候说过你不好了?哪次不是劝我要让着你点?你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为了你,难道要我和她们断了不成?你做梦。”杨青说着站起来拿着包就走了,一顿饭就这么的不欢而散。
   杨青没有回娘家,也没有和姐姐们逛街,她来到好朋友王静那里。看着王静和两个同事还住在宿舍里,都开开心心的,她不禁后悔起来。想当初自己也是这样的快乐,这样的简单。怎么一个婚姻就让自己变成了这样呢?王静看着她,奇怪的问:“你怎么了?像个受气的小媳妇似的,陈浩对你不好吗?”“哪能呢?陈浩当初对她多好呀?”一个同事接口说到。“就是呢,羡慕死我们了。”另外一个同事也说。杨青只好笑笑:“没事,只是想起以前和你们在一起的日子了,还是以前好,什么都不想。”“你少来了,在我们面前故意晒幸福来啦?谁不说你杨青拣到了个宝?看陈浩对你多好,多疼你?你就知足吧!”王静也哈哈笑她。杨青叹了口气,看来他的好是众所周知了,没人会理解自己的。自己就诉苦,被别人看来只是一种矫情,只是做作。她告别了王静她们,在外面慢慢的走着。
   杨青知道,婚姻就像脚上的鞋,合不合脚只有自己知道,别人是体会不到的。她无法说清楚她和陈浩之间的问题,他们之间也确实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可是自己怎么就觉得委屈,觉得难过呢?她不知道别人的婚姻是什么样子的,难道也和他们一样,充满了争吵和不快吗?那这样的婚姻还要干什么呢?人生苦短,如果不能让这日子都过的幸福快乐,那还不如不过呢。这个想法一到杨青的头脑里,她就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战,不会的,自己才结婚几天呀?怎么就能有这样的念头呢?她甩甩头,把这些不快给甩到脑后,定了定心往家走去。
   (三)
   杨青回到家里,陈浩并不在家,她看着家,这是她和陈浩的家。她把包放下,卷起衣袖就开始打扫起来。她不想让自己就这样认输,她有信心让自己的家快乐起来。她把要洗的衣服都放进洗衣机里洗着,她把地板上擦得干干净净的,把花都重新浇了遍水。从未下过厨的她,甚至看着菜谱做起了晚饭,她忙碌着,嘴里哼着歌。她等待着,等待着陈浩回来,能看见不一样的自己。
   晚上快六点,陈浩才回来,他看着围着围裙的杨青不禁愣大了眼睛。杨青冲他笑笑:“你等等,饭马上就好了。”陈浩答应一声放下包,听到阳台上洗衣机的鸣叫声,就来到阳台准备晾衣服。当他打开洗衣机头就大了,因为杨青把所有的衣服都放在一起洗了,不管是内衣还是衬衫,还有毛衣外套的,他皱着眉头喊:“杨青,这就是你洗的衣服呀?不会洗谁让你洗了?”
   杨青擦着手上的水,跑了过来:“怎么了?”
   “看你做的好事,谁让你都放一起洗了?这袜子能和内衣放一起洗吗?你不知道我有脚气呀?”他说着又拉扯几件衣服,“还有这个毛衣,怎么能和外套衬衫混一起洗呢?把衬衫上粘满了毛,看到时候怎么弄。”他一甩手里的衣服,气冲冲的回客厅去了。杨青被他训的大气都没敢喘,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错的这样离谱的,她跟在后面慢慢的也来到客厅。正好看见陈浩盯着花盆看,就讨好似的说:“花我浇过水了。”
   “知道你浇过水了,你看这水都流到哪里了?”陈浩满脸怒气的看着她。
   杨青走到面前一看,水真的都溢出了花盆,流到地板上去了。
   “这地板是木头的,小姐,你不知道这样会把地板泡坏呀?”陈浩忍耐的说。
   杨青忙跑去拿毛巾来擦地板,可这时候厨房又有糊味传来过来,她扔下毛巾又往厨房跑去。锅里的菜已经糊的冒出了黑烟,她关了煤气,站在那里动也不想动了。陈浩的埋怨还在一句一句的往她耳朵里钻:“你说你能做什么?不会做就别逞能呀?你看把家弄的一团糟。”
   杨青极力的忍住眼眶的泪水,她走到卫生间洗了洗手,不再理会喋喋不休的陈浩,收拾了几件衣服回了娘家。她承认自己输了,自己没有那么能干,经营不好自己的家庭。她想着自己这几个月的婚姻生活,不知道自己是错在了哪里。她是不能干,她是爱吃零食,可是这难道就是自己婚姻失败的理由?为什么婚前他能忍受自己的这些小毛病呢?她想起开始认识他时,他是多么的阳光,体贴,他是多么的会照顾人。可是结婚才半年,就什么都变了。结婚之前,他能把自己的柜子都塞满了零食,结婚以后,吃零食居然成了最常见的吵架理由。她从不知道自己是这样的糟糕,是这样的一无是处。或许是自己太自信了,也或许是自己太相信他了,可是不管是什么原因,杨青都无法让这段婚姻再继续下去了。她没有办法再和这样的男人同床共枕,他是那样的轻视着自己。杨青想通了,她知道和陈浩走在一起本身就是个错误。
   当父母姐姐们听到杨青的决定时,个个都睁大了眼睛。他们都不同意她的决定,爸爸更是涨红了脸冲她嚷嚷:“你当婚姻是儿戏吗?陈浩是你选择的,现在结婚才半年,吵吵架就要离婚,没见过你这样草率的家伙,我们不同意你的决定。”
   “我错了,爸爸,就因为我没有当婚姻是儿戏,才选择离婚的。我从来没有这样认真过,从来没有这样理智过,你们就成全我了吧,我必须要离婚。”杨青很冷静的对爸爸说。
   “你再考虑一下,孩子,你再试试,婚姻真的不能这样草率的,要担起责任的。”妈妈也哀求着她。
   “妈,你就别逼我了,我想通了,我和他不合适。吵架的那些都是小事,我不是为这些小事情要离婚,而是我们的性格真的不合适。如果他真的爱我,那么我的缺点也是优点,相反的如果我爱他,那么他对我怎样我都不会在意的。我们不是吵架,我们是从来没有真正的爱过。”杨青说完这一切,就回房间了。
   她给陈浩发个信息,说要离婚。陈浩也和她的父母一样,大发雷霆,在电话里骂了她一通。等他骂完,杨青才说话:“好,你骂也骂了,哪天我们去把手续办了吧,别拖了。”
   “你真是个没有感情的冷血动物,我对你那么好,你居然都看不见,就吵吵架就要离婚,谁经得起你这样折腾?”陈浩还在骂着。
   “陈浩,我冷静的想过了,你的家庭不适合我,你的父母不喜欢我,你也受不了我,现在就别说谁对谁错的话了。我承认我不好,给你机会让你选择好的。你愿意也罢,不愿意也罢,反正我是这样决定了。我和你也没有什么财产纠纷,所以好说好散吧,我累了。”杨青说完挂断了电话,并且关了机。
   杨青过了几天安静的日子,没人再说她什么,也不用再伪装自己。她喜欢这样的生活,没有压抑,没有吵闹,随性而为。陈浩沉默了几天,也答应她的离婚要求,两人心平气和的办了离婚手续。从民政局出来,陈浩说一起吃顿饭吧!杨青笑笑说不用,各自安好吧!目送着陈浩转身离去的背影,一丝失落涌上她的心头,但是更多的是轻松。当发现这个选择是错误的时候,为什么不能痛快的结束这个错误呢?结束了再给彼此重新选择的机会,不是更好吗?杨青知道自己或许是个另类的人,但是却是对生活很认真的人。人生苦短,何苦把时间都浪费在无谓的纠缠上?她为自己的选择喝彩,或许只有自己才知道,对于这次的错误,自己也是付出了多么大的代价,好在自己醒悟的早,也解脱的早。
   看着头顶蔚蓝的天空,她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能这样自由的呼吸真好。?三毛说:“刻意去找的东西,往往是找不到的,天下万物的来和去,都有他的时间。”我们努力了,珍惜了,问心无愧。其他的,交给命运。在经历了太多事情以后,在身心疲惫的那一刻,静静的想一想,才明白:这世间本来就没有什么可以永远。 看惯红尘俗事,往往到最后才会醒悟,其实自己想要的是那么的简单:一份体贴,一点温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