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建设有规划,经济发展有规划,就连有经验的农民,每个季节种什么都有规划。可是我们许多父母,对孩子的成长,为子女的未来,却是缺乏规划的,或者也有一个大致的规划,但是常常比较盲目,更容易屈从和顺应天真幼稚孩子的任性和无理要求。

一般而言,父母都知道让孩子好好读书,也都明白读书的重要性,甚至也知道知识可以改变命运。但是当孩子因为读不懂,因为贪玩,因为少年逆反,因为任性,因为幼稚而并不明白读书的重要性,总而言之就是不想读书,不好好读书的时候,父母开始会劝阻,但当孩子继续坚持的时候,父母就会妥协。于是一些孩子就这样早早离开学校,或者打工,或者流浪于社会,就算是这些人不会变坏,但也决定了他们一辈子只能处在社会的底层。而且一代接着一代,而这样的事情,总是在社会底层重复上演。

任何社会,都有阶层,任何人,都不会甘心于处在底层,所以,才会不断努力,不断奋斗。实事求是的讲,农民,打工者,大都生活得比较辛苦,也比较艰难,没有一个农民工,没有一个农民不希望改变自己的命运。但他们所处的阶层,以及他们的眼光,格局,决定了他们接触的也只能是那些人。能够给予他们高层次指导和规划的人,也很少。这样说,并非歧视农民和打工者,我们有很多人就是来自农民,但当我们跳出农民阶层来看整个社会的时候,就会发现,这个阶层要改变命运,从孩子的时候,父母就要有一个明晰的规划,有一个坚定的目标!为了这个目标,父母还必须要有坚定的毅力,无论无理的孩子怎么闹,在涉及孩子前途命运的问题上,父母坚决不能妥协。父母一个妥协的决定,注定了孩子的一生只能处在一个较低的社会层次,只有很少数的人,在以后的日子里,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改变。

曾经有一句流传很广的话,就反映了阶层的差距:我努力拼搏了二十年,就为了和你坐在一起喝杯咖啡!缩短这种差距的路,可能很长,但父母对孩子未来的规划与设计,却可能真的缩短这种差距。

所以,孩子的人生规划,父母才是关键,你坚持了,孩子可能就会有一个好的未来,你妥协了,孩子只能和你一样。

农民养殖种粮,当然也能卖钱,给人打工,当保姆,也能挣钱。现在的社会,只要不是太懒,当然都可以生存下去,只要欲望不是太高,也都可以活得自我感觉很不错,关键就看你如何给自己和孩子定位。你如果真的满足于一辈子给人打工,满足于一辈子辛苦的活着,别人当然无话可说,但真正甘心于此的人估计没有几个,假如不是说假话的话。都是挣钱,但相比而言,你在别人家给人打工,和别人来你家给你打工;你汗流一年挣几万块钱,和人家喝着咖啡,打着高尔夫,就轻松搞定成百上千万,意义当然不同。问题是,你愿意做什么样的人?你愿意处在哪个层面?人性决定了人人都想处在较高的层面,但这层面的高低不是取决于现在,而是取决于你的少年时期父母是否有明确的规划,以及为了这个目标的坚持。

太多的人,选择了顺应和妥协,孩子不学习,就算了;孩子想早早的打工,就顺其自然;孩子逃学,对抗,他就由着孩子;等到孩子自己明白的时候,孩子的命运已经固化在了社会的一个较低阶层,除非出现奇迹。而孩子的孩子,也会继续这样的演绎。一代接着一代,一辈接着一辈。

而那些处在社会较高阶层的人,则一般对孩子都有明确的规划,有明晰的目标,和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坚韧不拔的毅力。过去的皇太子,从诞生的那一刻起,父母就知道他的未来是要当皇帝的,于是为了这个远大的目标,他从小就要开始学习很多的东西。小孩子当然贪玩,当然要舒服,但是,在学习这个问题上,父母绝不会退让,皇帝的老师也绝不会妥协。所以就算是皇太子最终未必一定当皇上,他的识见,他的格局,他的能力,也比很多人要在上,这就是人生规划。说这个的意思并非都要人去当什么皇上,而是说,孩子的未来处在什么样的社会阶层,主要在于父母。孩子不懂事,不了解社会,没有人生阅历,父母是知道这个的。

社会有阶层,但又有公平竞争的平台,对于普通大众而言,考学可能才是改变孩子或者家族命运的唯一渠道,考上清华北大的,不会和考上三流四流学校的人联系,即便联系也是暂时的;考上学的,也不会和没有考上学的再联系,即便联系,也是暂时的。所以,能不能考上学,以及考上什么样的学,某种程度上已经决定了你的社会层级,尽管考上学的,在目前的情况下,可能未必能够很好就业,可是一旦有机会,他们就会迅速成长起来,他们也有能力抓住属于他们的机会。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当年那些被批斗,被打到的人家的子女,改革开放之后,考上学最多的是他们,走上社会之后,最容易成功的,还是他们。

现在学校也讲人生规划,那是针对孩子的兴趣爱好,主要是职业规划,而孩子未来的规划,要成为什么样的人,成为哪个阶层的人,则主要取决于父母是不是有这样的想法,以及为了这种想法的坚持。至于这个过程当中的困难,则是另外一个方面的问题,即如城市规划,落实规划可能有想象不到的问题和困难,但有没有这个规划,有没有这样的想法,以及为了这种想法的坚守,却直接决定着一个城市的未来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