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逢佳节倍思亲。元旦和春节快到了,看到很多人忙着给母亲买礼物,时常听同事谈论准备怎样和父母一起过节,我的心总是在阵阵颤抖。我多想和母亲一起过节啊!可是这个愿望却永远无法实现了。我只能多照顾一下风烛残年的老父亲,以慰思母之念。
   永远难忘32年前那个令人伤心欲绝的春天,在省城求学的我突然接到了母亲去世的电报!这简直是晴天霹雳,我震惊,怀疑,百思不解。身板尚且硬朗那么吃苦耐劳慈祥善良的母亲怎么会这么走了?我竟然连和母亲见上一面说最后一句话都不可能!我恨不能一下子飞到家里,再见一见母亲的遗容!
   可是母亲走了,永远地走了,只有她那依旧和蔼慈祥的遗容和瘦小冰冷的身体!我无论怎么呼叫母亲,她也不能答应我了!看着亲人们满是泪水哀伤的脸,看着老父亲憔悴疲惫的神情和消瘦欲垮的身体,我欲哭无泪。我有一肚子的话要说,有无数个为什么要问,可我只是呜咽哀伤不止,什么也没说。我还能说什么呢?难道要埋怨哥嫂与母亲不和么?难道要怨弟弟妹妹没照顾好母亲么?一切都不能怨,只怨我为什么不在家里好好帮母亲一把,为什么我要跑到那么远的地方求学,致使连母亲最后一面都没见到!前几次回来,母亲都忙着给我做好吃的,母亲做的荷包蛋别提多好吃了,可如今我是再也吃不到了!临回校前给母亲上坟,我放声大哭一场,哭得昏天黑地,痛彻心肺!
   永远难忘母亲终日操劳的身影。从我记事起,就见母亲整天忙里忙外,无论是烈日炎炎的夏天还是风刀霜剑的寒冬,没见她闲着过。有几年母亲的胃病很厉害,经常发作,疼得抱着胸口哼哼,还是照常劳作。有时实在受不住了,就吞几口小苏打。疼得不能吃饭的时候,母亲就去干活,她说干起活来就忘了疼了,直到不疼了再吃点饭。那时候家里人口多,没有来钱的路,大病小灾的哪舍得去拿药啊,都是这么硬熬过来的,母亲拉扯的孩子多,受的那些罪真是数也数不清。
   母亲操持家务是把好手,邻居们没有不夸她的。纳鞋底,纺棉花,织布,织席子,缝补衣服,喂鸡喂猪,采桑养蚕……什么活都会干,家里虽然穷,但是都安排得井井有条。地里的活也能干,锄地,间苗,追肥,培垄,割麦子,掰玉米,拾棉花……遇到什么活就干什么活。整天在地里干活,晒得脸黑乎乎的,可母亲却经常发出舒心爽朗的笑。贫寒的家全亏有了能干的母亲操持着,我们才像小鸟一样快乐地成长起来。
   永远难忘母亲支持我求学的义无反顾。1978年高考失利的我心灰意冷,收拾了书包要回家种地。母亲却不顾家里的困难,毅然让我再去复读。母亲说的斩钉截铁的一句话我终生难忘:“只要你好好学习,砸锅卖铁我也情愿!”那种坚决,那种刚毅,那种志气,那种不顾一切的神情,不像是一位普通的农妇,倒像是指挥千军万马胸有成竹的将军,就好像她知道她的儿子一定会有所作为似的。可这给家里带来的困难可想而知。别的不说,光是我每天的吃饭就成了难题。母亲经常天不亮就起来推磨,烙煎饼,然后步行五六里路给我送到学校。家里人也为此经常闹矛盾,因为他们推一早晨的磨,最后烙的煎饼大多让母亲送给我了,他们吃不到几张。弟弟妹妹常常是一边推磨一边打盹,有时困极了就摔倒在磨道里。他们说,那些年推磨可推伤了,那哪里是推磨,简直就像是在磨身体一样难受啊!
   永远难忘我考上大学时母亲脸上的笑容。街坊邻居见面就对母亲说,你家孩子真争气啊,考上了这么好的大学,给你增了光,你这回净等着享福了。每当这时,母亲就笑得合不拢嘴,脸上满是自豪。可我知道,母亲为了我上学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起了多少五更没睡过几个囫囵觉啊!我那时就发誓,将来一定让母亲好好享福,再也不让母亲受苦受罪了,一定要让母亲成为最幸福的母亲!
   可是现在这一切竟都成了泡影!我再也没有机会孝敬母亲,让她享福了,没等我毕业她就永远地走了!三十多年来,每当看见老父亲孤独苍老的身影,我就想,要是母亲还在,父亲的身体应该还很硬朗,他会生活的更好,会少受很多罪!每当看到别人和父母在一起,其乐融融共享天伦之乐,我就悲从中来,黯然神伤:要是有母亲在该多好啊!每当爱人羡慕别人有婆婆疼爱时,我就难以抑制对母亲的思念!每当节假日家人相聚的时候,我就在心里默默地想:要是母亲还在,我们该是多么幸福多么快乐的一家啊!要是母亲还在,现在也可以享享清福了,我可以把父母接来,让他们颐养天年,过几年舒心的日子,让我尽尽为子的孝道。可是这一天却永远没有了,我只能经常回去看看风烛残年的老父亲,好好照顾他,以此来稍解对母亲的思念。老父亲怕耽误我的工作,怎么也不来我家住,他还是时刻为我们考虑的多,从来没想过自己啊!我想如果母亲在,也会这样的吧?有人说,子女爱父母的心,永远也比不上父母爱子女的心,这话说的一点也不假!我们虽然早已有了孩子,理解了做父母的对孩子的疼爱之心,理解了做父母的不容易,可是不也是常常只顾了孩子而顾不及回去看望老父亲么?
   节日的时候,别人可以给母亲买新衣服,买鲜艳的花朵,或者做一桌丰盛的饭菜,表达对母亲的感激,我却永远无法给母亲过节了。我现在才理解了“子欲养而亲不在”所包含的深切歉疚之情。我只能在母亲的遗像前默默地上一炷香,倒上一杯酒,磕上几个头,献上我对母亲的浓浓的思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