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天比一天冷了,再骑着“冻人”的电动自行车下村真的不容易了。可就在这个时候,我们丁集公卫第五团队的赵敏同志骑着电动三轮车来载着我们下村了。这真是太好了啊!下村时我们无需顶冷冒寒迎着砭骨的寒风前进了。昨天咱就亲身体验了一次。感觉那是特温暖、特棒!试问:难道还有什么比冬日里的温暖更无价?

昨天下午赵敏骑着电动三轮车带着我们一行三人出发,车子开得四平八稳,坐在里面风不打头雨也不打脸。一个字叫爽!我们先去街上卢学峰鞋帽店。

卢学峰是丁集村二组的村民,今年五十来岁。虽说他家在街上东菜场门旁开了一片鞋帽店,俩口子一天到晚忙里忙外、跑前跑后,可依旧都是高血压患者。我们到了那里时,卢的对象张学芹在家。她见我们来了热情地和我们打招呼 ,热情地让我们进店,热情地要为我们倒水。这是要把我们当顾客、当上帝待哟!我们赶紧制止了她。    

原来老卢人去淮阴进货了,下午四点多钟才能回来。既然如此,我们就先为她量了血压。她的血压值不高,她很开心。她讲,我们量血压真的很及时、很准。

她还讲,先前她都是跑到医院或是街上药店去量的。许多时候她急勿勿跑去,再风火火赶回。于是她的血压值往往就偏高。

她又讲,现在我们下午这个时候来得正好,店里不忙她人歇下来了,量的结果就比较准了。

她最后讲,先前量的值偏高自己也知道,可是不服药又不放心,现在好了当怎么服药就怎么服了。

听了她的话,我们很高兴。是啊!寒天腊月的上门来免费服务,还不是为了能管理好这些慢性病患者。能取得一点点的成效,得到乡亲们一点点的肯定,也不枉我们巴巴地跑来啊!你看我们出人出力,可人家赵敏同志连自家的电动三轮车都出动了。这是什么精神?这就是公而忘私、乐于奉献的精神啊!都像这样子还干不好这工作,我就不信了。

我们量完血压,帮她穿好衣服就要离去。她还要留我们拉呱一会儿。我们哪里有空?还有别的人家要我们去服务呢!见我们要走,她送我们出来说,她家老卢还要麻烦我们再来一次。我们自然答应了。当我们坐上电动三轮车,她见了说:“骑这车子暖和啊!你们也给我们送来了温暖啊!”

下一家我们去王风华家。他六十岁,是高血压患者,家在丁集十字街北面水泥路西边的渠子上,门朝东的三间瓦房。老远就能看见墙上斗大的“理发”两字。感情他家还开理发店啊!我记得先前他在我们医院做保洁,属于人特勤快、做事特利落的那种。我们到那儿时他老伴正在菜田里忙乎。她告诉我们,老王在南边劳动叉路口的老年人娱乐人中心门旁理发。于是我们骑车去那儿。

七、八分钟之后,我们赶到了劳动娱乐场。老郑说,哪里有老王的影子啊?我眼尖一眼就看见了娱乐场门旁有家小小理发店,老王戴着付眼镜正坐在里面呢!我赶紧让赵敏停车,老王见有车子停下也从店里走了出来。啊!熟人相见,分外亲热。只听见他提高嗓音满腔喜悦地说:“哟!哪阵香风把你们这些大医师吹来啦?”

“我们是来为您量血压的。”我答。

“那快请屋里坐。大冷的天还跑到这里来!打个电话我去医院找你们就得了。你们不冷吧?”

“不冷,不冷,我们坐得是电动三轮车。”

“哦!坐电动三轮车暖和,你们暖暖和和地下村来管理我们这些慢性病患者,给我们老百姓也带来了暖和。咱感到心里暖和。这车好啊!简直就是一座流动的温暖港湾啊!”

“哟!老王你还蛮文的。”

说着我们就拿出血压计开始为他量血压。这时从外面一下子又涌进几个老年人,他们都是娱乐场里的“玩角”;他们纷纷要求我们替他们量血压。尽管他们不是丁集村的,不属我们管理范围内的,但是我们都一一替他们量了血压,且根据血压高低情况对他们的日常护理作了解答。因而受到了他们众口一词地夸奖。

从那里出来去下一家的路上我就想啊,老王夸我们乘三轮车是流动的温暖港湾,是对我们的夸奖,也是对我们勉励和鞭策。我们一定要把公卫下村服务的工作做好,给群众带来实实在在的实惠,让我们丁集辖区内的老百姓感到温暖和温馨。最后就让这电动三轮车跑得更欢更美吧!让其真正成为一座流动的温暖港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