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里太行层峦叠嶂,林壑幽美,景色宜人,一直是我心驰神往的地方。静静里,一代枭雄曹孟德“羊肠坂诘屈,车轮为之摧”的感叹、边塞歌者王昌龄“长云数千里,倏忽还肤寸”的咏唱、三十万抗日战士出太行惊天地泣鬼神的千古壮举……一幕幕气势磅礴的华丽乐章在我眼前奏响,从我眼前滑过。隐约中,总有一种前世的约定亦或逐梦的情愫撩拨我多情的心弦,那些难以名状的的牵挂顿生出莫名的冲动——我要去太行。

        阳春三月,乍暖还寒。我从港城烟台出发一路西进,踏上了美丽的圆梦之旅。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长途跋涉颠簸,掌灯时分,我来到了此行的目的地——山西平顺通天峡。

        翌日清晨,一阵阵清脆婉转的鸟鸣声把我从酣梦中唤醒。我知道那是远山的呼唤,那是绿水的邀约。我连忙披衣下床,顾不上洗漱,冲出屋门,一个人走进通天峡。

       迎着习习的凉风,沿着平整的山路,伴着哗哗的流水声,通天峡的第一道景观通天湖呈现在我的眼前。这是个美丽的高山平湖,汇集了奔流而下的峡谷泉水。湖水像一面平整的镜子,是巍峨太行的眼,青黛碧绿,阳光下,清风里,泛着涟漪,透着灵性。环绕平湖四周的群山剑一般直插云霄,悬崖峭壁,刀切一般齐整,给人一种泰山压顶的窒息和胆寒。近处,岸边古朴的石舫上赫然耸立着一座木质凉亭,凉亭虽然不是雕梁画栋,倒也古色古香,做工精美。湖边的栏杆上方高高悬挂着一排灯笼,一抹红色随风摇曳,鲜艳中透着喜性。眺望远处,两座拱形木桥仿佛两道彩虹飞架南北。两桥之间的堤坝边一排垂柳像英武的战士迎风而立,间或还有一两棵不守规矩的柳树长在湖中。我想,大概他们更想近距离享受湖水的滋润,聆听湖水的呢喃细语吧。通天湖西边树木掩映中是一座袖珍小岛。岛儿不大,却树木葱郁,芳草萋萋,鸟语花香,生机盎然。这里是蜚声太行的猕猴山寨。寨子里栖息的主人是太行山特有的猕猴。这些天地间灵动的精灵,沐日月,吃野果,饮泉水,恣情享受着大自然赐予的恩惠。我放慢脚步,试图轻轻靠近他们,了解它们的生活。树林里,悬崖边,猕猴们三五成群,或攀援跳跃,或嬉笑打闹,或静立挠首,或品尝野果。我真的不忍惊扰这份恬静,屏息悄然隐去。

       痴 沿着盘山公路,我在云雾氤氲中徐步前行。听涛声,闻花香,沿溪行,转山角。一路上,群峰林立,明暗交错。明处光彩夺目,靓丽照人。暗处浓墨重彩,冷冽斑斓。明暗交替中变幻出一幅幅动人的画卷。我屏息凝神,迷于逍遥谷的宁静致远,徜徉于神龟石的惟妙惟肖,流连于千尺涧的空旷瑰丽。我探寻着深谷通幽处的木屋,摩挲着页岩石的层层叠叠,膜拜着荡涤尘埃的感悟。一步一景,一石一几,一草一木,万千变化,美不胜收。周围一切的一切完美中透露着神奇,和谐中流淌着婉约。浸润在美轮美奂的温情里,我不止一次停下脚步,心底顿生出万般爱恋和遐想。是啊,此时此景,有谁不能放下尘缘,心存高远?有谁还会在乎那些虚无飘渺的功名利禄?在这里,享受那份温暖,享受那丝清风,享受那缕阳光。我感恩于大自然的钟灵毓秀、鬼斧神工,我紧紧抓住秦时的风,揽过汉时的月,细细吮吸,汲取营养。我感慨天地轮回、花开花落间的和谐与安详。依稀中,我看见仙风道骨的明慧大师踏歌而行。我看见摧古拉朽的陈卿大军战旗猎猎。不信,你瞧,那一座座高耸入云的锦屏,那固若金汤的虹梯关就是永远鲜活的巍巍丰碑。

        或许是一直追逐心灵的悠闲,或许是舍不得丢弃微细的美丽,每一次外出旅游采风,我都固守着与山水共舞的行走和对话的习惯。我觉得有两种方式可以使世界变大,登高望远和闭眼沉思。正基于这种情结敦促我暂且放弃乘坐缆车直达云天的机会,依然安步当车,选择继续攀援蛇行。穿过狭长的过山隧道,在豁然开朗处,我被一阵阵巨大的轰鸣声吸引。循着巨响的出处,在旁逸的洞口边领略了惊心动魄的一幕:那是一帘气势磅礴的飞瀑,笔直的悬挂在崇山峻岭间,高约百米的落差让如注的叠瀑似千军万马,浩浩荡荡,飞溅起千万朵洁白的浪花。碧绿的潭水伸出坚强的臂膀,热情地迎接着纵身跃下的浪花,紧紧地拥抱,深深地热吻。这一刻他们等待的太久太久。美好的重逢总会变幻出万般风情。久别的瀑水顾不得过多缠绵,一路高歌携手而去。“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风姿与曼妙,给通天峡平添多了几份妩媚,更生几分敬畏。

        行到此处,旱路无法前行,只能乘船而上。因为水中残冰未消,凭船临风的飘逸我是无法感受了。无奈之下,我只能选择原路悻悻返回。忽然,一声“哎——我来了——”声音回荡在山谷间。不用说,那是喊山的声音。声音由远及近,此起彼伏。一会儿,一拨爬山的游人和我擦肩而过。人群中,既有年逾花甲的老者,又有牵手相伴的恋人,更有天真烂漫的孩子。摩肩接踵,好不热闹。这份热闹渐化作一阵阵热浪弥漫开去,唤醒了沉睡的高山,唤醒了休眠的苗木,唤醒了冰封的河水,他们伸着懒腰,打着哈欠,探着脑袋,聆听着春天的音讯。想到这里,我惆怅的心境豁然开朗了。

        折回逍遥谷,我下到谷底,另辟蹊径,穿行嬉水龙潭,趟过戏水广场,又一次来到三叠瀑边驻足。这里是通天峡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夏季冰挂,冰挂位于南山壁崖上,天然形成,长约66米,宽约10米。每年的冬天到来年5月都能看到冰肌玉洁、晶莹剔透的冰挂。阳光下,冰挂反射着七彩的光亮,鲜艳夺目。一位游人告诉我,每年他都来看冰挂。欣赏冰挂奇观最好的时节是5月。那时,洁白的冰挂和飞溅的瀑布一脉襟乘,动静结合,相映成趣,煞是好看。

        回到驻地,我心绪难平。朋友说,通天峡是一幅巧夺天工的水墨丹青。横看成岭侧成峰,零距离领略她的绰约风姿,行走固然不错,但索道登顶仙人峰,更有不一样的感受和惊喜。我不坚守固执,不愿留下遗憾。于是乘上缆车,插上翅膀,飞纵千里山,来到太行第一峰——通天峡仙人峰。这里的确无限风光,紫气东来,云蒸霞蔚,万种风情。在天露台,八百里太行一览无余,片片白云在我的脚下缓缓流过,让我体会“一览众山小”的人生豪迈,体会“高天流云”的意蕴;在凌空客栈,朝阳相伴,星河灿烂,“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的意境扬手即是;在天街牌坊,总会找到次第点亮的一盏盏街灯……不用再描述了,真的不用浪费那么多的笔墨纸张了,因为丹青笔墨画不出通天峡风骨神韵,歌词诗赋道不尽通天峡大美奇观。

        当我再一次漫步通天湖时,已是夕阳西下,人影散乱。一群鹤发童颜的老者围坐湖边,谈古论今。我和他们攀谈起来,请他们说说眼里的通天峡。老人们七嘴八舌打开了话匣子。“我们是通天峡脚下梯后村的村民。我们最有发言权。通天峡没开发利用之前,是养在深闺人未识。只有短短的三两年,古老的通天峡换了人间。山高了,水绿了,天晴了,路通了。通天峡真正通天下了。越来越多的四海宾朋知道她的名字,追寻她的芳踪。正因为得益于通天峡的大开发大发展,带来了经济繁荣,周围的百姓都得到了实惠。我们办起了农家乐,开起了超市,当上了工人,在家门口赚得大把票子。景区建成后,管理者反哺社会,专门拿出资金给我们的山里娃免费供应鸡蛋牛奶早餐。我们打心眼里感谢通天峡景区,感谢景区的开发建设者塔山集团。”听着大伙儿肺腑之言,看着一张张幸福的笑脸,我也和他们一样沉醉了。是啊,聚山海精华,铸百年塔山。没有审时度势的塔山集团就没有通天峡明媚春天,没有不畏艰辛的创业者就不会有通天峡勃勃生机。他们传承、延续的仰之弥高的太行精神,他们开拓、弘扬的是新时代主旋律。

         当我回首作别通天峡的时候,一幅幅美丽的画卷一直萦绕眼前。在这里,我要邀请你,我亲爱的朋友,倘若有机会请你一定到通天峡来走一走,相信你一定不虚此行。不过有一点我要事先提醒你,来时千万不要忘记带上相机,把通天峡缤纷的美景定格在你明媚的心境里。因为穹顶之下,风景这边独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