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时踩断天涯

 

                    文/根源

 

        每天都这样踮脚远眺

        每天都在追逐地平线外的美景

        这一生

        究竟心在何处

        只有行走在沙漠里的驼铃才知道

 

        脚步轻松的时候

        自然会吹起愉快的口哨

        生活沉重逼出来的五线谱斑斑驳驳

        常常写满忧郁的眼底

 

        念亲人在家里的点点滴滴

        恨不得此刻踩断天涯


 

         【今音点评】


                根源诗歌处理手法相悖中的虚实在于对比                     


        《何时踩断天涯》这首诗歌题目“打人。”以气魄来托诗歌的氛围,于是特色就和其它诗歌不一样,这个不一样首先是审视诗歌题目所具有的新的表述,“踩断天涯。”所谓陌生与陡峭就是指个,平时很少有人提起过的。然而用诗歌把它表现出来,分三段的重心就落在了诗歌题目的“踩”字上,比如第一段第一行的“踮脚,”这是在起步到行走范围内的频率是“追逐。”第二段第一行的“脚步轻松,”它和同一段的第三、第四行是一个对比。

        该第二段的对比不能小看,是因为在和第三段第二行的“踩,”作的是又一层铺垫。于是第一段和第二段都是铺垫。关键是第三段第一行是全篇的重点,就一个字,“念。”不能小看这个字的分量和作用。

        所谓的小看就是漫不经心。比如“念”有频率,有时间长与短,更有它的力度与倾向所指等。接着,就可以断言,这个“念”字是这首诗歌的核心所在。也就是说,没有“念,”也就没有“恨不得”和“此刻踩断”的心思。因此,诗歌的内涵就体现出来了,那就是在现实生活中要重视“念”头的滋生。所谓的一“念”之差,和一步之遥,都有相近的意思,那就是这首诗歌的另外一层意思也表现出来了,比如对一的认识、理解与执行。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