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晴我定


文/倩男(香港)


多日以來

天雨滂沱

今天太陽終於冒出頭來

心情也豁然開朗


當天空烏雲布滿時

悲觀人看到的是…

天將塌下來

樂觀的人看到的是…

雨後必會見青天


無論處在什麼運勢

衹要保持樂觀的心態

總能找到奇芭異卉


生活…

總要面對現實

以微笑超越障礙

放眼未來

用心靈之剪刀

裁出人生路上的鮮花綠葉


當面對困惑的時候

在那靈魂深處

總有燃起的

明燈

【今音评论】

《陰晴我定》是一首自勉诗,尤其是在当下,更能够显出其定力。定自己前行目标;定创作手法的自信;定与心境转化的有利一面。这三者对创作者来说,在成功的路上能够对自己起着决定性作用。比如决定的充分和自信程度的有效配合,是专指自己的所想而言。于是,这时候的诗歌能够在体现个性长项方面胜出。

胜出就是自行度要比其他作者强,心胸宽广度也要比其他作者大。这就是强大,也是这首是诗所要表达的重点。比如重在对“陰晴”的理解和执行;重在身心健康与“陰晴”之间的关系与标准,由诗歌主角调整。调整到心会“豁然開朗;”调整到视觉”會見青天;“调整到方法,”總能找到奇芭異卉。“这三段的尾行处理,是这首诗歌的第一个层次。

第二个层次是第四段和第五段。一个文学新人,能够在短时间内掌握像这样理性的和有为的措施和方法,对诗歌创作而言,其进步非常之快。像这样的特征,符合事物发展规律,比如,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诗歌的层次在创作中不一定意识到,但是从评论的角度就可以作为专注的一面来予以认识,然后再用评论方式传递给作者。诗歌创作和评论的有效互动,它是建立在互相平等的意识上产生的。只要愿意平等,你就会发现新人诗歌创作中所蕴藏的许多亮点。

就这首诗歌而言,比如已经表现出了三音节和双音节的混合处理;已经看到了诗歌的抒情方式,在段落中得到了体现,比如沉着和渴望的语速处理(详见第三段。)还比如沉着与励志的第四段的六行。第四段从技巧上已经相对展现了全面,如句式处理灵活的第一行,以短行及省略号来体现。

又如第六行,则体现了用长句形式,使得在该段落中的底部予以夯实。像这样的结构方式,它所涉及到的首先是一种以自然的方式来进行展现的。而且在展现的时候,就段落的程度而言,第四段的分量已经超过了第三那段,原因就在于措辞上的选择,则用了“剪刀。”

像这样具有杀伤性的意象,因为和诗歌题目的励志属性结合起来,而且在比例上能够做到含蓄和委婉,于是对诗歌的整体结构,就起到了一种化合作用。比如化合矛盾的处理方式,则是以”微笑“来作为前提;而且是在处于练就豁达的该段第四行”放眼未来“情况下,由此在从”心靈“的角度来予以认知,降低了风险而增加了理智。

这是在励志过程中所作出的选择。在这个时候,诗歌的第四段,就在全篇中起到了统筹作用。像这样的统筹,在其他作者的诗歌创作中,也不足为奇,只不过,就是没有把它点出来和评出来。于是,这又涉及到了另一个问题,那就是诗歌的高深,并不是从意象的陡峭中来。当把握不住其所谓陡峭的时候,这首诗歌已经脱离了作者的创作轨道而已经漂移。

于是,用诗歌的平实意像来反映陡峭和高深,是把局部放到全篇中去衡量和划分的。但是,像这样的衡量和划分,也往往带着个指的偏见与经验来体现。又于是,很容易会发生欣赏的见解分歧。面临分歧,就需要这首诗歌当中来寻灵感,比如两个“靈”之间的关系与区别,这时候的诗歌就从跨段的角度来认识“灵”。

这时候的诗歌有所转移,由原来的励志转移到了一个更深的层面。于是,诗歌也具有多主题的现象出现了。这个和小说创作一样,也有多主题和多人物。在这个诗歌的节点上,也领悟到了文学作品类别之间所存在的相通之处是旁类触通。然而,现在再用比较法来看“心靈”和“靈魂,”究竟哪个最重要。其实也是相通的关系。

这时候,已经发现这首表面上没有陡峭之语的诗歌,同样在内涵上起到深刻作用。深刻的所指,其实是和现实生活一直是紧密相关的东西,那就是对当下世象的思考,然后再用恰当的文学形式表现出来,我们称它是再创造。又于是,创造和创新联系起来。如此评下去,可见这首貌似平实的诗歌就显得不同寻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