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阿龙,晚上回来吗?我等你吃饭。”阿雯看看外面的天快黑了就打了个电话给阿龙。
   “阿雯,我晚上可能要回家去一趟,女儿下午打电话给我说有事情找我。”阿龙在电话那头歉意的说着。
   “哦,那你去吧,我没事。”阿雯黯然的挂了电话。
   她望着空空荡荡的屋子,神情落寞的叹了口气,拿了个靠背,把自己深深的埋在了沙发里。
   当好友霞菲神秘的跑来告诉阿雯,她爱上了一个男人,一个有妇之夫时,阿雯曾经严重的警告过她,给她讲了无数条不该爱的理由。可是霞菲听了之后只是无奈的说一句:“没有办法,这些道理我懂,但是我就是爱了,爱的义无返顾,爱的没有了自我。”自己也曾经望着苦恼的霞菲,心里也曾替她悲哀过,甚至在心里暗暗的发誓:“我决不会把自己陷入如此尴尬地步,我要不就不爱,要爱就要找一个也全心全意爱我的男人。”可是此刻的阿雯才知道,当爱情来临的时候,不是自己能左右得了的。所以她不管不顾的爱上了阿龙,所以她不在乎阿龙的家外有家,所以她不在乎阿龙在所有的节假日都陪另外一个女人度过,恨只恨如今的节假日竟然是如此的多,多的让她讨厌,多的让她嫉妒。但是没有办法,他想回家的时候只能回去,因为他还有孩子,还有父母老婆,还有那么多丢不下的牵挂。所以在这个万籁俱寂的晚上,阿雯只能一人独坐。
   认识阿龙真的很有戏剧性,不然也不会让阿雯那么相信自己和他之间是真的有缘。阿雯清楚的记得那是一个春天的下午,她闲来没事就跑去逛街。因为没有目的,所以她就到处溜达,对经过的每一个橱窗都认真的看,每一个店面都不放过,就这么乱走一通。
   后来经过一家刚开的婚纱影楼,阿雯被橱窗里挂的那些婚纱给吸引住了。她专注而又贪婪的欣赏着,把脖子伸的长长的,眼睛都放出了光来,就差没有砸碎玻璃钻进去穿一套在身上了。说来好笑,阿雯一直对这些漂亮的婚纱情有独衷,感觉只有穿上了婚纱的女人才是真正的女人,才是最美的新娘。欣赏了好半天,她才依依不舍的缩回酸痛的脖子,把滑下来的包重新朝肩上一甩,准备转移目标,欣赏另外一家商铺。
   伴随她甩包的动作,阿雯只听的“通”的一声,中间还夹杂着一声“哎哟”。她诧异的回头看去,不由的伸了伸舌头。只见她后面站着一个男人,正被自己的包砸中头部,此刻的他正把头捂住愤怒的盯着阿雯,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架势。
   “嘿嘿,哈哈,怎么这么巧啊,怎么你正好就站在我的后面啊?嘻嘻,幸亏我的包里装的东西不多,不然非把你的头砸破了不可。”阿雯看着他那龇牙咧嘴的滑稽样忍不住笑起来。
   “嘿嘿,哈哈,嘻嘻,亏你还笑的出来?你难道一点歉意都没有?你还认为我今天是交了好运吗?你认为我被砸的不够严重是不是?”他一连串的问着,脸慢慢的向阿雯逼近,而周围已经有了看闲的人。
   阿雯有点脸红朝他“嘘”了一下:“小声点,我不是有意的,别生气啊,嘿嘿,为表示我的歉意,我请你吃羊肉串去。”
   他恨恨然的望着阿雯,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发火,忍了半天终于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真是服了你,砸了别人居然还砸的如此理直气壮,还有这样的道歉方式,好,看在你如此有诚意的份上,我只好接受你的道歉了。说吧,去哪家吃?”
   “就去青年路那边,那是很有名气的烧烤一条街呢。”阿雯忙前面带路。
   “你说哪里啊?那里好象都是路边摊啊,卫生吗?”他犹豫了一下,边说还边望望身上那身考究的衣服。
   “呵呵,那没有办法,我身上带的钱只够到那里去消费,别的地方还请不起。”阿雯满脸带笑:“放心,不会弄脏你的衣服,也不会吃坏肚子的,我是那里的常客了,很干净的。”
   他慢慢的跟着阿雯的脚步去了。
   到了青年路,阿雯领着他走到阿雯熟悉的店铺前,就自作主张的点起来:“鹌鹑两只,羊肉串来三十串,鱿鱼来六串,鸡心四串,蘑菇四串,生菜四串……”
   “别点了,你吃的完吗?”他忙打断阿雯。
   “吃的完的,他家的味道特别的棒。”阿雯又转向店主:“里脊肉四串,豆腐干四串,好,先来这些,不够再要。”店主连声答应就赶快做去了,阿雯领着他找了个地方坐下来。他可能从来没有在这些露天的地方吃过东西,好奇的到处乱望,并且不时的躲避来来往往的人群,让阿雯看的好笑。
   他们点的东西好在不一会儿就陆续端了上来。阿雯把吃的分成两份,又要了两瓶果汁,让他吃,可是他望着面前的东西,好象不知道该如何下口似的。
   “没有吃过这些东西吗?”阿雯嘲笑的望着他,边夸张的吃起来。
   他看了看了阿雯,好象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一口吃上去,这么一吃就好象受到鼓励一样,也大口的吃起来,吃的满嘴流油。
   “嘿嘿,好吃吧?我就说了你会喜欢的。”阿雯得意的说。
   “味道还真不错,呵呵,我怎么才认识你啊?”他边吃边说。
   “这你还别说,你要是早被我砸一下啊,你会享受到更多美味的东西,哈哈,我这人别的优点没有,就喜欢吃,而且特别喜欢吃这些小摊上的东西,味美价廉。”
   “那我现在认识你了,你明天请我去哪里吃啊?”他眨巴着小眼睛问阿雯。
   “明天我们去哪里吃?我还要请你吗?哎,拜托,我只砸了你一下啊!”阿雯提醒他。
   “那你打算砸我几下啊?”他慢吞吞的反问。
   “哈哈,就这一下,不然我可请不起了。”阿雯打着哈哈说着。
   “那这顿我请了,你算欠我一顿,下次带我去吃更好吃的,好不好啊?”他和阿雯商量着。
   “好啊,我下次请你吃凉拌粉丝,怎么样?”阿雯答的爽快。
   “好,你把号码留给我,有时间我就找你。”
   “还要留号码啊?”阿雯犹豫着,有点怀疑的看着他。
   “是啊,不然你还欠我一顿,到时候你不认账,我到哪里去找你啊?”他一本正经的说。
   “我是那样的人吗?好,这就告诉你,我的名字叫沈雯,这是我号码。”阿雯飞快的在一张纸上写上自己的手机号递给他。
   “这是我的名片,你可不要让我等太久啊,不然我会追上门去讨债的。”他说着递过名片。
   “哦,你是公司的经理啊,难怪这么精,还追上门要账呢,小气扒拉的,名字也俗气,叫什么李欣龙?”阿雯撇了撇嘴。
   “我就叫李欣龙,不叫什么李欣龙,别乱改我的名字,这可是我妈妈查了多少遍字典才取好的名字呢,你不习惯就叫我阿龙好了,大家都这么叫我。”
   “好,阿龙,我就这么叫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我要办事情去了,谢谢你请我这一餐,哪天有时间我就打电话给你。”阿雯擦擦嘴巴站了起来。
   “好的,真的谢谢你,沈雯,我好久没有这么痛快的吃过东西了,希望以后我们经常联系,再见!”他很熟悉的伸过手来和阿雯握手告别。
   (二)
   他们就这样认识了。自从那次以后,他们就经常的到处乱跑吃东西了。一个月的时间阿雯就带着他吃遍了附近的小吃,什么“酸辣粉”啊,还有“凉拌粉丝”“小武凉皮”“过桥米线”……吃的他是连连称奇,说怪只怪认识阿雯迟了。
   记得有一天他们边吃龙虾边聊天。他说:“阿雯,你知道吗?和你在一起,我很快乐,很轻松的。每天我见多了那些忸怩作态的女人,在你这里我才知道什么叫自然,什么叫纯情。”
   “你不知道我妈妈说我什么,说我一辈子嫁不出呢,哪有如此馋嘴的女孩子啊,人家男孩子都不被我吓跑才怪呢。”阿雯“嘿嘿”笑着。
   “你知道吗?你这才叫吃,不折不扣的吃。我整天出去应酬,那些女人一边高敲着染的红红的手指,还要顾虑着唇上的口红,半天也塞不进嘴里一点东西,看的令人作呕。我真的喜欢你这样,清纯可爱。”他认真的说。
   阿雯脸红了。以后他们依然经常出去吃东西,经常见面,只是双方都好象心里都有了点心事一样,没有开始的坦荡了。
   他真的是个难得的好男人,踏实,稳重,体贴,儒雅,幽默……阿雯很欣赏他。但是他已经有家了,知道了自己的心事以后,真的每天都和自己挣扎着,去和他约会还是不去,可是每天的情不自禁都会占上风,明明知道不可以和他深交,每天还是忍不住和他出去。
   阿雯不知道自己那天无意中砸的那一下,会给她砸来最深爱的男人,真不知道该感谢那一下,还是该诅咒那一下,总之他的出现把阿雯平静的生活完全的打乱了。有时候阿雯偶尔也会给自己压力,努力的压抑着自己不去接受他的邀请,狠心的拒绝着他,可是从窗外看他萧索的背影,心里又会很难过,以后就再也不忍心拒绝他了。只是他们慢慢就转移了阵地,经常是在阿雯的小屋里做饭吃。因为阿雯爸爸妈妈不在身边,自己租房子住,所以也还方便。而他也是越来越留恋阿雯的小屋了,每天晚上不赶他他不会走。阿雯其实真的真的很想他能留下来陪陪自己,可是也知道不可以,所以每天晚上都必须要让自己冷静,要学会狠心。而他眼睛里那留恋和深情的目光老是让阿雯不得不低下头来,不敢和他直视。
   他们关系的明朗化还得归功于霞菲。记得那天晚上他们正在小屋里包饺子吃,阿雯的手上脸上都占上了面粉,而他也在一边手忙脚乱的帮着。这时候门被敲的蓬蓬响,阿雯愣了一下,自己这里难得有客人来,现在会是谁呢?正猜疑中,门外传来一阵喊声:“阿雯,快开门,我今天晚上没有地方去了,到你这里和你挤一下。”
   阿雯示意阿龙去开门:“是霞菲,没事,我的好朋友。”
   阿龙犹豫着把门打开,老远的阿雯都看见霞菲那张着老大的嘴巴。阿雯忙喊了句:“进来吧,霞菲,这是我的一个朋友,别大惊小怪了。”
   “哦,好,我进来。”霞菲赶快进来关上了门,走到阿雯面前冲她似笑非笑:“行啊,你,我以为你真不近男色呢,原来是金屋藏娇啊。”
   “少乱用成语,我们只是好朋友。”阿雯被她说的红了脸,连忙申辩。
   “霞菲你好,我经常听阿雯说起你,知道你们是很好的朋友。我叫阿龙,很高兴认识你。”阿龙过来先向霞菲伸出了手。
   “你好,我也很高兴认识你,只是你给我小心点,别欺负我们阿雯老实,哪天要是你欺负了她,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你。”霞菲警告他。
   “我哪敢欺负她啊,真的,我心疼还疼不过来呢。”说完也自觉失言,马上掩饰到:“阿雯真的是个很好的女孩,我很喜欢她这个朋友,不会欺负她呢。”
   而他开始的话却让阿雯心慌慌的,半天不能平静。而霞菲嘴里嘀咕着:“这还差不多。”也过来帮忙包饺子,边包边还冲阿雯挤眉弄眼的,又让阿雯脸红不已。
   等吃完了饺子,霞菲拍拍阿雯的肩膀:“春宵一刻值千金啊,好好把握你的幸福吧,我走了。”
   “胡说什么呀,我们不像你想的那样呢,我们真的还只是朋友,你去哪里啊?不是说好和我挤一晚的吗?”阿雯连忙打断她。
   “三人怎么挤啊?我那位刚刚发信息给我,说已经办完事情了,要我赶过去呢,我走了啊,不耽误你们了。”霞菲边说边嘻嘻笑着开门走了。
   阿雯关好门回头对阿龙说着:“别介意啊,她就这么疯疯癫癫的,但是心地很好,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我倒欣赏她的直言快语,不做作,和你差不多。”阿龙深深的看着阿雯。
   “看什么呢?我脸上也没有长痘痘。”阿雯头一低想从他身边走过去。他却顺势的抱住了阿雯,隔着衣服阿雯都能感觉他的心在有力的紧张的跳动着。阿雯因为他的拥抱也浑身颤抖起来,心也“蓬蓬”的跳个不停。
   “阿雯,说,你对我有没有感觉?”他直逼着阿雯问。
   “什么感觉啊,别因为霞菲的话乱想,你快回家吧。”阿雯躲避着他。想挣脱他的怀抱。
   “别掩饰你的感情,说,你爱我吗?”他把阿雯抱的紧紧的,已经把她抵到墙上了,所以阿雯头都没有办法低,只好直视他的眼睛。
   “别问,不然我们以后连朋友都没得做,就这样不好吗?把纸捅破了大家更不好相处。”阿雯警告他。
   “我不管,我只想知道你是爱我还是不爱,我想知道,告诉我好吗?阿雯。”他低声的问:“说吧,宝贝,你知道我的心思,知道我贪恋你这里的温暖,知道我舍不得你,知道我爱你。”
   “你也知道的,不是吗?你也知道我的心思的,所以还是别问了。”阿雯也低声的说。
   阿龙的眼睛发亮了:“哦,宝贝,这些天不是我在一厢情愿啊,你不知道我多害怕你会说不爱我呢。”他的心跳的更激烈了,脸靠阿雯也越来越近了,而阿雯居然连躲都没有地方躲了,只好迎着他的脸看过去。阿雯的脸发热,眼睛发亮,嘴唇干涩,她不自觉的伸出舌头添了添嘴唇。而他低下头吻住了阿雯,吻的紧紧的,使劲的吸吮着她的舌头。阿雯挣扎了一下,情感渐渐的战胜了理智。她也热烈的回应着他,这时候没有了思想,没有了天和地,也没有了一切,他们只是一心一意的吻着,好象忍了好久的激情都想在这一刻发泄出来。
   慢慢的他们退到了床边,站立不住双双倒在了床上。他们还在吻着,谁都舍不得离开。他们沉重的喘息着,那一吻搅热了空气,也搅乱了他们的心。阿龙一边吻着,一边摸索着去解她的衣服。阿雯紧紧的抓住他的手,嘴里喃喃的呓语:“别,不要这样。”但是阿龙紧紧的吻着她,她再也说不出任何拒绝的话,手慢慢的送开了,热烈而投入的配合着他。

    小屋里的灯光低沉昏黄,暖暖的照在床上那对相拥而眠的人身上,夜是那么的安静。
   (三)
   他们的感情从那以后是越来越深,阿雯是那么的爱他,在意他。爱他的无奈,爱他的沧桑,爱他的所有。他对阿雯越来越着迷,渐渐的在她身边待的时间越来越长。但是他却告诉阿雯,他为了孩子,不能轻言离婚,因为不想伤害孩子。阿雯默认了,很洒脱的说:“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阿雯的浪漫情怀让他们的相聚变的美好而难忘。
   记得那一次,他们相约去了海边。面对着大海,阿雯大声的吟诵着:“问君能有几多愁,恰是一江春水向东流。”想了一下又念:“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猛舟,载不动许多愁。”
   “喂,你在念叨什么?”阿龙好奇的问她。
   “背诗啊,到了海边我就诗兴大发。”阿雯嘻嘻笑着,脱掉鞋子,把脚放进了海水里。
   “你知道吗?你真的是好奇怪的女人呢,时而热情似火,时而能静如处子。有着好矛盾的双重性格,每一种都令我着迷。”阿龙研究似的看着阿雯。
   “哈哈,别被我背两句诗就蒙蔽了,这样的诗我会背一大堆呢,我特别喜欢宋词,真的,好美的。”阿雯打着哈哈去和海水嬉戏。他也追过来和她疯作一团。
   “知道吗?我特别的喜欢海,喜欢海边风的味道,喜欢把脚踩在软软的细纱上那种痒痒的感觉,喜欢听浪来时那惊涛拍岸的嚎哮,特别的刺激。我还特别喜欢坐小渔船在海上漂泊。那么小的渔船在博大的海里穿行,我一点都不觉得害怕,相反还会很迷惑。在我看来海是那么的温柔,就是起浪时,海水来回的翻滚,给我的感觉就好象是舞台上的布景,不会给人造成危险,我觉得我就是站在海水上面都不会沉下去一样。我每次来海边,只要是时间充足的话,我都会给打鱼的船公一点钱,让他们带我到海上去溜达溜达。”阿雯望着海深情的说。
   “看的出来你特别的喜欢海,只是以后那小渔船别坐了,那很危险的,要坐就坐大船啊,至少还稳当一点。”阿龙叮嘱她。
   “不,我喜欢小渔船摇摇晃晃的那种感觉,那不是大船能带给我的。”阿雯固执的说。
   那一次,他们就坐在海边的细纱上,慢慢的说着话,说的忘了时间,也忘了吃饭,等天黑了他们才意犹未尽的回到现实中来,去解决温饱问题。
   因为有着相同的喜好,因为有着那不一般的吸引力,他们的心靠的那么近。因为他有家,阿雯矛盾过,苦恼过,退缩过,也逃避过。但是都失败了,现在唯一要做的,唯一想做的就是珍惜他们在一起的一分一秒。
   晚上,他都会在阿雯这里待一会才回去,他们会煮上一壶咖啡,坐在地毯上说着悄悄话。阿雯曾经对他说:“既然不能和你在一起一辈子,那么你的一生我只要一段,这一段将会是我一生中最精彩最美好的回忆,有了这一段,那么我余生的岁月将会过的很有意义,我会用所有空闲的时间来回味这一段。”
   “好傻的你,难道你就不能贪心点吗?”阿龙心疼的把她揽在怀里。
   “我不傻,爱本身就是最娇嫩的花朵,开得艳,凋谢的也快,与其亲眼看着它由绚烂走向没落,不如选取它最美的一段了。”阿雯把自己更紧的贴着他。
   “好,能和你有这么一段精彩和灿烂,我就是死也值得了。”阿龙感动着。
   有了这么一段对话,他们不再去关心以后,不再去关心有没有未来,他们只是享受着现在,享受着每一个团聚的时光。
   但是有些话说出来容易,做起来却好难。首先他不能留在阿雯这里过夜,每天不管多么晚他都要回家。还有,阿雯也不能对他有太多的要求,在每一个阿雯需要他的时候,他都可能一个电话打来就完事了。阿雯还要忍受着一切突如其来的状况,他不能陪自己逛街,不能陪自己去见双方的父母,不能出现在任何大庭广众之下,他们只能躲在阿雯的小屋里,或者在夜深人静时出去溜达溜达,但是遇到人群还得马上分开……这一连串的问题让阿雯也经常的疑惑。自己的选择是对的吗?自己真的能做到无欲无求吗?付出自己的一切,所能得到的又有什么?只有“爱”,可是有了这份“爱”,自己就能满足吗?是的,这是阿雯唯一能得到的,可是现在拥有了这份“爱”,自己为什么还会如此的失落?在这寂静的夜里,只有自己伴着枯灯独坐着。
   (四)
   阿雯换了个姿势坐好,揉了揉发麻的腿,一边想着这些往事。真的,他们在一起曾经是那么的快乐。她不应该再有那么多的要求,她也不该贪心,不能要求他离婚,他们只要全心全意的相爱着。他不是也尽可能的抽出一切时间来和自己相聚吗?那么还要求什么呢?是的,这么多天他们都在享受着彼此的爱,没有多少时间去抱怨去苛求。他们是幸福的。
   手机突然在茶几上动起来,尽管阿雯是把它设置在震动上,但是这突如其来的动静还是吓了他一跳。阿雯连忙拿过手机看看,原来是阿龙打过来的:“宝贝,还没吃饭吧?别乱想了,已经很晚了,自己做点东西吃,乖,我今天晚上就不回去了,明天我去看你。好吗宝贝?”阿雯听出他在尽力的压低声音。
   “好的,别担心我,你早点睡吧,好梦。”说完阿雯听出他在尽力的压低声音就挂了电话,不想他为难。
   挂了电话,阿雯又独自在沙发上坐了一会,才磨磨蹭蹭的去洗洗澡睡觉。
   第二天一大早阿雯就接到了阿龙的电话:“宝贝,我们中午一起去吃饭,好不好?”
   “我中午和霞菲说好一起吃呢,晚上陪你好不好?”阿雯和他商量着。
   “好的,只要你开心就好,那我就在公司对付一顿好了。”阿龙爽朗的笑了笑挂了电话。
   阿雯挂了电话赶忙起床收拾了一下,去找霞菲逛街。
   不到半小时她们就一起站在大街上了,女人就是女人,最大的爱好就是逛街。她们都精心的选着心仪的商品,不一会儿手里的手提代就有好几个了。阿雯对霞菲说:“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好不好?很累的。”
   “好啊,那里有个茶座,我们去喝杯咖啡。”霞菲说着就朝那里奔去,阿雯也赶快紧随着她。到了那里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每人点了杯咖啡,一边喝一边漫不经心的朝窗外看去。
   世上还就有这么凑巧的事情,该来的你躲也躲不了。她们正喝着咖啡的时候,霞菲就指向窗外:“你看看,那是阿龙吗?”
   阿雯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见阿龙刚从车里下来,然后打开后面车门,从里面跳出一个小女孩,后来又下来一位女人,穿着很华丽,也很时髦,象个贵妇人一样。阿雯看看自己的这身打扮,不禁有点自惭形秽了。阿雯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们,只见他们很亲热的挽在一起,一起朝着她们这边走来。
   “怎么办?霞菲,我们要不要躲一躲?”阿雯紧张的说。
   “他的老婆我认识,是个很精明的女人,人很善良,也挺厉害的。别躲了,我们就这么坐着吧。”霞菲安慰似的握了握她的手,而阿雯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已经变的冰凉了。
   就这么说话的功夫,他们已经推门进来了。小女孩在前面叽叽喳喳的叫:“爸爸,妈妈,快点,这里有位置。”而这个位置就在她们对面。
   阿雯低下头喝着咖啡,等她再抬头的时候,发现阿龙的脸色变了变,就那么一瞬又恢复了正常。他拉开椅子给他老婆和孩子坐下,然后他才坐下。这就是阿龙,不管在什么场合都会把身边的人照顾的恰到好处。
   “这不是王姐吗?王姐,你还认识我吗?我是霞菲啊,上次和张晴陪你喝茶的那个,还记得我吗?”霞菲热情的招呼起来。
   “哦,是霞菲啊,看我这眼神,都没有看见你呢,怎么也和朋友来喝咖啡吗?”阿龙的老婆愣了一下也马上亲热的站起来拉着霞菲的手。
   “是啊,这是我好朋友阿雯,这是你的老公和孩子吗?呵呵,好帅气的老公啊,要看紧了哦,孩子也是这么的可爱,王姐,你真的好幸福呢。”霞菲在社交场合的能力真的让人佩服,等她介绍阿雯的时候,阿雯就随便的点个头,自顾自的喝着咖啡。
   “老公,这是我的朋友霞菲和阿雯,你来认识一下啊,别不好意思啊?我这个老公啊就是不太喜欢讲话,你们别介意。”阿龙的老婆边介绍边打圆场。
   “很高兴认识你们,叫我阿龙好了。”阿龙说着就站起来和霞菲握握手,当手朝阿雯伸过来时,阿雯迟疑了一下:“你好,很高兴认识你。”阿龙握她手的时候有点用力,阿雯明白他的意思,也没有多说话,只是定定的看他一眼。
   而他的老婆已经很敏感的问:“你们认识吗?”
   “不是,有点面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阿龙掩饰的说。
   “好厉害的女人。”阿雯不禁在心里嘀咕了一下。然后就安静的坐着。
   而霞菲只和他们天南地北的聊个没完没了,互相恭维。王太太一个劲的夸耀自己是多么的幸福,老公是多么的体贴,孩子是多么的懂事。阿雯如坐针毡,一刻都不想停留,好不容易说服霞菲离开。临走的时候,她们互相握了握手,阿雯和王太太说:“你好福气,如今能让老婆幸福的男人不多了。”
   “是啊,我们家阿龙真的是很难得的,我真的很幸福,也祝你幸福。”王太太好不掩饰她的喜悦。
   阿雯冲阿龙点点头,拽着霞菲逃也似的离开了咖啡厅,到了外面她深深的呼了一口气:“霞菲,你听到了吗?我们只是面熟而已。”
   “阿雯,别难过,我们都是一样的情景,但是没有办法,你爱的就是这样的男人,你遇到的时候不对,所以就别抱怨了,这个王太太我早就认识,不知道她是阿龙的老婆,她很精明也很厉害,听说阿龙很怕她,以后你要小心了。”霞菲警告阿雯。
   “还会有下次吗?今天已经足以,我们不会再有下次了,霞菲,你也早日醒悟吧,我们没有明天,知道吗?”
   “阿雯,你决定了吗?你舍得吗?”
   “这不是舍得不舍得的问题,而是他本来就不属于我,你也看到了,他有一个很幸福美好的家庭,他永远都不会选择我的,我不否认他现在爱的是我,但是爱和责任是两回事,好在我现在知道的还不晚。我们回去吧,我累了,霞菲,再见。”阿雯冲霞菲挥挥手就大步的往回走。
   这时候她的手机响了,她看见是一条信息,阿龙发来的:“宝贝,对不起,晚上我去找你。”
   “不用了,好好守住你的幸福吧,再见!”发完以后阿雯关了手机,一个人走在了回家的路上!
   阿雯知道,她是必须要为他们这段感情画个句号了。自己要的只是一段,那么这一段的缘分已经结束了,现在是自己离开的最好时间吧?他们爱过,他们甜蜜过,这就足够了。阿雯默默的在心里说:“我想要的已经得到了,人生苦短,能在自己最美的年华了和他相遇相爱,已经足够了,现在把他还给那个女人,他的余生将属于她,所以,阿雯已经离去了,决不再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