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片,如梨花瓣,悠悠地在空中飘。几片雪花,像是俏皮的孩子,从玻璃窗的缝隙里挤进来,也像是在探听这里的消息。

  难得的融雪呵,映得室内亮亮的。就临窗落座吧,这里光阴柔。主席台上,几张面孔,慈眉善目,侃着,似春风荡漾。台下,个个目光炯然,亦如笑靥般的花朵开在春天里。 

  这是旧年的最后一次集会。多年了,已经成了乡里的规矩,每每此时,大家都要到下面走走。

  因为是去幽巷,进蓬门,赶这风雪天,开车,招风碍路的不说,仅是看上去张张扬扬的,要是玷污了这景的雅致、雪的圣洁,就不得劲儿了。就当踏雪赏景吧。在雪天里漫行,敞开心扉,和大自然亲近,与洁雪交谈,接受风雪的洗礼,也是别有一番雅趣啊!

  于是,不分台上台下,大家肩背手拎,和风翩雪,在彩街上走成了一道撩人的风景。行人向我点头,我也向行人致意。那意思分明在说:这世风,这时下,温得舒心,暖得醉人。

  毕竟是除夕之日了。一直热闹多日的街市渐渐清静了,商贩们有的开始收摊折点;一辆辆车子鱼贯而行,一声接一声的鸣着喇叭,那急促的模样,分明也是奔着那个团圆;还有那一对儿小情侣,正顺手托肩地把采来的孝敬,赶紧装满车子,然后呼啸而去。

  间或,不时传来霹雳啪啦的鞭炮声。那是美好的明天在向我们召唤。为了“一个也不能落下”的承诺,让我们和风雪来一次Pk。

  雪花在天穹飞,包裹在肩头跳,汗珠在鼻尖上滚,心花在眉梢上绽。一路上,心绪好呵!沟壑边,几树腊梅,一虬蚯,一簇簇,疏影斜斜,红扑扑,粉嘟嘟,笑迎婀雪,似浅唱低吟。仔细听,那激昂的腔,那亲昵的调,莫不就是当年的《红梅赞》吗?道渠旁,再看那一丛丛邀雪携梅的竹,接受风雪历练的竹,隽秀飘逸的竹,那匍匐的姿,那鞠躬的态,莫不就是当年井冈的竹吗?

  一路的好景呵,染得我心也甜了。心一甜,感觉步也轻了,道也平了,这十里八里的风雪蹒跚路,不多时,就到了我牵挂的那个村口了。

  呵,呵,一丛腊梅花环抱的柴门,大娘正在向我微笑呢;还有,村主任站在凳子上,正在帮大娘贴春联呢。这火火的梅,洁洁的雪,红红的联,帮衬着,辉映着,多好!

  看到我,他们似乎并不吃惊。村主任帮我取下了包裹,大娘用她那双显得粗糙又有些颤抖的手,不停地在我身上抚摸着。我依偎在大娘的身边,就像回到儿时母亲的怀抱。

  天暗下来了。由远及近的爆竹声一阵紧似一阵,在天空中脆响,催促着新年的脚步。

  “最甜最美是除夕,风里飘着香,雪里裹着蜜……”远处,隐约飘来张也甜柔的歌声。

  该启程了。风雪中,俨然一幅母子送别图……

  包围在这用亲情酿造的特殊“年味”里,我不饮酒自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