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农夫和东郭先生将狼再次装进麻袋后,农夫举起的锄头并未把狼打死。待农夫走后,狼从昏迷中醒了过来。它了解东郭先生的心慈,于是又故技重演,让东郭先生放了它。此时,东郭先生并未忘记农夫的话,可他犹豫着。一来没有锄头打狼,二来狼还能带回家养着么?如果那样,家院中的其它牲物不都是狼的下酒菜么?再者此时狼已经忏悔的泪水早就打湿了麻袋,它出来也不会对自己怎么样了。东郭先生在内心自信地思忖着,想来想去,东郭先生觉得还是应该放了狼。可想,走出麻袋的狼会怎样!其实,麻袋的湿是狼被锄头打的吓出了尿。恰恰凭借这一点,狼蒙骗了面善心慈的东郭先生。东郭被狼咬得遍体鳞伤,后因流血过多而亡。整个过程,被站在一旁的驴看的十分清楚。驴有心想帮主人东郭先生,可它不知从何下手。因为狡猾的饿狼,始终一次次扑咬着东郭先生,也不靠近驴的身旁,所以,它也没机会动动蹄脚。只能低头吃草,两眼警惕着满嘴是血的狼。
  狼吃饱后,仿佛也有些累了,但又怕驴跑,于是走近驴,趴在驴头前,死死地盯着驴,不时还嚎叫两声。以示驴老实点,不然当心我的狼牙,让你肥肠满地。与此同时,凶恶的狼眼还在盘算着人和驴的肉,够它吃上一阵子了。想着想着,狼打起盹来,并美美地进入了梦乡。可它不会料到,此时的驴正悄悄地转过身去,在可控范围之内,准确的用它两条后腿踢向了狼。狼没一点反应,便脑浆四溅一命乌乎。
  驴在原地跺了两下后蹄,接着扬起头打个响鼻,似乎在说,这就是狼心狗肺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