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作协会员姚海洪在《海啸》的第32页写到瞿菊花的时候,有意识将她出生的经历作为插叙部分揉在其中,比如揉出生时期的细节、场面、人物。尤其在安排人物的时候把赤脚医生周梅结构进去。使在娘肚子里的瞿菊花,得到了顺产,这个过程用了六个自然段,和若干个人物对话来完成的。显出了插叙老到的功力。比如用六段完成了瞿菊花的简历介绍。但是在小说中她是作为“富强工贸公司”在“金光大路线路上”的拆迁对象出现在小说中的。小说把瞿菊花作为沧海县拆迁办副主任曹大麦的对手戏,来进行小说的结构设计,摆在了第二章“罡煞乱象(1)”。

 


  小说在描写与刻画人物时,能够把插叙作为交代人物的经历结构进去,由此来和其他人物的描述形成区别,则可以把这个人物看作是重要人物,比如瞿菊花这个人物就是如此。果然,在小说的第35页,已安排瞿菊花在公司合伙人齐冰洁联络下,于“当天晚上5点,”“走进广衍楼饭店301”单间,和县规划土地句钱科长会面。这时候有更多的人物以瞿菊花为中心,也在小说当中展开。这是小说故事面的铺开,比如供电局大量监察张天明。

 


  然而在小说的第39页开始,又对瞿菊花这个人物进行了详细的插叙描写。插叙的话头,就是第32页六段中的最后一段的尾。在切割的块上,相对来讲,39页的对瞿介绍,要比第32页的介绍详细。于是看得出,小说创作在插叙的量比上也不是始终处于一个均等的状态,而是要根据故事的推进作综合的评估和参与。这就是对插叙技巧的灵活运用的具体操作与示范。比如把瞿在学校的语文老师、现任沧海县秘书的顾国强结构进来,和瞿从结婚到离婚是七年。在七年其中,顾还受到女人龙飞飞的青睐。这是小说的搭线结构。

 


  小说利用插叙,可以对故事进行回溯与发展的任意性,其实是有章可循的。比如在小说的40页至45页。在重点叙述瞿菊花的同时,又和龙飞飞这个女人的线搭上,同为县秘书顾受用。于是,小说的线索多头特征也就形成了。但是其中在第32页至第45页的故事发展线索,暂时还是以瞿菊花为主线。

 


  最后谈一下这篇小说的嫁接艺术。在一篇小说中,如果要体现出结构上的凝练和有机,就要善于利用一个事件点的拼接来对结构进行嫁接,可能会使得毫无关联的两个板块在故事的发展线索上得到连接。比如在书的第六页至第七页,曹大麦在一个偏远的水管所因顺利解决开闸排洪难题,使得沧海县长徐中华回想起《海洋论坛》上曹大麦发表的几篇文章。曹以自己的品德和技艺,赢得了转变命运的时机,从此离开长达十年的基层而走上领导岗位。在这个细节中,《海洋论坛》是嫁接故事两个板块的点子。也可以说它就是故事发展的桥段。

 


  像这样的创作意识,一般在创作之前只是有一个粗略的计划,而当进入创作之后,就会进入自然推进状态,也就是说,由故事人物的所作所为在推着作者的思路发展。于是,故事情节的生动与起伏,也会因作者掌握题材的能力不同而表现出其它的丰富多彩的情节和结构形式。这大体上和作者的认识水平也有关系。

   

                                                                                                   2019年1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