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温了,滨城刮了风,南方飘雪,北方小雨后则寒风袭来,格外的冷。

  按照春节前的走访计划,近中午,看了牙,便和老公开车来到了中山区的高洁巷4号,这栋楼80年代的建的,十分破旧,地理位置也十分偏僻,位于半山,唯一的优点就是静悄悄的,空气好。前年曾到这里看望了世界华人华侨艺术家联合会的荣誉理事,辽宁省老年书画研究会会员,大连硬笔书法家协会理事还是慈善总会书法家一员,他就是陈会方老先生。因为一次捐赠书画,他的故事刊登在大连各个媒体,于是也引起我的注意,这位陈老先生今年85了,而从70几岁就开始做志愿者义工,无偿的为街道社区和民俗文化会职工书法协会,捐出了上百幅作品,有的书法被带到日本韩国荷兰香港等,其中有的送给书法界朋友,有的则被国外书画家收藏,购买。

1548941501672543.jpg

 

  陈老先生今天听说我们要来,十分的高兴,从车到小巷的路边,老人就打开窗了,喊着我们上六楼,他是怕我们找不到家啊! 当我们拎水果和鱼走上了层,找到了他的家,热情的陈老早就迎接我们了,“好长时间没来了吧!我还不错啊!”是的,陈老戴着金丝边的眼镜,讲一口山东话,底气很足,还是那样的精气神,一点不像85岁的耄耋老人,眸子里闪着兴奋的光,站在一旁的小她2岁的夫人语言显得有些迟钝,非让我们吃糖,她,就不如2年前拜访的状态……小小客厅,四面的墙上都挂着陈老的书法,不同时期不同字体 不同内容的甚至我都看不懂的临摹贴,陈老十分谦虚,今天我就是想早早拜年,了解他的创作动态,及社会活动,陈老笑着说,我呀,老了,老伴痴呆早期,我也很少下社区写字了,不过只要街道社区和部队的老兵喜欢,我在家写,他们就来拿,我一分不收!无偿为社会发挥余热吧!

  是的,2015年大连日报车记者采访老人后,在大连文化达人专版报道了当年81岁的陈老。4年过去了,手机百度一搜陈会方,立刻显现出陈老的图片书法作品及小车的文章,4年了,陈老依然在家里闲不着,除了照顾老伴负责做饭,就是为社会写书法,根据不同的节气纪念日,写出大家喜欢的作品。陈老指着墙上的横幅告诉我,小宋,你知道吗!无论古诗还是毛泽东诗词,只要我写的都能背诵,且不看原书,一幅字就几十分钟啊! 北国风光的横幅在日本有人卖到8000元一幅,可是我却一分没收到,但我觉得这也是文化传播,到日本居然有人喜欢毛泽东的诗词并收藏,这也是中国书法家的自豪骄傲啊!

  

    5年来,自从上了报纸,到陈老家的年轻书法爱好1548941580948549.jpg着不少,知道陈老是文化志愿者,不提钱,有的一求作品就是几十张,有的还允诺为陈老在港澳展览,一要就是30到50幅,陈会方老师也实在就写了几十张给这些爱好者,可书法究竟参展没有,电话也没了,下文也没了,许多骗子也钻了志愿者的热心空子,我在陈老家有幸的看到85年来就写了一副的隶书《千字文》,出土马王堆的字体,他整理了5年,都在一个泛黄的笔记本上,而《琴》《棋》《书》《画》的作品已经裱好,也是大连及全省独一无二的书法作品,他觉得这四套作品是他生命的绝唱,还能活到100岁吗,陈老的一只眼睛已经失明,写隶书字很难,而自己独特的陈体还可以,马王堆出土的字典无论行书楷书还是草书隶书,他都坚持研究并在临摹的基础上加进自己的笔体元素,这样作品就格外生动!

     

  4年来,陈老的家就成了工作室,很多学生求教,他也耐心的教,没收过学生一分钱,逢年过节,这些学生家长给陈老送水果和喜欢吃的猪肉,陈老讲,我一个工人设计师,退休了还没有4000元,老伴也只有1200元退休金,可是我的女儿孝顺啊!买菜做饭帮我联系以后的生活要去的养老院,我的晚年时间不多了,可是我还能写,就坚持到最后吧! 陈老乐观的说,孩子大了孙子也大了,我和老伴只有住进老人院,就解决了吃的问题,好的环境也有书法沙龙,我就更有时间研究古体,每天写写字了,陈老5岁,开始写字,主攻柳公权,赵孟頫,孙过庭,曹全碑,并将马王堆,睡虎地,汉简等艺术的美韵融进了自己的书艺中,85岁的老人经济拮据,却很少希冀儿女,过着简朴的日子,家里也没什么家具,卧室的地毯上铺着纸,窗台就是他的书画台,山东蓬莱出了多少文人画家,而从山东到大连的陈会方便是其一……陈老的作品被建军80年被沈阳军区等部队收藏……  

  

    今天,陈老还把1981年入选澳洲广电书画展及到日本新加坡等展的作品给我看了,仅仅是图片,却也十分珍贵。

    

    今天,陈老还把1981年入选澳洲广电书画展及到日本新加坡等展的作品给我看了,仅仅是图片,却也十分珍贵。1548996955833568.jpg

    

     一个文化志愿者,一个老书法家,一个艺术达人,一个受人爱戴尊敬的老人,就这样接受了华珠的采访,并把他前些日子写的作品送给了我。我当然欣喜无比了,要知道我也是书法爱好者,也是军休10中心军休书画协会的会员!向陈老学习,不但做一名志愿者义工,还要学习祖国的传统文化,琴棋书画未必不可,也一定用所学奉献社会,一定是这样,晚年才有意义。







   下午2点多从才走出陈老的家门,期间,不断有热爱他的书法的晚辈为他送春节慰问品,也有热心的义工。

1548941873752841.jpg

  

    陈老就是一个善良的人,也是难得糊涂的老人,他一辈子不计较,从50年代差点被打成右派,到背井离乡去内蒙,再就投奔亲人来到旅大干部也成了工人,不过退休证件还是干部,陈老的父亲是大连的有名气的中医,50年代还走进北京,开大会和毛主席等?国家领导人合影,也许受到他父亲的文化传统影响,他虽然没从事中医,却和文字笔墨打了一辈子的交道,这就是陈老的墨香缘。这就是陈老的“宁静致远”和“马到成功”。

  离开了小巷这栋老楼,看着窗口还在和我们挥手再见的两个老人,不知为啥,我的鼻子酸酸的,我真 不知道他们还能在这里住多久,我真希望老人快改变生活环境,希望陈老和夫人健康长寿!

  也许旅顺口的养老院时最捧的,希望不久我再拜访时,就到了新的大楼了!

  再见了!陈老,提前给您和夫人拜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