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

李任仁,字重毅,取自论语:“曾子曰: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已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

李任仁,李宗仁仰仗的元老,白崇禧启蒙的恩师,国民党真正的左派,共产党诚挚的朋友,1950年任中央人民政府政法委员会委员,中华人民共和国华侨事务委员会副主任,中南军政委员会委员,广西省副省长,广西自治区副主席、民革中央常委,第一、二、三届全国人大代表。

李任仁为伸张正义,在县衙拦轿喊冤,救出獄中父亲,父亲让其续学求取功名。中了前清最后一批秀才。为教育救国回乡办学。资助白崇禧向学并送左传送去读军校。后为李宗仁白崇禧带去许多学生赞襄戎幕,又办学为桂系培养大量人材。从教育救国到三民主义,同盟会,国民党,到抗战期间国共合作的统战工作,和保护左翼文化运动。

“紫气”是道家修练到至高境界时发出的可见光。广西位于国土西域,借此喻抗战期间,文化名人泰斗自东而西聚集于桂林“会仙圩”,故称“紫气东来”。

李任仁是我夫人的外公。我原只知道夫人的外公是1949年10月1日首任的国民党民革中央常委(主席李济深)、国务院侨务办公室副主任(主任何香凝)、广西自治区副主席(主席张云逸大将)。解放前曾是白崇禧的启蒙老师,白毕业后荐去考军校时外公送其《左传》,白发达后泣聆感恩之类云云。

1965年李宗仁、郭德洁回国时,外公做为桂系元老应周恩来之邀来北京接见过。届时,抽空见了我岳母和家人,请家人在王府井和平饭店吃过西歺,在中南海里周恩来等国家领导人用餐的食堂一起吃过饭,照过像,至今照片惠存,观之颇感外公儒风雅骨。

这也是我爱人向我炫耀她吃过国宴的段子。

我也知岳母曾是大家闺秀,外人称为四小姐,家人唤做四孃孃。可岳母向来温文和善,从未见有大小姐的脾气。所以司空见惯,并不以为然。直到2016年元旦,岳母突发脑溢血仙去。为办丧事在寻找其生平痕迹时,看到她正在看的两本描写其父李任仁的小册子(一本是广西民革委员会所撰的民主斗士李任仁,一本是其二哥李海楼《广西政协副主席》対父亲一生的回忆录),方对此段历史産生了浓厚的兴趣。

围绕外公李任仁的传奇一生,纵跨三朝(满清,民国,共和国),横括四域(国民党,共产党,民主联盟,文教领域,);各界名流在此轮番登场,令人目不睱接。由于时代变迁造就的广西地域文化和中国古今文化相互渗透,生发出琳琅满目、令人耳熟能详的重大历史事件,夹带着秀丽的山水、古韵的诗词、传统的佳肴、动魄的故事,都在桂林这片冠贾天下的山水中倒映出雄美的身姿。

特殊的地理位置,特殊的时间地点以及特殊事件的发生,造成桂林各界民主人士,文化名人的大聚集,从而形成桂林文化的空前繁荣。多彩的桂林,唯美的山水,聚合东来的紫气......不知不觉中,我醉了。有了探究的冲动,焕发了写作的激情。

序幕,就从叠彩山麓、漓江水畔、云烟笼罩的会仙镇塘边村徐徐拉开......

微信图片_20190202004045.jpg

      上面照片是李宗仁回国后,李任仁应周恩来之邀来京叙旧时与家人照的。前排左一是李任仁外公。右一是我爱人,中间是妻妹(小姨子),后排中间是我岳父岳母。两边是陪同外公的工作人员。时间也许是1965年?


第一篇 广西大事记

外公是1905年高中了清末最后一次科举的秀才,放弃功名回乡办学。1910年参加同盟会,崇拜孙中山的三民主义,1921年入国民党,28年组织过倒蒋运动,历经二次北伐,蒋桂战争,参加过广州国民政府,国共数次合作;不仅是经历,而是做为重要政治人物参与其中。

1931年,粤桂言和,反蒋的执监委在广州组成国民政府,外公应李宗仁、白崇禧之邀组阁任省府委员兼教育厅长。李宗仁、白崇禧统治广西后深感经营广西的人才缺乏,因而白崇禧与外公商量,开办了一所党政研究所,白崇禧任所长,外公当教育长。为培养广西干部师资,又创设了广西师范专科学校。

“师专”选址在桂林至阳朔的公路旁边景色怡人的良丰雁山公园,距离桂林市区十公里,是清代开辟的风景名胜。在相思江的虹桥回头西望水源岭,像一只伸颈饮水的大雁,古木苍翠,桂树成林,湖水碧澄,风景怡人。原为临桂县大冈阜村官僚地主仿《红楼梦》大观园图兴建的雁山别墅:涵通楼,澄砚阁,临水楼,碧云舫,楼台亭阁,错落有序,幽静典雅,美不胜收。

1932年10月12日,外公亲自为校长杨东莼授印。聘朱克靖(朱笃一)为教务主任。聘薛暮桥,杜敬斋,沈起予,金奎光,朱少希,张海鳌,官亦民为教师。

朱克靖在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曾任北伐军第三军政治部主任,南昌起义时任红军第二方面军、第九军党代表,此时化名朱笃一来校任教。后在会仙镇探望外公时碰上白崇禧的亲信田良骥被认出。因国共两党之嫌,杨东莼、朱克靖只得向白崇禧辞职,碍于外公的面子,白崇禧只将二人“礼送出境”未做羁押。

后外公又聘陈此生当校长,他邀请多名著名学者来“师专”任教:陈望道(共产党宣言的翻译者),邓初民,马哲民,施复亮,熊得山,杨潮,夏征农,胡伊默,沈西苓。陈此生是陈敏恕(共产党员)的弟弟,原是外公任教育厅长时的秘书,政治文化教育事业的得力助手。

抗战期间,桂林是大后方,可与重庆相提并论:一个是军政扼要献技之所;另一个是文化引路,民主救亡领军之地;一边是蒋宋孔陈四大家族躲避炮火的森严壁垒;另一边是桂系军阀看家护院的孵卵暖巢;并搭建起骚人墨客,文士名流口诛笔伐的绚丽舞台。

八路军办事处:重庆是周恩来主掌全局,桂林是李克农领衔一隅。国民党蒋系、桂系、共产党、民主名士、文人骚客、各地军阀避难家眷,汇集于象鼻山下,防空袭于木龙洞中。

木龙洞是天然的防空洞,明朝天启年间督学官曹学俭在桂林任内为点缀风景雕两条木龙悬挂洞中而得名。在木龙洞口不远的龙珠路上,一字排开七座别墅:26号广西商专校长廖竞存及其兄27号广西银行行长瘳竞天,28号李宗仁,29号白崇禧,30号李任仁,31号广西省府委员孙仁林,32号广西省主席黄旭初。后面是叠彩山麓,前边对着漓江中的鹭鸶洲,恰似龙口之珠(现为旅游区,别墅己毁仅存李宗仁一所)。

桂林龙珠路30号,外公起名“陶庐”,喻陶渊明世外之所;外人只知是两广宪政主席广西参议会议长李任仁的公馆,主人曾是白崇禧的恩师;廖仲恺夫人何香凝在香港沦陷后曾携儿媳廖承志夫人经普椿及孙女廖梦醒及孙子廖辉(现政协主席)在此居住过,还买了条小船停在门口江边,准备紧急疏散时顺江南下。

七君子之邹韬奋(邹家华副总理之父)也曾在此躲避军统和CC(中统)的追捕。八路军驻桂办事处离此最近。所以李克农是来访的常客,由于蒋桂的矛盾,军统和cc(中统)都不敢在此露面,杨东莼等共产党员常在门前草地上开会。

“七·七”事变后,白崇禧飞南京就任副总参谋长。李宗仁被任命五战区司令长官择曰启程,因顾虑蒋介石会收买桂系官员,需有个組织来约束;省政府主席黄旭初是军旅出身,政府,党,军管不过来。于是李宗仁临行前来家中与外公商量成立《广西省建设研究会》,由党政军主要干部参加,做为团结中心,并招揽人才,充实桂系力量。外公接受了他的委托,几天后于三八年十月九日便召开成立大会,会址选在前清藩台衙门的后花园八桂厅。会长李宗仁,副会长白崇禧,黄旭初。李济深为名誉会长,四十余人参加。当晚李,黄和外公三人商定人事安排:李任仁,陈劭先,黄同仇,黄钧达为常委,黄旭初兼政治部主任,经济部主任黄蓟,文化部主任雷沛鸿。后方已定,李宗仁这才安心走马上任徐州五战区,次年四月打了台儿庄战役,广西狼兵初次大胜日本正规军。

随后日军大举进攻,南京,武汉,广州相继沦陷。爱国文人雅士先后退入桂林,都被聘为《广西建设研究所》的研究员。其中有:沈钧儒,胡愈之,柳亚子,朱蕴山,梁漱溟,李四光,林励儒,萨空了,金仲华,张铁生,夏衍,田汉,欧阳予倩,焦菊隐,洪深,熊佛西,沙千里,千家驹,杨东莼,宋云彬,傅彬然,陈此生,邵荃麟。每每读到这些文艺巨匠的名字,不禁对外公束然起敬。

漓江东岸有座七星山,南三星为斗柄,称“月牙” ,北四星为斗魁称 “普陀” 。月牙山下龙岩旁,小东江畔施家花园(现为公园)就在这斗柄、斗魁之间,39年夏被外公买下,由“广西建设研究会”出资成立了《广西文化供应社》,全国各界文豪名士80多人聚集于此,鼎盛时期达三百余人,都是文化界艺术界名人泰斗。李任仁任董事长,董事有:胡愈之,沈钧儒,杜重远,李章达,林励儒,陈邵先,陈此生,万仲文。陈劭先兼任社长,陈此生总务部主任,胡愈之编辑部主任,编辑多是李克农推荐的地下党:张志让,宋云彬,王鲁彦,曹伯翰,杨君芳,姜君长,傅彬然,邵荃麟,林涧青。

八年抗战的国共合作期间,外公三届联任广西参议会议长,致力于抗日救亡,国共合作,文化教育,培养人才,实施民主宪政的工作,在各界民主人事中威望颇高。但确屡与蒋介石,白宗禧意愿相悖。所以白宗禧意欲换掉外公的议长职务。

1946年3月1日,蒋介石在重庆召开国民党六届二中全会。外公以中央委员身份来渝参加,同时李济深也从广州抵渝参加。正值叶挺,廖承志获释,在重庆的进步人士于重庆“广东酒家”组织了欢迎李济深、李任仁、田汉新近来渝和叶挺,廖承志获释的各界名流聚会。

蒋介石让白宗禧约束外公不要参加,外公对此不予理睬,按时出席了欢迎会。参加欢迎会的各界领袖及进步人士有:张澜,冯玉祥,周恩来,陈铭枢,沈钧儒,董必武,章伯钧,罗隆基,黄琪翔,王若飞,秦博谷,谭平山,陆定一,王昆仑,邓初民,候外庐,李公朴等百余人。

冯玉祥致欢迎词,李济深致答谢词,外公做了题为“愿与全国人民开辟民主大道”的讲话。田汉则盛赞李济深、李任仁在桂林保护文化运动的功绩。(1946年3月18日新华日报重庆版)事后,新闻界大肆报道,令白崇禧蒋介石极为不满。欲夺选外公参议会议长由陈锡珖担任。后发现陈锡珖投靠C:C。为保住广西不受CC控制,白崇禧只得让双方弃选另择他人。外公弃选后任文献办公室主任。

1945年抗战胜利后,外公与陈劭先等一度酝酿发起组织“国民党民主促进会”。46年春“民促会”在蔡延锴将军主持下于广州正式宣告成立。

1949年元旦前后,老蒋下野,李宗仁代总统,白崇禧两次约外公去武汉商议与共产党和谈,外公劝其起义,但其冥顽不灵,妄图等待美援、划江而治。解放军渡江后,李宗仁在白崇禧与主战派的蛊惑下还是去了广州。怀着悲哀的梦想,走进懊梅不及的怪圈,直至1965年回国,和外公谈及此事,尚唏嘘嗟叹。

1949年7月,周恩来嘱付中共中央统战部长李维汉,7月10日致电中共香港负责人乔冠华,责其邀请并协助李任仁经香港去北平,参加首届新政协会议。

7月中旬,外公接李章达自香港带来密信,说民革要他去北平参加新政协会议。外公与长子李达蹊的同学李文澜联系,请地下党协助秘密北上。

恰逢李宗仁给广西省主席黄旭初打电话,请其约外公去广州政府任职,黄旭初来家中知会,外公顺水推舟,欣然应允。

7月18日黄旭初叫人买好机票将李任仁送到广州,住在广西驻粵办事处,办事处主任陈雄是“民革”的同志,早已买好去香港的机票。

7月19日,外公去代总统在广州的临时办公室看望李宗仁。李宗仁请外公吃中饭,邀请外公协理广州国民政府。外公已知其志向难改,不再费口舌相劝。饭后便直赴机场,飞往香港。

数日后,李任仁与黄绍竑,龙云(四川省主席),刘斐,罗翼,覃异之等44人,在香港签署了《我们对现阶段中国革命的认识与主张》的联合宣言,在香港《大公报》上发表。

8月7日,在中共地下党安排下,深夜护送李任仁,章士钊等人登上苏联商船,秘密朔洋北上。

8月15日,国民党中央监察委员会常委会得悉,决定永远开除李任仁国民党党籍,并下令通缉。

9月初经大连,转东北,辗转到达北京,拜会了毛泽东,周恩来等人。

1949年9月21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在北京中南海怀仁堂隆重开幕。出席代表635人。民革正式代表16人,候补2人:李济深,何香凝,柳亚子,李德全,张文,陈劭先,朱蕴山,梅龚彬,余心清,王葆真,杨杰,李任仁,刘积学,陈汝棠,赖亚力。候补:吕集义,郑坤廉。李任仁参加了周恩来为召集人的“共同纲领草案整理委员会”。并在大会代表发言。

1949年10月1日,李重毅(李任仁)被任名为中央人民政府政治法律委员会委员,国家侨务委员会副主任(主任何香凝)。

1949年12月2日,中央人民政府第四次会议通过,任命张云逸为广西人民政府主席,陈漫远,李任仁,雷经天为副主席。张云逸专程到北京寓所会唔李任仁,邀请他同回广西协助领导,外公欣然应允。

   

   

微信图片_20190205143436_副本.jpg

                               (左至右:外公李任仁,李宗仁,外婆何若真,郭德洁)

 

第二篇   临桂县会仙镇的李氏宗族

独具风格的桂林山水,引发无数文人骚客的诗意情怀,那拔地而起的一座座秀美山峰,昂然佇立在蜿诞水田之中,勾勒出清澈通透的南国仙境。

桂林曾是广西的首府,临桂县是桂林的老城,县城以南五十里的会仙圩,相传古时有群仙相聚于此而得名。离会仙圩一里僻邻的塘边村是李氏宗族世代聚居之所,已延续几百年。

李家行医济世,繁衍十几世。传到外公的父亲李绍镰公是第十三世,在会仙圩上开有“安怀堂”中药店。李任仁是家中次子,上了两年私塾,为生计所迫在药店学徒。大哥任恤,一直上学却未入考程;三弟任义、四弟任侠都在自家亲戚的私塾就读,均未获取功名。

村子中部的最高处便是外公李任仁的家,屋后依“凤山”,屏障西晒的炎热,前傍小溪,有石桥跨过潺潺流水,俨然“小桥流水人家”。大门朝东有三株数百年的高大古枫树,一盖遮挡直射的阳光,天然形成宽敞的厅堂。树下条石矮桌,斑竹编椅。多少军政扼要,曾坐竹椅移樽就教,多少名流志士,聚在树下策论天下,多少文人墨客,围于桌旁吟诗赏画。

李宗仁、白崇禧、夏威、黄旭初经常在这里商讨军政大事。冯玉祥,蔡延剀的代表也在这里为联合反蒋而甄酌时局。七·七芦沟桥事变前夕,张云逸受毛、周之托赴桂洽谈统一战线,也曾在石桌前与外公彻夜促膝,瞳景未来。文人墨客来访者更是数不胜数。

老宅依山傍水,古树参天,又种有各种奇花异果,红绿菜蔬,风景秀美引得无数 骚人政客流连往返。通桂林的乡间土路上,常有高级轿车行驶,路人皆知是重毅老师(李任仁)家的访客。外公生来好客,常在三枫树下摆酒招待到访的客人。

抗战期间成立的《广西文化供应社》,全国闻名的80多名文艺巨匠,无不拜会三枫树下,鼎盛时期达300余人文艺名流,均以瞻仰过“重毅老”的乡宅为荣。

李任仁(重毅)履历索引:(从教育救国到新三民主义,同盟会到国民党)

1、1902年李绍镰因为民写状抗酒捐入狱,15岁的李任仁在县衙拦轿递状,为父喊冤,救回父亲。从而赢得乡里百姓赞誉。为此,父欲让其续学而求取功名,光耀门楣。

2、1903 离乡求学,就读桂林张攸兰馆

3、1905 清末最后一次科举高中秀才,放弃功名,回乡办了会仙小学。

一个长脸白晰的回族学生因家贫经常交不起学费和书本费,到收费时在课堂上就坐卧不安,泪眼巴巴等着校长身影。每次外公都黙黙的资助他,把自费的书本放在他的桌上,寒冷的冬夜将没有被子的他拉到自已的宿舍抵足同眠。当外公朗读三民主义时,只有这学生在窗外撫腮倾听,毕业后外公又荐其去考军校,并送其一本《左传》,立其志向。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何况如斯,此学生泣聆感恩,发奋图强。发达后靠这本《左传》治理广西。他就是始终喚我外公“恩师”、人称小诸葛的白崇禧。受维新思潮影响,外公致力于文化救国,于是继续求学。

4、1908 毕业于桂林优级师范学堂。

5、1910 又在本校理化本科毕业。

6、1911 广西提学使司任命为平乐府两等小学校长。陈雨时介绍秘密加入同盟会。

7、1914 转任桂林六塘镇小学校长。

8、1918 省立三中校长。兼课省立第二师范讲授三民主义(校长裴邦焘)。并应陈敏恕(共产党)所托,介绍其弟陈此生教国文。

9、1921年5月 由邓家彦介绍加入国民党。同年12月9日,孙中山与西南各省大军会师桂林准备北伐,桂林教育界76个机关团体3百余人举办欢迎大会,李任仁被推选为代表,主持欢迎大会并亲赴大总统行辕敦请孙中山做题目“知难行易”的演讲。此时的李任仁已是新三民主义的推崇者。

10、1925 应白崇禧之托(刘斐转),任临桂县知事,主持行政,支援前方。

11、1926 李宗仁,白崇禧,黄绍竑统治广西。李任仁与裴邦焘,李征风(共产党员)组建国民党广西省党部任执行委员, 倡议并具体策划修建了中山公园,孙中山塑像,中山纪念堂,中山纪念塔并亲撰塔上碑文,与李,白,黄,等塔前合影留念。

12、1927 年 四.一二,蒋叛变革命清党,裴邦焘,李征风,苏鸿基,谢铁民,李芬华,赵世恪,赵世杰,廖俊,汤显达被捕,李任仁为营救去武汉找白崇禧,未救成功,九人被执死刑。义愤辞官回乡赋闲,又遭通辑,只得离乡背景,避难河北。

13、1928 二次北伐时任白崇禧第四集团军中将顾问。为组织倒蒋同盟与冯玉祥,阎锡山等人从唐山到北京会唔,住九王爷府。因阎锡山,张学良倒戈而失败。后欲与刘斐,冯璜,王若愚去日本,异事(跟班小斯挥霍了路费)未成行。于29年返乡,又在会仙镇塘边村老宅的三棵大枫树下,接见冯玉祥,蔡延凯将军的代表,策划反蒋独裁的的民主活动。

14、1930 蒋桂战争后期,李、白突破了蒋的包围,解了南宁之围。应李宗仁、白崇禧之邀(黄绍竑倒向蒋一边),李任仁带了一批学生到邕“赞襄戎幕”。李,白,梁翰嵩(民团总)及总部大小官员会见时,都随李,白称呼李任仁“李老师”或“重毅(字)老师”。白崇禧深感广西人才缺乏,与恩师商量开办“广西党政研究所”,白崇禧为所长,李任仁为教育长。

15、1931年夏,粵桂言和,反蒋的国民党执监委在广州成立国民政府。李宗仁为国民革命第四集团军总司令。白崇禧,黄旭初(兼省主席),李任仁(兼教育厅长),张仁民,杨腾辉,梁朝玑,朱朝森(兼民政庁长),黄蓟(兼财政厅长),黄荣华(兼建设厅长)为广西省政府委员。7月1日宣誓就职。

16、1931 为培养广西军政人才, 在桂林良丰雁山别墅筹办师范专科学校,拨开办费12万,聘唐现之为筹办主任。任命刘斐推荐的杨东莼(共产党员)任校长,并亲授大印。

17、1934杨东莼及其聘的教务主任朱克靖(朱笃一)身份暴露,两人辞职被“礼送出境”。又荐陈此生主持教务。并荐知名学者,进步人士陈望道,劝初民,马哲民,施复亮,熊得山,杨潮,夏征农,胡伊默,沈西苓等到师专任教。

同年在家乡塘边村,献李氏家族的庙堂并捐款建立《凤山初級小学校》。

在广州召开的国民党四大上选为中央执行委员,西南执行部及西南政务委员会委员,并偕同李宗仁,白崇禧及全体与会的广西委员代表在黄花冈摄影留念。

18、1935年六·一事件前六中全会间,蔣介石在官邸设宴专请李任仁,意图拉拢,安撫桂系,饭后直送出大门眝立良久。李任仁不为所惑,继续反蒋独裁。

19、1936 广东陈济堂联合广西李、白,发动六·一倒蒋事变,战争一触即发。李任仁力劝李,白,枪口对外,联蒋抗日;并不顾个人安危做李,白的代表北上会见蒋介石,向蒋痛阵当前国内外形势利害关系,劝蒋悬崖勒马,莫对广西用兵。蒋终于在9月2日在广州派程潜,居正,朱培德携亲笔信致意李宗仁和谈解决对立。

赴上海参加七君子沈钧儒,胡愈之,李公仆,沙千里,史良,章乃器,王造时发起的“救国”会成立大会。

在南京召开五大期间,被选候补中央委员。立法委员,冯玉祥在其私邸设便宴与李任仁庆贺。蒋介石欲挽留南京任职,李任仁托词不任,毅然回桂。

20、1937 七月六日,张云逸及秘书李实(罗理实)应毛泽东,周恩来之托,来桂林与李,黄,白,洽谈广西延安建立统一战线事宜,并到会仙镇塘边村老家探望回乡养病的外公,三枫树下,檀木小桌,桂林谷雨香茗,两人一见倾心,彻夜促膝,憧憬未来。

21、1937年 8月,蔣介石派刘斐执亲笔信乘专机邀白崇禧赴南京共商抗日大计,白 约外公同行,以便随时顾问咨询。

22、1937 任《广西建设研究会》常委。

23、1938 年3月以国民党中央委员身份参加了在武汉召开的临时全国代表大会,蒋向白崇禧要政治干部到中央工作,指名要外公留任中央,月薪675元大洋。并请白和外公到其官邸唔谈,被外公婉言拒绝。

同年 12月国民政府军事委员西南行营成立于桂林,因桂系将领多为李任仁“赞襄戎幕”带去的学生,白崇禧经蒋同意,邀请外公出任行营政治部主任,负责长江以南第三,四,七,九四个战区统辖半个中国。外公对白崇禧蒋介石作为不屑,故尔不上任,蒋又派陈诚三顾会仙镇三枫树下促驾,李任仁坚辞不受。

24、1939年成立桂林文化供应社任董事长。董事:沈钧儒,胡愈之,柳亚子。在此期间,共产党办的三个刊物:生活书店,新知书店,读者出版社在上海香港被查封,蒋系多方限制,各地无力承办,周恩来指示李克农与李任仁商榷。于是,文化供应社出资买下所有印刷设备和编篡人员,成立新知、生活、读者三联书店。李任仁为董事长,邹韬奋为总经理,夏衍为总编。

“三联”的寓意除新知、生活、读者三家联合之外,还与李任仁会仙镇塘边村三枫树下的老宅内三幅对联有关,那时的文人巨匠,达官贵人,常去老宅瞻仰。湵其秀雅之风水,献诗画于此。三联由李任仁所撰,次子李海楼墨宝:

其一:门对三枫参地拔天,家藏万卷鉴古知今。

其二:明月三枫一壶酒,清风两袖满楼书。

其三:挥毫落纸风云动,倾盖谈心意气投,依山做屋时来鸟,傍水成村好泛船。

      

      

微信图片_20190205181902.jpg

        第三篇: 阳溯良丰雁山公园的广西师范专科学校 

贺敬之笔下的“桂林山水甲天下”已成为国人不争的事实,然尔“阳溯山水甲桂林”又把人们的印象引入更高的响往,多少旅者为没有留意阳溯而感遗憾。而阳溯风景的精华都浓缩于良丰雁山公园内的“广西师专”校址内。外公之所以选这里做为培养广西人才的地方,除因风景优美外,还因其远离省府南宁,少受官方牵制。仙山多杰士,秀水出名流,有许多中国革命的精英人才,都诞生在此处园林之中。

在满清没落和民国初建的时期,外公的信仰从维新变法到教育救国,三民主义,新民主主义......逐渐发生着转变。

康梁变法失败,05年外公屏弃科考的功名之路,与同学吕国器,吕黄,李天沛回乡办会仙新学,就是想教育救国,启蒙民众;所以对白崇禧这种穷学生才会如此关照,指望他们今后能成大器。初次读到三民主义时,外公如获至宝。然孙中山几次起义失败,使革命落入低潮。有识之士都在上下求索,寻求新思维的救国之路。为此外公离乡赴学,考上了桂林简易师范,寻求教育救国的革命途径。

辛亥革命前一年(1910),外公加入了同盟会,成为孙中山领导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弄潮儿。同盟会广州起义失败,他带着十几个学生冲上街头控诉满清暴行,被满清政府通缉而不得己逃亡,直至辛亥革命暴发。

1922年,孙中山领北伐军攻克广西,在桂林集结,予进军晥,直,奉,结束军阀割据,统一全中国。外公被桂林教育界推为代表,敦请大总统莅临教诲。此时他己由邓家彦介绍加入了国民党,追随孙先生联俄联共辅助工农的新三民主义,成为一名国民革命的斗士。这时他35岁。与中共李征风等在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成立了临桂县党部开始了党务工作。仅一个多月发展了四百多国民党员。

1925年3月12日,孙中山在北京去世。噩耗传来,外公悲痛欲绝。此时李宗仁,黄绍竑,白崇禧领导的新桂系军队异军突起,打败了陆荣廷的自治军和旧军阀沈鸿英。为巩固后方,白崇禧力推老师为桂林知事,主持行政接济前方。

在桂林革命形势开始好转之际,白崇禧接受了老师的提议:由政府出资,在月牙池畔,独秀峰旁,中山纪念塔和中山纪念堂相继落成。外公亲撰碑文,镌刻于塔座,并与白崇禧,刘斐,李天沛塔前留影纪念。

1926年,为完成总理遗愿,外公建议李宗仁,白崇禧率广西部队加入北伐,就任第七军军长和总司令部参谋长。广西军英勇善战,屡建战功,国共合作的北伐,如摧枯拉朽,荡滌各路军阀。

1927年,当胜利凯歌即将奏起之时,蔣介石背叛总理遗志,发动了“四·一二”政变。血雨腥风,吹遍神州大地,外公义愤填膺,痛斥蒋介石背叛革命,最后连他自己也被列入逮捕名单,只得背景离乡,去唐山白崇禧处避难,任第四集团军中将顾问。

歼灭最后一拨北洋军阀张宗昌部以后,蒋系桂系之间矛盾逐步升级;外公和白崇禧联络各路军队组成反蒋联盟,预推翻蒋系独裁。但阎锡山,张学良被蒋系瓦解,白崇禧不得己逃回广西,外公也躲回会仙镇老家,但仍在三枫树下,接见冯玉祥,蔡廷锴将军派来的代表,继读从事倒蒋活动。

然蔣桂战争,桂系大败。李宗仁,白崇禧几经辗转,冲破蒋的封锁,稳定了广西。1931年,粤桂言和,两广联盟组成反蒋的广州国民政府,外公领众多学生到南宁赞襄戎幕。所有幕僚都随李,白等称呼外公李老师。

总结蒋桂战争失败之痛,主要缺乏忠诚桂系的中层领导干部,为长远建设广西,任命李任仁为广西省府委员兼教育厅长。磋办培养中层干部的广西党政研究所,寓将于学;白崇禧亲任所长,外公任训育长。并成立师范专科学校培养师资,于是广西“师专”于1932年10月应运而生。外公为亲自选定的校长杨东莼首授印玺,并发表建校宗旨的演说。广西“师专”至此成为30年代初期全国亨誉甚高的学校。因杨东莼是未公开身份的共产党员,且聘朱克靖为教务主任。后被白崇禧认出朱克靖是南昌起义第九军党代表朱笃一而不得已辞职。校长几次更换,仍由外公推荐的教育厅秘书陈此生(共产党秘密党员)担任,不改“自由研究”,“集体生活”的半军事化教育方向。聘请进步人士来校任教。

那时广西“师专”的师资,足以让任何一座名牌大学钦羡赞叹——

* 中共早期党员,《共产党宣言》最早的中文译者,权威著作《修辞学发凡》的著者,著名学者兼教育家陈望道。

*原中山大学名教授,权威著作《社会发展史纲》和《政治学大纲》的著者邓初民。

*原北京大学名教授,被誉为“中国信仰马列主义老前辈”的中国哲学权威马哲民。

*著名中国史专家,权威著作《中国社会史》的著者熊得山。

*曾导演《渔光曲》等进步电影的名导演兼戏剧艺术家沈西苓。

*还有胡伊默,杨潮,夏征农(80年代上海市委书记,“辞海总编”),祝秀侠等,则是才华横溢,思想进步的青年学者。

这些进步的教师再不能被桂系当局所容忍。终于在1936年秋,“师专”被宣布撤消。广西师专的创办和它的成就,无疑是广西教育史上的一座丰碑。这丰碑的奠基人当之无愧是李任仁。


       第四篇  民族气节 不畏强权

烽火连八年,百姓遭劫难。倭寇的猖狂肆虐,使多少人妻离子散:南京屠城,松沪大战,武汉败北,广州失陷,长沙焦土抗战......倭宼的铁蹄践踏着神州华夏,蒋氏嫡系只谋安内于皖南,无心攘外回天。到处狼烟,凄惨不堪,灾民烈属涌入华南八桂大地。

抗战大后方的广西为避日寇海上袭击,将首府自南宁挪至桂林,一时间山水秀丽的桂林成为避难之所,阴雨绵绵似泪,哀鸿遍野恸歌,黎民如入水火,志士扼腕嗟叹。外公每每出行,都将囊中所有尽倾灾民,仍难解忧国忧民之情。

在这蔣系鞭长莫及的八桂大地,也是共产党统一战线的各界人士聚集之地。李克农受命周恩来在桂林叠彩路建起了八路军办事处。蒋系桂系,军统中统,民主人士,爱国精英,共产党人……上演着八年持久抗战的众多故事。

1936年,倭寇战火尚未烧入关内,但其狼子野心已昭然若知。李任仁在广西“师专”撤消后辞去教育厅长的职务,虽赋闲家乡会仙镇,但救国之责仍耽于心,每日三枫树下,拜访者络绎不绝。由于坚定的信仰和大无畏的精神,外公在各界人脉中威望甚高。他以候补中委的身份到上海参加六中全会和五全大会,在会上为停止内战,团结抗日而慷慨陈词,赢得众多赞誉,被选为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冯玉祥亲设家宴为外公庆贺。国民政府任命为立法院第四届委员,在当时相当于内阁部长,配给住房轿车。但外公拒不到职;蒋介石接报两广将有异动。便在官邸设宴专请李任仁,意图拉拢,许以高官厚禄,留南京重用,临行又破例送至门外,佇立良久以示敬重;外公知其分化瓦解桂系而挽拒高官;外公自言“道不同不相为谋”。就在此时,他却秘密到上海,参加了“七君子”(沈钧儒,邹韬奋,李公仆,沙千里,史良,章乃器,王造石)发起成立的“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又奔赴香港会唔抗日名将十九路军军长蔡延锴将军,敦请其与广西联合抗日。

回桂后参与筹划李宗仁白崇禧与广东陈济棠将军发动督蔣抗日的“六一事变”,起草了“呈请中央党部,吁请国民政府领导抗日的决议”。“决议”发出,全国各界抗日爱国团体纷纷电函响应拥护。

但蒋介石独薄众意,致民族危亡不顾,只是讨好日寇,签订丧权辱国的协定。广西军民群情激奋,組织队伍誓师桂林北上抗日,却被蒋系两个军顶在湖南衡阳。截断北上抗日的通道。广西军几日内便扩军44个团,各地抗日代表也云集广西:李济深,蔡廷锴,刘芦隐,胡卾公,朱佛定,并电告张学良,刘湘,准备成立“中华民国国民救国委员会”和“中华民国临时政府”领导抗日。蒋却坚持先安内的方针,双方对峙,剑拔弩张,战火一触既发。为避免内战广西組成三百多人北上请愿团,却被困香港拒售北上请愿团船票。

正值五届二中全会召开,广西委员怕被蒋扣留,都不敢前往。做为中央执委,外公决定单刀赴会,痛陈两广主张。李宗仁白崇禧设壮行酒会,言“先生此次进京,无异只身入虎穴,有何要求,尽量提出……”外公慨然而答,铿锵有声:只要求你二人真心抗日,驱逐鞑虏,救我中华。

五届二中全会上,李任仁直面蒋介石,在冯玉祥等中央执委支持下,当着全体中执委的面,呈请中央五项救亡方案:“一,停止内战。二,早定抗日决策。三,领导全国一致抗日。四,废除中日一切协定。五,开放民主权利。”全场先是噤若寒蝉,尔后掌声雷动。李任仁代表的两广中执委,赢得全国舆论赞誉。蒋介石也怕民众舆论,不得已派代表:居正,程潜,朱培德带亲笔信飞南宁与桂系言和。此时是战是和取决于桂系能否接受条件。居正程潜朱培德在会场外翘首以盼,立等决策。所有桂系决策人都把眼盯在外公身上,外公分析局势,侃侃而谈令众僚点头称是。“和平解决”决策一出,程潜欢呼雀跃“和平解决好”,立报蒋公各项条件实施。一场恶战平息,“六一”事变就此和平解决。外公威望越发提高。李,白二人心存感激,接受外公的提议,派驻西安的代表钱寿康赴延安向毛泽东递交了一份双方订立抗日救国协订草案,毛主席亲自回信李,白,对其诚意表示赞赏,并在延安接见了广西派驻西安的代表。

但蒋并没想真正抗战,一味敷衍:与日寇签定共同剿共的条款;11月26日唆使特务逮捕救国会领袖“七君子”;重兵围困延安,大肆叫囂“攘外必先安内”;致使全国舆论哗然,促使张学良杨虎城发动了双十二“西安事变”。因此有史学家分析,六一事变是西安事变的导火索。时间仅隔半载,起因相同,对蔣提出的八项条件也与五项救亡方案相似。以至在西安事变突发时,广西李,白二人能秉外公之托,与中共口径一致,在第一时间通电表态:支持中共提议,呼吁各界不计前嫌,放蒋结成抗日统一战线。

共产党代表到桂之前,李,白召集政要密议:广西应表明什么样的政治主张。外公以其威望历陈史实和当前形势格局,劝李,白联共抗日被釆纳。桂系先行与延安签定共同抗日统一战线。

1937年7月6日(芦沟桥事变前一天),张云逸罗理实受党中央毛,周委托到桂洽谈联合抗日事宜,抗日统战协议顺利达成。外公参与了全部策划后病倒了,回乡间休养。张云逸将纲领草案电报毛主席,毛大加赞赏,并亲拟电文,向全国通报,扩大影响。

7月9日,张云逸亲到会仙镇探望外公。仲夏之际,月明水清,三枫树下,谷雨香茶,两人一见倾心,彻夜促膝。……到49年张云逸任广西自治区主席,外公任副主席时,两人关系一直很好。

七七事变后,国共第二次合作,统一战线全面抗战开始,八路军开往二战区山西前线。

为防日寇海上登陆,广西省会自南宁搬回桂林,外公经常回会仙镇的老宅小住,他喜欢家乡种满红豆的相思江畔,愿意沉浸在花团锦簇的小石桥边尽享乡间的清新和宁静。

38年在武汉大学召开的全国国民大会,确定蒋介石为国民党总裁领导抗战,成立了国民议会。蒋欲挽留外公在中央工作,月俸675大洋并有配车住房,外公坚辞不就,白崇禧就任西南行营主任管辖四个战区聘外公当中将政治部主任,依然挽拒。蒋介石派陈诚三顾桂林会仙镇促驾也坚辞不受。只在广西任国民参议会议长,在国民参议会第四次会议上,中共参政员董必武关于各省成立宪政促进会的提案被全体通过,李任仁又学习毛泽东解放区的做法成立了广西宪政协进会,自任会长,李宗仁的夫人郭德洁女士,也是宪协会委员之一,但成立仅一个月就被中央党部强行禁止。

“拉白入阁,封李中原”。白崇禧已在南京任职副参谋总长兼西南行营主任,李宗仁被任命五战区司令长官,也即将赴任。为防蒋系分裂广西而成立的党政军首要为主的《广西建设研究会》,实则凌驾于省府之上,身为正副会长的李宗仁,白崇禧赴任在外,黄旭初管省府。名誉主席李济深也忙于军事,李宗仁任命李任仁组成三常委主持所有具体事宜,而三常委之一陈绍先是李任仁七七事变后请回广西的坚定民主派,拥护中共的民族统一战线主张,桂系又与中共有统战协定,黄同仇身为常委难发异议,因此广西大事基本可以由李任仁决定。

《建设研究》就是《广西建设研究会》出版的刊物。聘请众多来桂的进步人士撰稿,并以李任仁国民参议会委员的身份邮寄延安毛主席一份。撰稿人和聘请的研究员众多,鼎盛时期达三百余人,田汉,夏衍……只要抗战期间到过桂林的,无一不到府上拜访。

1938年,李宗仁取得台儿庄大捷。随后日寇展开全面进攻,国军节节败退。上海,南京,武汉相继伦陷。军官退至重庆,儒商避入桂林。会仙镇塘边村的三枫树下,前来拜访的各界墨客巨匠络绎不绝。屋内壁上挂满了他们的墨迹:有陆军大学校长蒋百里将军的行书_杜甫诗“闻官军收河南河北”,有李济深将军39年昆仑大战任监军在桂林驻扎时写的对联“举国闻风争抗敌。何时策马饮扶桑”。有水墨大师徐悲鸿的“杨柳喜鹊图”,有国画大师齐白石“蝦戏”。还有巴金,田汉,日本反战联盟鹿地亘夫妇写的条幅,还有“七君子”等众多进步人事在三枫树下留的墨宝。但都在文革中被付之一炬,甚为可惜(文革中外公的高帽写的是反动桂系头子李任仁)。79年平反后还回部分,按外公生前明文意愿捐给了国家,现存广西文物博物馆。据说39年收的文物仅一套金铂伽兰经就价值连城。


第五篇 捉笔为刀,保护文化运动

全国各地的爱国民主人士到达桂林,髙峰时达三百余人,位于王府后花园八桂厅的《广西建设研究会》已容纳不下。于是,外公买下位于七星岩下小东江畔的“施家花园”,由《广西建设研究会》经济赞助成立了《桂林文化供应社》。其实是胡愈之秉周恩来之命的设计构思,以救国会代表的公开面貌出现,由共产党地下組织直接领导的重要文化阵地。国家安全部出版的《中共隐蔽战线的卓越领导人……李克农》一书中有两篇专门叙述这段历史及李克农本人口述与李任仁的合作关系。李克农常来参加李任仁在八桂厅组织各界名流的聚歺会(沙龙)。桂林龙珠路30号外公的“陶庐”,香港陷落后何香凝带儿媳孙儿在此住过。皖南事变后,邹韬奋怒辞参政员,从重庆到桂林,在此躲辟避蒋介石的通辑和军统的跟踪。因“八办”位于隔壁叠彩路上,李克农也是常到之客,所以私交甚笃。

《桂林文化供应社》董事长由李任仁担任,董事有:胡愈之,沈钧儒,杜重远,李章达,林立儒,陈绍先,陈此生,万仲文等,社长是陈绍先,总务部主任是原“师专”校长陈此生,胡愈之任编辑部主任。编辑中大部分是由李克农推荐:张志让,宋云彬,王鲁彦,曹伯韩,杨承芳,姜君长,傅彬然,邵荃麟,林洞青……。胡愈之是秘密中共党员,直接归周恩来领导,与李克农单线联系。

《桂林文化供应社》以民间文化名人面目出现,避免中央和地方政府插手。39年仲夏,在外公买下的“施家花园”新建的竹屋中,四十多个长衫马卦,西装革履的文艺名人在这里讨论制定了文化供应社编輯生产的基本方针并选出董事会,任命了社长,总务,编輯。并摄影留念,至今照片惠存广西政协(中间坐的两位是李任仁,陈绍先)。会后,李任仁带领一行人游览了月牙山下的天然大岩洞……“龙隐洞”。

临江百尺陡壁上刻有硕大四个古字,“破壁而飞”。“……相传远古,天帝将一条斗胆冒犯天威的巨龙囚禁此山,有旨永世不得见天日。巨龙不畏强暴,奋力抗争,终于得正义之雷神相助,借雷雨交加,怒而冲决禁锢,破壁而飞,一飞冲天,重返自由……”。会仙镇,龙隐洞,虽属传说,但冥冥之中,蕴意却如此深刻。所有人都被这段故事激励的热血沸腾。

桂系特务头子韦贽唐,军统特务头子何浩若,中统特务头子徐恩曾,军统特务头子朱家骅都陆续来《广西建设研究会》调查,却一无所获,刹羽而归,只回去和上司说两句坏话,明知有共党,却毫无办法。蒋介石想参股《桂林文化供应社》,李任仁就将其改组为私企。

蒋介石明里抗战,喑里反共,重庆当局突然查封各地进步书店。湖南地下党省委主办的《观察日报》被查封,桂林生活分店,桂林新知书店门市部,都被查封。皖南事变后,香港新知书店经理被捕。李克农求救于李任仁,陈绍先,二人以《桂林文化供应社》名义在香港开设南洋服务公司,把各书店印刷厂迁到桂林,改换名称,并将人员保护在文化供应社工作。直到新中国成立,文化供应社并入“三联书店”,所有资产由各地新华书店接收。

《救亡日报》是周恩来'亲自指导和关怀下创办的,李克农直接领导,夏衍是总编輯,广州沦陷后38年11月夏衍带领同仁避难桂林,周恩来指示夏衍自筹资金,争取在桂林公开合法复刊。李克农让夏衍找刘仲容引见结识李任仁,并由李任仁陪同到省府见黄旭初做礼节性拜访。又发给夏衍《广西建设研究会》研究员的聘书,并与田汉,马君武,白鹏飞等发起《一年间》会演为救亡日报筹集资金。《救亡日报》在桂林顺利复刊,夏衍也成为李任仁至交好友。《大公报》主笔徐铸成老先生说,桂林之所以成为“文化城”,是李济深,李任仁两位李先生对进步文化事业起了两把保护伞的作用。

皖南事变后,桂系与蒋介石已公开合流反共,“八办”处境日艰,军统中统欲绑架李克农,李克农决定办事处分别撤退,先撤夏衍和救亡日报。李任仁陈绍先用黄旭初的汽车接了李克农,夏衍,又买了机票将他们送上飞机。许多民主人士在后来的回忆录中强调:抗战期间凡到过桂林的各界进步人士,没有一个不认识李重毅先生,没有一个不受到他的关照和支持,他是广西进步力量的一面旗帜。

 

 

微信图片_20190202004501.jpg

           (作者近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