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四大名著之一、施耐庵的《水浒传》中,有一段脍炙人口、让人直呼过瘾的片段——《杨志卖刀》(第12回:梁山泊林冲落草,汴京城杨志卖刀)。

  作为杨家将后人的青面兽杨志,也是忠良之后,按说家境应该十分优裕才是,他为什么会落魄到需要在汴京城卖刀求活口呢?水浒传中说得明白,那是因为:

  杨志失陷花石纲,丢了官。来在东京谋求复职不果,穷困潦倒,实属无奈,只能将家传的宝刀叫卖。

  看来,杨志的悲惨境遇,皆是因为失了朝廷的花石纲所致。

  那么,花石纲是个什么东西呢?

  那么,花石纲是施耐庵杜撰的呢?还是却有其事呢?

  据《宋史》记载,花石纲确有其事,而且“流毒州县者达20年。”

  宋徽宗是个优秀的艺术家,却算不上是个称职的皇帝,因为不爱江山爱石头,底下人投其所好,搞出一个花石纲的名目来,不但增加了民众的负担,还造成了江山社稷的危机,真是可悲可叹啊!

  今天,就讲一讲花石纲的事情,让大家见识一下,花石纲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事体。也看看,这位大宋的皇帝,是如何爱石头不爱江山的。

  本文源自清代丁耀亢的笔记《天史》卷七《奢十四案》中的《徽宗花石纲》一节。

  话说,在建中靖国(公元1101年)宋徽宗正式即位以后,他的身边有一位大名鼎鼎的宦官,名字叫做童贯。童贯这个人,虽然是个宦官,但是,手上握有实权,因为做过很多为人所不齿的事情,所以,被称为“六贼”之一。

  所谓“北宋六贼”,是民间对北宋年间六个奸臣的合称。这六个人分别是:蔡京、王黼、童贯、梁师成、朱勔、李邦彦。他们基本都是宋徽宗时期重要的大臣,这六个人贪赃枉法、横行霸道,弄得民不聊生,是导致当时江南方腊起义和金人入侵中原的罪魁祸首。

  童贯的性格奸巧谄媚,因为很会察言观色、运用手段、迎合上意,所以,他很得宋徽宗的信任和恩宠。

  童贯曾经在三吴(三吴是长江下游江南的一个地域名称,一般意义上的三吴是指吴郡、吴兴郡和会稽郡。)游览,因为清楚皇帝喜欢艺术品,所以,童贯在游览过程中,通过各种渠道和手段,收集了很多书籍、书法作品、名家画作、奇特精巧的物件、屏风、帷帐、折扇、玉带之类的东西,全部想办法运送到了宫中。

  宋徽宗看到童贯送来的器物以后,非常高兴,他比童贯更高明,以国家命令的形式,在苏杭设置了朝廷的御器所。这个组织机构,专门负责为皇帝搜罗各种玩好器物,其中象牙、犀牛角、各种玉器,金银物件,藤竹器具等,都是人间的珍惜工艺品,大都巧夺天工。除了收集之外,御器所还召集了很多苏杭一带的能工巧匠,现场制作各种艺术品,那个场面和规模很大,有时候,一天就有上千号的匠人在为皇家工作。

  上文提到的“六贼”中的苏州人朱勔、权相蔡京等人,知道宋徽宗对奇花异石情有独钟,他们就悄悄地想方设法弄到珍贵稀有的花石,晋送给皇帝。

  起初,这些人弄到了三株珍稀的黄杨送给宋徽宗。皇帝收到之后,龙心大悦,对这些人大加赞赏。这些人为了继续取悦圣主,便开始变本加厉,大肆攫取民间的珍木异石及各种稀有物件,而且一次比一次增加、一年比一年增加。因为这些奇花异石的数量和重量都很大,所以,一般都采用水路运送。这一年之中,从汴河到淮河,水面上如穿梭一般,来来往往的船只络绎不绝,全是给朝廷运送花石的。这就是所谓的花石纲。

  这些花石,当然不是朝廷采买的,也不是那些逢迎巴结的官员自掏腰包置办的。这些花石,要么是强征的,要么是摊派的,这给民众的生活造成了巨大的负担。

  因为朱勔、蔡京们进奉花石得力,宋徽宗就命他们领导应奉局,专门督导花石纲事务。最初,这些人搜罗奇花异石时,还不敢声张,在得了朝廷的正式命令之后,他们就肆意妄为起来,极尽搜刮民财民物之能事。对民众上缴的花石,他们是百般刁难、千样挑剔,为了一棵花草、一块石头,往往会弄到民众倾家荡产,这样的事情真是层出不穷,不胜枚举。

  政和四年(公元1114年),宋朝廷的延福宫修建完成。为了这座宫殿的装修和配套,又是花费了不少的功夫和精力。延福宫里,豢养着各种羽毛美丽鲜艳的珍禽、各种常人难得一见的异兽,真是名副其实的皇家苑囿。名贵的树木、花草,在延福宫中随处可见,让人如入嫏嬛仙境。那些用形状怪异的石头构造而成的岩层崖壑,就如同天然生成的一样,看不出半点人工雕琢的痕迹。为了制造意境,四围还仿照民间村舍的样子,建造了简单朴素的店铺、茅草房屋作为点缀。每到秋天的夜晚,凉风四起,延福宫内的珍禽异兽禁不住秋风的冷冻,悲鸣哀嚎,似乎整个京城都是秋风送来的禽兽凄厉的叫声。那些经过世面,洞悉社会现实的人都以为,这是不祥之兆。

  政和七年(公元1117年),宋朝廷又设置了一个部门,叫做“提举御用人、船所”,主要管理东南监司、两广货船。这样一来,灵璧(安徽省宿州市辖)、太湖、慈溪、武康等地的奇石,浙江的竹木、福建的荔枝、南海的柳树、四川的杂树,以及各地的文竹、文石等,全都穿越大海,渡过江河,运送到了京城。为了这些物件的运送,树木高大,桥梁阻隔时,就毁坏桥梁;为了运送快速,节省时间,就穿凿城郭,强行拆除房屋、挖掘坟墓。

  宣和四年(公元1122年),宋徽宗觉得延福宫太小了,住在里面很憋屈,又在开始修筑工事,建造了万岁山。他后来还御题这座山为“艮岳”(艮为地处宫城东北隅之意)。据记载,这座人造假山非常险峻,占地方圆十几里。朱勔很会奉承皇帝,他在太湖征取著名的太湖石,作为建造“艮岳”的原料。这些太湖石,长宽都有好几丈,必须用大船才能运载。因为石大船重,所以,一条运送石头的大船,往往需要上千名纤夫挽船,并且花费好几个月的时间,才可以到达京城。“艮岳”山高九十步处,是第一峰。环绕着山峦,根据山的形势,还凿有流水的渠沟,这些渠沟,迂回曲折,蜿蜒幽深,意境极佳。“艮岳”中间,还设计有岩洞、开建水池,设置馆阁,真是用心奇巧、应有尽有,一时半会,都没有办法一一描述、一一记录。自古及今,这样的人工山石园林还真是少之又少。

  到了宋钦宗靖康元年(公元1126年),金人斡离不(完颜宗望)横渡黄河,攻打宋人,宋徽宗仓皇出逃,汴京城被金人围困。宋人李纲固守“艮岳”,以这个人工的石头山为屏障,抵御金人的进攻。抗金过程中,物资困乏,李纲就让民众拆卸“艮岳”的亭台馆阁、砍伐珍木异树做柴禾。

  靖康二年(公元1127年),金人粘没喝(完颜宗翰)劫掠了宋徽宗、宋钦宗及各位皇子、后妃、公主等三千人北返。之后,童贯、朱勔等也伏法被杀。宋王朝中原地带的大好河山被占领,宋室南迁,开始了夕阳西下的衰亡之路。

  当然,宋王朝的灭亡,是各种复杂的综合因素促成的,但是,这里面,花石纲所起的作用不容忽略。

  一个政权的覆亡,往往是许多看似不经眼的小事件聚集起来,一点一滴促成的。

  不爱江山爱石头,宋徽宗的结局,是失了江山,当然,也没有守住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