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   原

                  文/张仪飞

  慵懒的月光散落在疯长的野草尖上

  些许的流星划破黑夜粗砺的身驱


  狼嚎的声音被安置在一部惊悚的网剧中

  风穿过那株向日葵时 它正在低头沉思


  据说 明天的太阳会像一个绅士准时赴约



                         诗歌创作需要定力

  如果从尊重作者的创作个性来看,第一段以两个长句形式表现,是衬托下一种沉重感,其中有深思,也有不安,这个和所要表现的主体荒原,是相匹配的。但是,现在的媒体编辑有的非要按照自己的想法让作者修改,这就有可能扼杀了一首好诗歌,鉴于作者创作的灵魂是扼杀不了的。这就是现实中的残酷。

  作者将“狼嚎的声音”移入诗歌里,不由得让人想起内蒙古生活的电影,狼图腾。如果从时空的角度看这首诗的视角,是由上到下这么一种观察顺序,在诗歌里被叫作内涵的伸延。

  第三段是以一行突出以“明天的太阳”来结束全篇,这和开篇的第一段第一行的“慵懒的月光”形成对照。比较明显的对照是指这一些,当然还有其它的对照,比如,流星,粗粝的身躯等,这些作为一个动作的连续性是和场面布置分不开的。

  创作诗歌的定位,我觉得非常重要。还有一种现象是,编辑不是“万宝技师,”碰到看不懂作者的诗,也有不虚心的,采取讲粗话的方式来维持自己的自尊,这就太可怜了。现在时代发展的步伐很快,有很多体裁的诗歌会不断涌现出来,结果,有的编辑适应不了,不从自己的心态去找原因,而是一味指责作者没有写好,这种不平等态度,也会让作者感到无言。

  没有骨风,写诗不会太有特色。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心善,诗歌也善,心不好,如果编辑有“生杀大权”的,对作者来讲,就是弯路,就是低谷,但编辑没有想到,就是他给作者设定的这些障碍,也往往会成就作者,那就是有的作者会倒逼自己,会越写越好,这里面有几个原因,主要还是要看作者的自身素质。也有人把诗歌写糟了,往往和心态有牵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