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祭》

        作者:然空


  在父亲墓碑的上空

  掠过一只鸟


  天 碎作各种的灰烬


  樱雨飘飘桃花春风满面

  河边的青草 嫩了我的眼眸


  然空的《清明祭》一诗虽短,但看点有这么几个。第一,诗歌写时靠感觉,问题是这个感觉从何而来,有些人还不是最清楚。它建立在立意上。而这首诗歌的意又在哪里呢?在第三行,也是独立的一段。

  第二,为何处理得这么短?或许也有人看过以后会这么想。这是量体裁衣。作为技巧,有借鉴作用。

  第三,铺垫不按套路出牌,比如,不是层层铺垫,而是从收尾来照应和烘托诗歌的第三行,其中“碎作”来拉动“各种的灰烬”,它所起到的对全诗的影响力颇大,大在何处?大在“天”。

  第四,从诗语的排序来看,从第一行的“上空”到第二行的“掠过”,然后再到第三行的“天”止。诗歌短,但不容易把握得住。这时候,笔锋一转,从“樱雨”转到“青草”,其实是结构在起变化,这也是特色,特色在时空感上,比如,天之下还有樱花雨和青草,透出色差之美。

  从而,整首诗歌被色彩的艳丽和悲働的氛围如此对比映衬,这首诗的欣赏和审美意义和价值也就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