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居住的街道

 


  文/然空

 


  窗   闭目不语

  老屋固执地坚守

 


  邮差总是按铃再按铃

  信箱塞满了远方

 


  只有樱花盛开

  每一朵都向着素颜的月

 

 

 

  【今音评论】


   


  “素颜的月”投射到人世间是一股银色的光。月亮一般都是用来赞美的。它挂在天上。它的属性和它的借代或专指,有不少诗人写过,然而,把月和“邮差、信箱”搭配在一起用,或许也有人曾经这样写过,那么,和“窗、老屋”连贯在一起的用法和含义,却有些特别。说到诗句的凝炼,主要是指作者在结构句式上短小、精悍;意义的深邃和脱俗;意象和颜色的连贯搭配尤显内涵。这是下面要说到的。

 


  先说短小精悍。整篇诗歌六行,每一段分两行,最长的一句才十个字,最短一行去除空格是四个字。长短句错落就在这么一个范围里起伏,处理起来有点难度,难在意象的表达和上下文的连贯上,如何解决?暂且还不去说题目《风居住的街道》所带来的玄幻意识该如何欣赏。

 


  再看“窗 闭目不语”,形象扎实,过目不忘。扎实在窗的属性上,和“老屋固执地坚守”的属性相异,都具备固有和不可缺少的性质。用在这里起场景作用,由此赋予“风居住的街道”实质性内容。同时也赋予了人格力量和形象。它的多元化含义随着诗句的深入,使得诗歌质的厚度更加明显地凸显出来,表现在“邮差总是按铃再按铃/信箱塞满了远方”的距离时空感方面,影响了阅读。当读到“只有樱花盛开/每一朵都向着素颜的月”时,可以感觉到这首诗歌在处理跳跃上,它的“针脚”不是很密,“巧”在三段式的情景转换上,还能显示出内在结构的严谨、连贯以及诗意的拓展。

 


  意义的深邃是在于选词的深刻;脱俗是指独辟蹊径,自己开辟一条路,从方位感,尤其选择“窗、老屋、月”来组合带有主观色彩极强的意识,顽强地表现自己不同于别人的创作手法,这是创作个性所带来的诗韵上的风采。“月”的银色,“邮差”的绿色,“窗”色或“屋”的土色等,这几种颜色编织在一起,也给这首短诗带来了阅读的欲望,是在于作者的经历;如果经历平平的人,是绝对不会从天到地,从风到景,如此来摆布和调度意象,这就是作者能写出这首短诗,而别人写不出这首诗的关键所在。

 


  如果再从欣赏的角度和诗意的多元化上去认识,我们还能通过像这样的画面来编织一个故事,或者一个剧本,这是个“点”,也是“核”,是通过不会说话而紧闭的“窗”、看到一所“老屋固执地坚守”在那里时候展现出来的。“风居住的街道”,其实展现的是一幅人间世态像,在这幅画像上,有历史一去不复返的痕迹,也有当下撩拨人脸的印子,更有对现实深入思考的模式。每年三月的樱花颜色有五种(粉色、红、玫红、淡绿、白色),“只有樱花盛开/每一朵都向着素颜的月”,素颜是指一种本色。用“樱花”和“月”来作搭配使用,又表现出作者对世事具有足够判断力的冷静和处事方式,也可以说,这就是一个人经历的资本,也是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