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   浪

 

    文/张仪飞

 

风掠走了眼中的风景

一壶老酒夺去了仅有的记忆

我是谁我有名字吗   那些毫无意义的符号

影子告诉我   然空    听起来更像法名

 

只有影子  不离不弃

一起流浪流浪,在荒芜的宣纸上

 

      【今音诗评】

      《流浪》是男人心中的一条情路,诗歌的精神内涵表现在这里。在诗歌的一开始这样介绍,“风掠走了眼中的风景。”风起云涌和风声鹤唳,夹杂着风情万种的诸多情感,有思想的男人他最先感觉得到,所以,沉重和忧心忡忡,也犹如一个风景般的会刻入善良的女人心中。这是我读第一段所得出来的想象,这种想象,首先赋予在一个意志刚毅的男人身上,连同他的风华岁月,便拥有了阳光和情感魅力。有一首歌这样唱道,男人是酒。也不完全是。但是在这首诗歌的第二行,“一壶老酒夺去了仅有的记忆。”像这样的诗句,它的有力和沉着,是富有阳刚的。

      这样的诗句和一些吟诵风花雪月的单纯以无忧无虑为主旋律的诗歌相比,选择前者,哪怕前者再默默无闻,但在精神内涵上,拥有不垮的根基。这个根基的由头在诗歌里被冠定为“我是谁我有名字吗”这么一个自我怀疑的气氛当中,有叩问,也有自责,但更多的是包括反省在内的一些痛心疾首。在痛定思痛之后,诗歌接着以“那些毫无意义的符号”为调侃手段,用“影子”来回答现实生活中的那些怀疑和轻浮,还有蔑视。我读了第一段,就有了这么多的联想,所以,我抓住灵感来的一刹那,把这些感受写下来。写在南方的梅雨季节里,听到呼呼的风叫声,我仿佛又看到了塞北的风,还有鹅毛大雪。

      诗歌里还写道,“只有影子,不离不弃。”使得这首诗的意义越加体现出来,比如在人生的风行中,凡是一路走来,而且品尝过艰辛的人,当他在独自品酒的时候,多么想从中品出一份甘醇。像这样的共性,作为思绪,人人差不多都有。而在一生中,真正与人作伴的,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影子。当然,这个影子所具有的广义,每个人都可以在夜深人静时,悄悄的问一问自己的心,这叫,“夜静思。”

      在这首诗歌中,拥有谁都不愿说出来的、而又隐藏在内心的某些酸楚,现在由这首诗歌作代表并发声,它的作用能让现实中有些东西发生震颤,这个震颤是指灵魂,是善与不善之间的选择或者徘徊。而现实中的许多不平等,包括健康,快乐,甚至其它,我们都要面对它的突如其来,这就是“无常。”

       这首诗只有六行,而最后一行诗这样写道,“一起流浪流浪,在荒芜的宣纸上。”这是继续接受孤独和难堪的准备,同时,也折射出看似无荣光,但实际上很潇洒的一面人生镜子,那就是风骨在寒冷中,始终坚持走自己认定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