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花》作者然空:隔着满是水雾尘世的窗/聆听着雪花的温度/每一朵花都有你手心的暖意/那是冬日的焰火/燃烧春红夏绿金秋的余烬飘飘。//你是严寒的灵魂伴侣/是月光的羽毛/散落在我孤寂的梦乡小路/落满你掠过的影子。//为了见你/需要熬过多少个日子/把清静与困难写进诗

  一个人要做到思想上清静很不易,因为人不是神仙。在现实中常常遇到的是困难比清静多。人在静不下来的时候,非常需要找一种方法使自己静下来。假如能把清静写到诗里面,也是一种功德。许多诗歌作者大概都有这个想法。想写想看。

  这时候,我看到了作者然空写的一首《雪花》。也有专家说,写雪景的诗歌往往容易成功。奇怪的是我没问自己为什么。随缘。缘起浦东诗社,能为浦东诗社写评也是一种荣幸,我乐意而为之。然空的《雪花》我反复读,想读出一点名堂,全篇十一行,三段以“五、四、二”的节奏飘起来。

  第二段计四行是全篇主干,把雪花的内涵和对自己的感染合为一体,寥寥数语,透彻明理。以“严寒的灵魂伴侣”和“是月光的羽毛”来暗示自己理解问题的透彻和道理。同时也把困难比作严寒,也可把挫折比作严寒,严寒在这里有它的泛义。

  如果要特指的话,“是月光的羽毛”这句,景如画般,在内显示了作者观察事物的能力,也倾注了作者对事物特有的审美意识,美在层次和距离感;美在人的灵魂的空寂和清静感;因为浮躁的人绝对不会写出“是月光的羽毛”这一句。

  这时候,也显示出诗歌的难度,难就难在是继续抒情还是转笔锋,而作者却把笔锋点在“散落在我孤寂的梦乡小路/落满你掠过的影子”上,圆满完成了诗歌的转折,这个转折是借助了雪花的动作特征“飘,”它没有在诗歌中明显,而是用三、四行的两个“落”字来延续飘的动作结果,从诗歌的结构上显得更加严谨。

  引起注意的是作者的诗歌题目是写《雪花》,那么,当雪花已经由“落”字出现的时候,诗歌在前行中又到了一个转折处。考验创作人员的难度也在这里,难在是继续铺垫抒情好呢,还是考虑结束。

  作者则根据雪花的动作特征,当意识到“落”就是《雪花》的行为结果时,便采取了用两行来结束全文:“为了见你/需要熬过多少个日子,”显出了功底。功底表现在能把握雪花从飘到落这么一个动态轨迹来结构诗歌,向读者展示了一个从上到下,从天到地,从景到心、具有“十字”圆融贯通的方位图。

  诗歌的意义是指,在这幅图中,有共同期待和不同坎坷,也包含领悟世界的各种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