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初写<溜狗>一文并不是这样子,而是想诉说当下人利用微信运动的虚荣之举。

  为了争得第一占领封面,有些人不顾年迈老少,起早贪黑不停地在家在外逛走不止。即便如此,有时在封面只停留片刻,就被一些秒杀。名次下滑到几十名开外,很是没面子。想想当年身居在位,有谁的步伐可超越自己?现在一个扫卫生的烧锅炉的说把你甩在身后,根本就是几步的事。

  仿佛是位伟人曾说过,穷则思变。步数少,跟人穷没什么两样。于是一些养狗之人,他们不配曾领导过人。不仅能发现问题,而且也会利用外在的长处。他们注意到狗无论在前在后,脚步始终是碎步跑动的。这样看来,相同的时间,人和狗的步数是不相同的。于是,运动者们的眼睛看见,不少大小宠物狗身上捆绑着手机。有的手机一响,狗便疯狂地跑向主人。主人在啊啊啊嗯嗯嗯几声后,拍拍狗的屁股,狗就一个箭步冲了出去。

  到家一看,不是牛局就是马处的狗占领了封面。于是,俩人又象当年一样在电话里亙捧几句,而后啊嗯声中放下了手机。

  竞争不光在领导之间,朋友圈里的平民还是占多数的。他们买不起狗,走步又不甘寂寞,也想拔筹占领封地,怎么办?为此,经过细心观察总结,最后他们走路摇着手,象打哑语一样。有些人的身心得到了锻炼,有的人偶尔也在封面上露过脸,但也有个别人患上了肩周炎。

  任何事物的存在,它都是拥有空间的,手机里的微信运动也如此。它不但可激励人的行走欲望,而且更能激活人的猜疑心理。在商场,不少商人根据竞争对手的步数,准确无误地曾判断过谁的鱼将涨价,谁的虾该落价了等。因为这些人的办公和厂址之间的距离,他们早已经轻车熟路了。

  在情场,男情女爱的互动,也可在微信运动中,窥视一些蛛丝马迹。在此,就不一一展开说了。

   回到题目中的<遗失>,有句不起眼的话,叫<走狗﹥。溜狗中说走狗,的确不易多想其它。但写者当时是暗有所示的,尤其忆起战火纷飞的年代。有的人为了苟且偷生,不惜卖国,做汉奸成走狗。石敬瑭、汪精卫就是典型的代表,将在历史上遗臭万年。其实那年代也有狗,只是他们不认识。宁愿做金发碧眼人的狗,狗眼看人低,也不做一硬气爱国的人。

  那时,汪精卫、石敬瑭们靠卖国求荣,如今,一些人依穿国外品牌服饰和牵一条杂交的外国皮毛狗来显摆自己的身份。真不知道,过去和现在的中国人都被洋人用了什么药?

  狗是改变不了属性了,难道人就不可换换血气和骨头么?

  东西遗失可以找回,人性丢了,上哪儿去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