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阜小亭台,薄有山花取次开。寄语多情熊少府;晴也须来,雨也须来。

  随意且衔杯,莫惜春衣坐绿苔。若待明朝风雨过,人在天涯!春在天涯。”     

  这是我读到的最早有关古人约酒的诗句了,出自元代词人虞集的《南乡一剪梅?招熊少府》,说的是: 我家南面山包的小亭台上,已渐有山花逐次开放,寄信给你多情的熊少府,不管晴天还是下雨都要来,我们随意衔杯畅饮,不要怜惜那绿苔会沾染新衣,等到风雨过后,时机错过,你我可能已各赴东西,相隔天涯,春光已逝,再难相聚!     

  酒约的诗意又催促,莫负春光莫负卿,珍惜眼前好时光,错过了可能就再没有了!

  由这首词很容易就想到李白的《山中与幽人对酌》: “两人对酌山花开,一杯一杯复一杯。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场景相似,也是对酌山花,也是开怀畅饮。不同的是这是现在进行时,是现场直约下一次,而且这下一次就是明天!诗人说我喝醉了要睡了,你且离去吧,有意的话明早抱着你的琴来,咱们继续抚琴畅饮。果然还是李白,酒喝的快意之至,酒约的随心所欲,率然天真,令人神往。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白居易的《问刘十九》,是每到冬天下点大雪小雪时必然会在心底吟起的句子。寒冬腊月,暮色苍茫,风雪将作,家酒新熟,炉火已生,只待友来……如此意境,暖意融融。以致雪天时总忍不住召集三五好友相聚,以效古人约酒之趣,把酒言欢,人生幸事。

  古人约酒,约的是浪漫诗情,约的是快意人生,约的是意气相投,约的是知己相惜。书信一笺,也约出了一种仪式感,约出了风雅无限。

  温尔一壶酒,等雪,等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