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自从读完《永恒的青春之歌》征文后,我就浮想联翩,心潮澎湃。今天终于提起笔来,但是,依然很沉很沉。思考着,回忆着,沉淀着,品评着,有时眼含热泪 。因为我与《青春之歌》早已结缘,而且会永远!
       我是戴着红领巾,唱着《东方红》,"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 长大的。我是戴着团章读《青春之歌》的。她曾让我青春的热血沸腾,她曾让我豪情满怀。她曾潜移默化地感染引领我,树立了革命的人生观和世界观。她曾在人生最重要的十字路口鼓励我做出正确的选择。她曾在血雨腥风的十年浩劫中帮我呼吁呐喊,成为我心中的榜样,以无穷的力量推动我百折不回,勇往直前,跨过天堑,飞跃关山,迎来了新的曙光。也是她帮我举起握紧拳头手,在党旗下庄严宣誓;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
        1958年,我在初中读书,全校掀起了读《青春之歌》的热潮。对于出身不好正在迷茫中的我更是如获至宝。一口气读完,又读第二遍。我努力学习,积极参加学校的各项活动,成了文艺骨干,还当了副班长。但是,也有很大的挫折。本来都填完表保送师范的我,却被数学总考二分(那时都五分制)的同学换了下来。晚上我没回宿舍,自己偷偷在教室里哭。被查宿的团委书记发现了,开导我,给我讲了革命烈士澎湃和丁佑君的故事。说他们都出身豪门。特别强调《青春之歌》作者杨沫也是资本主义家庭出身,小说里的林道静就是杨沫自己的化身。这对于满心疑惑,垂头丧气的我,真是一剂强心剂。于是我努力学习,顺利地考上了高中。高中时代是从唯成分论的阴云中度过的。我曾是团支部的宣传委员,带领同学自编自演了表演唱《三杯美酒敬亲人》,在全校文艺汇演中获得第一名。主管文艺的王老师提议我当学校文艺委员,因我的家庭出身没被批准。但是我想,当年的林道静也是经历了许许多多困惑和磨难的。我要向她学习,以她为榜样。我依然向前看,砥砺前行,没有影响我的学习。
        然而,十年浩劫开始了,轰轰烈烈的红卫兵运动开始了。红卫兵我很羡慕,但是没有我的份。我 的两个在城里的姐姐极力地在城里给我找对象。我天天蹲在新华书店看书。一天我在《中国青年》杂志上看到一个惊人的好消息;敬爱的周总理在访问非洲回来时,在新疆下飞机,去看望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上海下乡的知识青年对他们说,特别针对那些资本家的子女,"出身不能选择,前途可以选择。”我如获至宝,买回一本给姐姐看。她们终于支持我还乡了。然而,这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

         二   

         我是满怀深情回到生我养我的故乡的,我曾写过,这里的沟沟叉叉都有远志花呀,不过当时的我,不只是带着爱恋、单纯、朴素的感情回乡的。因为还有林道静对革命事业的追求向往和奋斗精神,在我的内心深处鼓舞着我,鞭策着我。可是,残酷的阶级斗争为纲的现实,一次又一次教训我,打击我,我迷惑,我彷徨,我读毛泽东选集,我找答案。我几次三番叩问林道静,我该怎么办,她有时也给不出我准确的答案。好像常常对我说,真理也需要时间的捡验。我肩负着每一天为挨批斗的地主分子的父亲,写一份悔过自新书的任务,曾连着写了三个月。写到工作队,队长服了为止。忍着父亲因受不了挨打逃跑三天三夜,以为他寻死了的痛,我也曾三天三夜没合眼。我痛苦我迷茫,我无处去问,我无路可走。我几次三番问林道静,她要么没有答案,要么还是那句话,真理也需要时间的考验。于是,我几次三番地下决心,我要写一本《新青春之歌》,这个新是新中国的新,那时真是叫天天不语,叫地地不应。我把一切希望寄托给了《新青春之歌》,即使我自己验证不了真理,留下一本书,就叫后人去评说。于是,我认真坚持读书。那时,有些书是禁读的,包括《青春之歌》。市面上根本找不到。幸好我的当小学教师的表哥有些藏书。他曾经在沈阳念过国高,很理解支持我,我老家是偏僻的小山沟。除了我,几乎没有读书的。四大名著我都是那个时候读的。表哥的大女儿比我小一岁,我常在表哥家吃住。表哥常对我说,天生我才必有用。终于,拨开乌云见晴天,我曾在全国的第一个教师节,为逝去的表哥发表了散文《九月的流星》,记得开头是;九月的夜空,广袤深邃,繁星像孩子的眼睛,眨呀眨的····突然,一颗流星在夜空中滑落·······我默默地自我总结,抒写我走过的路。是《青春之歌》的作家杨抹,引领了我,鼓励着我,抒写我们的新生活,并以此为我的天职。
        曾有关心我的老师同学同志,鼓励我以自身经历写小说。特别是文革后初期,伤痕文学热销。可我不想写,我们已经耽误了许多大好时光,赶快让过去的永远过去。赶快从噩梦中醒来。放眼未来,把损失的时间夺回来。讴歌四个现代化的如火如荼的新的征程。我发表的散文处女作是《喷香的拨刀面》抒写农村土地承包后的新面貌。受到读者和编者的认可和好评,被评为优秀稿件,从此走上了文学之路。
        这次,《永恒的青春之歌》征文又给我们擂响了新的战鼓,我们要向伟大的作家杨沫致谢,致敬,以她为榜样,做无愧于新时代的笔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