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小说也是倪辉祥中篇小说集《七彩情缘》其中一只。在小说虚构的生活中,丽人宁玫婷能够为一个素不相识的刚毕业的大学生柴进萌找到工作,而找到工作的前提是以宁提供其色相为条件,向某镇官人孔翔飞谋就到柴一职。在传统中一贯得以流传的“红颜薄命”。在这个中篇里,因为出现了柴进萌的机智呵护而最后保护好了宁玫婷。小说的这条“道”,和其他作者的表现手法不一样,标志就在于用弱小和正义来战胜邪恶,其秘诀就在于弱者面临强大时所怀有的毫不畏惧。

       如果在现实生活当中能够借鉴的话,就内在而言,一个男人必定要找到合适自己的女人才会有真正的幸福可言。于是,小说在是否合适上,用了十个章节来进行介绍。在介绍时,首先打破了传统对女人的贞洁约束,能够用“反其道而行之”的观念来组织小说语言,所表现出来的是对小说人物和故事的逆向思维。

       假如用传统的观念来衡量宁玫婷,她应该把自己的贞操看得比性命还重要,但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她为了给一个不认识的男大学生寻工作,敢以身相许于手握重权的孔翔飞,不惜一切为柴说尽好话。同时,柴也由此变成了孔手里一张对付宁的为所欲为的王牌。这种现实既可怕又危险,尤其是女性,随时有丧命的可能。小说之所以要设计这样的危机感,读者是否能够认识到,现实生活的残酷并不是什么危言耸听,而要求需要面对的人必须有化解的能力和本事。

       于是,小说围绕能力与本事,用宁和柴的“以屈求伸”智慧来化解。但是,两个人化解方式方法不一样。比如,宁只有向孔以身相许来达到和维持柴在孔手下做事的平稳,但是,这种平稳在小说中被几经打破之后,逼着柴去思考如何应对的措施,要比从前来得更加专业和不被孔识破。小说的处理和表现难度也正是在这个地方。如果小说需要考量,考量的标准也是重要的一环。首先拿什么去衡量,有没有标准?其次才能够谈到考量的效果。比如,现在考量柴进萌的是,他能够拿什么秘密武器来制衡孔翔飞。

      小说接着用含蓄的手法在第八章介绍柴已经进了私企资产评估组。就这么一句话,在这个中篇小说里面所起到的作用是四两拨千斤。而柴能够进这个组的条件是宁出卖自己的肉体所换来的,这其中所含的血泪仇恨,在柴的心里面非常清楚,这时候的小说又把矛盾推向了一个极致,到最后肯定要有一个“一拍两散”的解决办法。那么,这个中篇只有十个章节,这时候的小说已经发展到了第八章,也就是说,显得尤为关键的还有两个章节,预示着惊心动魄的时刻马上就要到来了。这就增加了小说的可读性。

       这时候,表面上的花桥镇一枝花、熟妇宁玫婷的“野玫瑰”,也只有柴进萌一个人能够读懂她,尽管数量至少,但显得珍贵。爱情也往往是通过这样的途径而变得牢不可破。柴是通过与宁一系列的坎坎坷坷的遭遇中,了解她和信任她,最后视她为一朵香气扑鼻的玫瑰花!由此,也把小说的“来路”和“出路”都讲清楚了。小说呈现在读者面前的道理是“人言并不可畏”!这是小说对“人言可畏”的抨击。传统文化的精华与美德,集中体现在宁玫婷身上的是善良、是帮助人的诚意至深。深在甘心情愿,深在不顾一切,深在自我牺牲的精神上。这几个特征所含有的“野”,其实是冲破现实思想束缚的举止,含有“物极必反”的道理在内。

      宁这种处事方式之所以能够深到一般人不可及的程度,是和她内心的渴求分不开的。而渴求是通过权衡之后才做出的认真的选择,包括自己的所谓贞操在内。小说面对这样一个女性人物的塑造与刻画,她的牺牲精神令人敬佩的第一人就是柴进萌,而社会上要去认识和赞扬她,还要有一个过程。因为,“野玫瑰”对现实生活当中的某种社会现象的冲击波太强烈了,比如,强烈在获“野”名的由来;强烈在毫无贞操的观念上;还强烈在人格底线的恪守上,比如,从面对孔的一张二十万的支票她毫不动心这一点来看,一般人做不到或者做不好。

        “野玫瑰”并且还是一个开“玫婷休闲会所”足浴指压店的老板,之前是应聘一家度假庄园餐饮部主管,常陪酒,并且被公婆视为不解,被逼分手,净身出户,无家可归。因此孔翔飞敢欺负她,同时也就有了柴进萌想保护她的初衷。这是小说所提供的两个相辅相成的侧面。就好比一个平台,两个对手在台上搏击。结果在第九章,孔“背上重重地挨了一拳。不待他回头,紧接着已被拎翻在地上。当他看清打了他一拳拎翻他的是柴进萌”。

       “宁玫婷多少有些担惊受怕了:这样一来,姓孔的会不恼羞成怒吗?”“他的把柄捏在我的手里,他敢吗?至多同他来个鱼死网破!”宁玫婷忧心忡忡地说:“可是,这样的臭事抖露出去,叫我今后怎么做人?叫我还找得到圆满的婚姻归宿吗?”“别担心,别人嫌弃你,我不嫌弃你!我愿意成为你的归宿,成为你的保护神!”“臭哄哄的女人是不可能高攀你的……”“柴进萌激动地搂紧了她说:我不在乎!这不是你的臭,你宁姐是一朵香气扑鼻的玫瑰花。”“难抑激动的宁玫婷也紧紧地反搂住了心仪的小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