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的下午,小外甥微我和舅妈晚饭去他家吃鱼。饭前,老姐见我咳嗽阵阵,便把她从老家拿来的偏方止咳药从兜里掏了出来。并说如何如何的好用,她和别人吃了立刻就止住了咳嗽。我半信半疑地接过药,又端起老姐递过来的水,将一小包药面吃进了肚里。

    你还别说,吃药后只咳嗽两次,直到第二早上才听第三次咳嗽声。于是,在我心里反复想起母亲活着时常说的一句话,偏方治大病啊!

    感冒咳嗽,虽称不上大病,但让人痛苦的样子,也是不可小视的。脸憋发紫,痰咳不出来,那滋味儿可真够受的。如今老姐的小偏方,让我远离了三天三夜的痛苦咳嗽,我真不知如何感谢老姐。

    饭间,老姐见我不咳嗽了,便说,偏方好用吧?我连连点头。

    偏方,出自民间,用于不同类型的患者。有些患者若早结识到偏方,可能就象母亲说的那样,不仅治大病,而且可救命。

    临走时,老姐将剩余的两小包药揣到我兜里,并嘱咐睡前再吃一次。常言道,长兄如父,长姐如母。回来的路上,我手握药包,心绪不断。

    偏方的药面,是由什么合成的?不得而知。但我想,它的里面不应缺少爱的成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