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来风又去。我踩着落叶一点点地让心趋于平静,像这慢慢落下的叶子,反刍自己走过的日子,自己油绿绿的风采,自己与花相伴的快乐。看时光的灯盏明灭着几多忧郁的眼神,几多岁月的问候,几多惦念的星月荷语。有一层彻骨的远足与散漫,我将追溯夕阳露珠闪电,我将品评你曾经墨绿入海,蜿蜒不惧,任我东西南北的逍遥心态。我反复凝视着你,泪偷偷地掉下来,一滴一滴的幻觉里,你青葱如鱼,风光着一树诗的华丽之音,色淡淡从春到秋,四季就是一生,自然的法则教会我,在回忆里将心放回田野,与植物一起深呼吸,一起相互承受,一起安暖路的执着,深思远虑中,屏声静气,我是多么渺小,怎比叶子的胸怀,怎比叶子的博爱与伟大。

  落叶飘飘,我追梦。已逝去的温情绿意萦怀,从青到黄,反复吟诵唐诗宋词的魅力,像一块海绵,吮吸文化渊源的静脉。“古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画面是何等的凄凉,才有了诗与自然擦出的生命火花。在沉思中,肢解自然与人,自然与生命,自然与年龄,自然与诗暗喻心底泛溢文字梦。雁南飞煎熬着留恋着感伤里的苦,如泼墨之笔,荡与爱的天空如虹,亦如稠。我的眼前一亮,望望周身的兄弟姐妹都身孕六甲,如稻穗低垂,如山尽然,秋风不停歇,心梦金黄,窃喜。落叶是我们的朋友,是我们的老师,我幡然醒悟,来的来着,去的去了,我有启示有收获,有一纸如水的情怀。释之远兮,心豁达。

  如今这些落叶越来越少了,被老农扫回家喂羊,取暖。眼前空空枝头空空,心又波澜,来一场雪吧,厚厚的,当我扒开的时候,你已沦为尘,沦为肥沃,沦为根的力量,沦为泥土的血液……我暖暖的,心中爬满迎春花的喜庆,一点点疯长,一点点蓬松,一点点靠近,一点点由小到大,汇成海,汇成春天的绿,汇成秋天的金黄的宴席。落叶是动的,落叶是静的。流星就这样,落花也这样,去寻找歇息的港湾,去寻找哭泣的肩膀。我想到瓜熟蒂落,水到渠成,我想到心应与自然和谐,相处一脉相承,心应随自然的节奏驿动季节的翅膀,学会飞学会游泳,学会在熊熊的烈火中歌唱,成蝶……化作春泥,为又一春默默地使劲。

  在落叶里飞,在落叶里歌,在落叶里醉。我敞开我的胸怀包揽,承受眼前这大片大片的比飞翔的翅膀,还诗意的浪漫之旅,时而也为离别撒几行咸咸的热泪,当绵绵的秋雨蜜一样注入爱,须臾的感动,小到皱纹,小到一首诗结尾的句号。但眼前这片金灿灿的叶子,给我最多的是禅语,是叩首,生命的阶梯之悠远。近了是一堆叹息,远了是往事腐熟花香。我努力记住,这释水的情怀,这渐远的遗忘。

  感谢落叶,感谢秋。让我的闲暇充盈一抹诗意的浓重之笔,所有的疑虑都付之东流,一束光背后照过来,在我回头的瞬间,一堆火烧得我难受,不知是谁将那一堆叶子点燃,我心痛它们上路了,我只有默默地祈祷,祝福……在爱与被爱的文化氛围里做一次蝶。穿起记忆的风铃,时时提醒时时述说生命中那一段灿烂,那一抹崎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