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我想学钓鱼的时候,朋友张大了嘴吧,像只吃钩的鱼。

  

  他说:杀猪的改学绣花了。

  

  我严肃的告诉他:再笑我把你当猪杀了。

  

  我可是真的想学钓鱼哦,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开始思念世上所有的鱼,觉得它们很神秘。

  

  我买了新鱼杆,买了老板推荐的最可口的鱼饵,带上大桶,带上满心的希望,出发了。到了水边,才发现那鱼杆简直就是一根木棍,傻傻的晃悠了一个多小时,没有钓到一条。我眼睛都看花了,胳膊都累了,依然只是空看鱼儿三五成群的散着步。我怀疑那根鱼杆的作用只是通知了鱼逃跑,而我的鱼饵,是我给它们的路费。鱼儿吃了我的鱼饵,打着饱嗝扬长而去,只剩下美丽的鱼浮在水里沉浮,如我一喜一忧的心。

  

  空空的钩,空怀理想的在水里进进出出,好象也累瘦了——我的眼花了,有时候几乎看不到它了。坐在水边,吸根小烟看天,午后的天是那样的寂寥而辽阔,而我是那样的小,如一条胡乱游玩的鱼。

  

  鱼活得不容易,在水里积攒了那么多的智慧,一只小小的钩儿,难成诱惑。我想起了一句话:普遍撒网,重点捞鱼。就把饵料弄来一大半,撒到水里,水里就热闹起来,鱼儿奔走相告,彼此互祝丰收的喜悦。我看见一尾尾惊喜的精灵在水里来回游动,争啊抢啊,似乎忘了,水草掩映的地方,有一只银色的小钩,安装了宿命的诱惑。很快,就有些利令智昏的鱼上了钩,很轻松的,第一条鱼就被提了上来,它摇晃着身子蜷成一个问号:怎么了?它一定是在追逐食物时,连那钩也吃了进去,吃得太忘情,忽视了世上没有掉下的陷饼这句话。

  

  十几条鱼上钩后,形势发生了变化。

  

  热闹一时的水面安静下来时,鱼又回归了理智。吃饱了,又会聪明起来,惊慌,悲痛,总结,逃跑。平静的水面里蕴藏了更大更深的智慧。又开始了漫长的等待,我对自己说,再钓上一条,我就走吧。然而,那一条仿佛藏到了时光深处,我怎样也等不到。

  

  夕阳来了,我抽烟,望着平静的水面里安静的天,我变成了一条鱼,不知道要游到哪里去,钓鱼人的心,如果钓不到鱼,也会在短短的瞬间,感到心无所依。我想,天黑前我会钓到吧,我想,退休前,会有一条鱼看我老了,来到我身边吧。我想,钓不到这条鱼,是不是人生又增加了点儿失望,幸运与厄运的天平,会因为这点失望而向不好的地方倾斜,会不会?如果蝴蝶能使南美刮飓风,为什么鱼不会使我绝望——刘大侠在瞎想,这样,等待可能不会那么难熬。对自己说:走吧,非要钓吗。又对自己说:这么长时间都等了,再等等吧。大仙的苦心没有白费,鱼浮飞速的下沉宣布了一条大鱼的造访。

  

  那是一条让心跳的大鱼,那是一条点亮了昏暗视野的大鱼,它在水里挣扎时,我看到了它吃惊的大嘴,那里喊出的是抗议还是哀求?我用力时,鱼杆弯成了一条彩虹,天,要断了哦,赶紧放松了下来,依照书上介绍的那样,在水里沿着它的力走,一点一点的,把它拖到岸边。我快要摸到它了,可爱的,金色的大鱼。它却停在了水草里,在那里翻开了无数抵抗的浪花。水草缠住了我的线,再翻它就可能跑了啊——扑通,我就跳了下去,直扑过去。冷得几乎闭过气去,努力的朝那鱼扑去,眼里只看到那条朝思暮想的鱼,那条挽救了我的理想和信念的大得让人心跳的鱼。哈,擒获了。

  

  钓鱼小记到这里该收线了,是不是?

  

  那一下午,我在水边度过,我从神秘的水世界里,请出了神秘的客人。不知是我钓了鱼,还是鱼钓了我,反正很充实也很快乐。我明白活得开心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也会遇到挫折和失望,也需要智慧和等待,甚至需要在某些时刻那忘我的一跳。

  

  做什么事都是这样的吧。再见,朋友们,要钓鱼,约我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