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小说选自《生死魔壶》中篇小说集。从部队复员回乡的何小柱,带着一只名叫西西的狗寻工作,王乡长用仓库保管员一职同他换西西。后来,西西跟退休的王乡长寸步不离,但西西被白桃花药死的原因是因为它搅了她和何小柱的幽会。因两人婚姻遭到族里长辈反对而无法在一起,于是,只好暗中往来。但王家婆娘见西西已死不依不饶,公安介入,发现西西生前也随在位的王乡长常去白家。后来,白终于道出自己和王的实情。何小柱见状索性就和白住在一起,王家不想纠缠此事,但已无法控制王、白、何之间的风流韵事到处扩散。退休的王乡长后悔莫及。

      白内疚。何找到一条类似西西名叫圆圆的狗陪白打发时光。何利用饲养军犬的特长逐渐发家,不常回来。白在家常做恶梦。在梦里,圆圆对白说自己就是被她害死的西西。白醒来后悔已晚。何在公司里导致助理王小萍怀孕。她是王乡长的亲戚。王小萍寻到白要求说法。何回家认怂。面对窘情,只好请德高望重的“老王爷”出面调停取得效果,谁料想,白一高兴便要求诸位一起照相留念,同时又摸了老王爷的耳朵,老王爷遇异性触摸后兴奋不已导致中风,后来抢救及时,活过九十告终,已做祖母的白见此哭成泪人。

      具体描写人的“耳朵”细节是,“白桃花尤为感动,从包里取出照相机,说老王爷恩深义重,四人合影留个念吧。她对好镜头,启动自拍功能,贴近老王爷鬼使神差亲昵地伸手摸起他的耳朵”。“咔嚓一声,四人皆笑,三人举杯互敬,唯独“老王爷”端坐不动,笑得异样,鼻歪嘴邪,三人齐唤王爷,他傻笑口不能言。急送医院,诊断中风,医生问刚才是否受过什么意外悲喜刺激,三人皆摇头,白桃花再想忽有所悟,天呐,我不该一时糊涂,伸手摸了他的耳朵,他想起了甜蜜醉人的风流往事,能不心动神摇吗!”

      全篇八章共四十个页码。白桃花这个人物从第二章开始,一直活动到第八章结束,由年轻变为祖母的这段历史,已经涵盖了西西和圆圆两条狗历史,但是,有意思的是“白桃花”在人物设计上甚至不敌“老王爷”。原因就在于对细节“耳朵”的设计。从某一点讲,耳朵也是起性点。尤其是异性之间的相互触摸,更是如此。当小说快要结束的时候,这个细节便具有了耀眼作用,在瞬间又把小说的气氛调动起来了,比如,读者觉得故事好看,觉得有些事情不可思议,甚至更加觉得,“老王爷”竟然能活到九十归西。

       这个故事的看点就在于“人逢喜事精神爽。”爽在面对生活的态度的质量上,比如,“喜形于色”就是如此。其对“老王爷”来说,他这个度没有把握好,因此导致中风。但是,对这一点,白桃花后来是心知肚明的。否则,就不会有小说对她的心理描写。白桃花这个细节也展现了故事人物的性格复杂,比如复杂在感恩和带有一点恶作剧的味道,因为,她和何小柱早先想结婚,而遭到族里长辈“老王爷”一伙人的反对,但是当“老王爷”的孙辈王小萍和何小柱发生关系后,白桃花请“老王爷”出面调停,自己还是感激“老王爷”摆平了这件事。

      于是,只有把白桃花这样的动作,摆到这个层面上去认识,就容易理解和明白其中的道理。像这样的一种关系循环,比如称它轮回也好,其中所透出的一个道理,便验证了因果报应和三世轮回的说法是成立的。又如,是否感觉得到,“老王爷”的风流债已经轮回到其孙辈王小萍身上,由她再去和何小柱结缘,如此再循环下去等。

      这时候看小说,如果从角度去审视,便是两个,尤其在小说里叙事的时候,利用角度转换来进行叙述,容易形成和保持自己的风格与特色。在这方面最好不要模仿。在小说当中,由于找到了具有亮点的细节之后,它会使很平常的一件事变的有声有色,比如“耳朵”就是如此。当然,小说也有描写狗的耳朵的细节,在这里,只能按照铺垫的有备而来去认识,可能在小说的最后会出现“惊人的一跳”。

      果然,当小说快要结束的时候,“老王爷”的“耳朵”发挥作用了。这个作用,从“老王爷”一方来说,是被动的、不知情的,但是,被摸了之后却是欣喜若狂的。小说讲究的人物情绪转换在这里表现得相当出色。出色在“老王爷”这个人物也是一个具有七情六欲的人,于是就把这个人物劝架貌似公允的“模式”打破了。还原了一个有血有肉,年纪这么大还对性意识保持着如此的冲动和敏感,这是一件好事情。只不过,没有把握得好,中风了,但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老天爷还是让“老王爷”活到了九十跑路。这是小说立意善有善报的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