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东作协副主席宗廷沼的长篇小说《凤翔一枝花》里有两个不解之谜的魅力。如今围绕诗歌创作的人多,创作小说的人相比之下不太多,特别是创作长篇小说的人更少。但是,在这条路上坚持的人还是有,比如浦东作家宗廷沼就是其中的一个。把浦东作家的长篇小说用评论方式介绍到海外,作为文化交流也是需要的。

  海外有人需要读到故乡的味道;也有人需要了解国内不同人群的生活模式;同时更需要了解一些故土的历史文化与风情等。比如,《凤翔一枝花》的里弄干部形象和所刻画的细节,从结构这部长篇来看,是立足于市井风情和悬疑色彩的交织体小说。

  在这里不介绍小说的主题转换和人物刻画特征,只介绍书中所描写到的两个细节的魅力已经胜过了书中的多个细节,使得在描写一定的历史时期的过程当中,已经透露了阴阳之说和冥冥之情;已经将社会发展的客观本真的无常之说,以小说的内涵介绍出来。

  现在讲的两个细节,其实就是小说的眼睛。一个是小说第十七章宝壶凶祸里的当事人旺叔爬院墙跌落身亡;另一个是旺婶替丈夫烧纸,结果,“那纸钱越烧越旺,卷起一阵旋风冲天而去。”这两个细节就是属于小说当中的新中带奇。

  每个作者都可以把任何细节放进小说里面去进行刻画,同时都带有自己的思考。但是,在文化市场的激励竞争中,如何比较细节,也有一定的要求,那就是,你有我新,你新我奇。小说细节的“奇,”并不是仅仅停留在文字表面上的“奇,”而是通过文字背后所隐藏的历史当中的“奇,”“奇”在鲜为人知,这就增加了小说的可读性,其中就包括悬疑色彩。

  上面讲的这两个细节,就“奇”在有悬疑。由此,再能够引起读者的好奇和猎奇心理,就容易得多了。先讲旺叔翻墙头跌落致死有个前提,便是他瞒藏了邻居阿宝让其鉴定的传紫砂壶。阿宝在没有索回的情况下,猜其会在夜半转移便蹲在其家周围守候,果然不出所料,旺叔不走大门,而从西院墙欲翻墙时跌落院外,于是阿宝冲上去将其扶起,然后再送至医院,旺叔便不治身亡。

  其家人在分财产时发现了这只传紫砂壶。由这个细节反映出来的是“造”阴命意识。也由此把阴阳之说的范围和内容拉大与增加了。这部小说除了市井特征以外,其中还有一个内涵和精神层面上的高度,高在提供了“天命、宿命、阴命”“三命”之说的概念探索与了解。

  像这样的之说也有一个轮回,那就是,种啥得啥,于是,这个长篇就不单单是描写里弄干部的风情小说了,而是具有警示意义、严肃的纯文学长篇小说,这么一来,这部小说的立意就比原来的更加高。高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原来,小说透露了一个旺叔在身与心上面都出了毛病。一个人的身与心的毛病,之所以能够被称为疾患,是指它的难治。凡是人,在现实生活中都会遇到心火。“火”也分阴阳之说。这样看的话,旺叔丢命是早晚的事。既然能丢,那就能够把它找回来,怎么找?书中没写,但是问题已经摆出来了,人人都可以从中去思考和寻找。思考和寻找什么是本分。

  另外,书中描写“旺婶在丈夫遗像前烧了几张纸钱,祷告说你的交待我们照办了,你安心去吧!忽然间神奇的一幕出现了,那纸钱越烧越旺,卷起一阵旋风冲天而去。”有意思的是最后两句,表现出了物质存在的方式,和灵魂存在和展现的形式。如果说这本书值得研究的细节,主要是这两个细节的深邃和无限。

  也就是小说又提出了一个人性如何塑造的问题。都想做好人,都愿意做好人,作为愿望,人人都可以成立,但是在传紫砂壶面前,旺叔不但被迷进去了,甚至还为此丢了性命。于是,小说的意义又超脱了单单是里弄干部调解民事纠纷这个层面。

  再看这个长篇小说的处理边际掌握住了,能够继续以常人社会的一切自然属性来进行描写和反映,又所以,小说的理性意识和常理意识非常清晰,就是写人情世故。

  再说“那纸钱越烧越旺,卷起一阵旋风冲天而去。”像这样的例子不少,先后都已经以不同形式搬到了银幕上,和反映在现实生活当中。有的连科学都解释不了,比如在梦里出现了,在生活中出现了等。但作为物质存在的某种方式,也为欣赏小说提供了不止一种读法的可能。这与“文无定法”的道理是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