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一共十二个章节,故事发展到第十一个章节出现了一个时空跳跃,“日月如梭,转瞬间30年过去了。”逢凶化吉的陶香已年过五十。陶香年轻时被当作重刑犯差点被枪决的“命门穴”,原来被捏在了家里一只茶壶上。壶里的茶垢所含的“砒毒”,和当地的“水和泥土污染有关”。像这样的“情结”,如果没有法官鲍达人的执法智慧,陶香也就一命呜呼了。由此,解开陶香这个生死“命门穴”的人是鲍法官。

        同样,在《生死魔壶》这个中篇里面,还有另外一个命门穴,它是处于人体腰背部。此穴属督脉,督脉主气,故称“阳脉之海”是指六条阳经都与督脉交会于大椎。命门穴是督脉其中一个,主生殖机能。督脉起始胞中,下出会阴,后行于腰背正中,巡脊柱上行,经项部至风府穴,然后进入脑部,然后再回出,上至头项,沿着头部正中线,经过头顶、额部、鼻部、上唇、到唇系带处。督脉有二十八个穴位,有调剂阳经气血作用。

        于是,这篇小说也就带有了像关于健康这样的主题烙印。有的读者能感觉到这只中篇线索能够分出两条,一条是明线,讲鲍法官如何排除万难为陶香讨回公道;另一条暗线是讲陶香出狱之后与银锁结为夫妻“求子”的细节安排。

        比如,鲍法官的夫人曾任军医的毛芳这样安慰陶香,“没有大碍,主要是不幸婚姻和冤案打击影响,你首次婚姻初夜受的刺激和惊吓太深,造成命门痉挛,以后越发越重,以致影响夫妻性生活。我包里正好有几张膏药,你房事前贴在小腹三角区穴位上,药味不影响生育,还有上床后要努力回忆和品味曾有过的两人温馨和甜蜜……陶香红着脸说我哪有过你讲的温馨和甜蜜呀!毛芳笑说那就想象,梦里的也行,反正把这事想得很美很甜蜜,祝福你们成功……”

        站在这个层面上去欣赏这个中篇,会发现小说用陶香的牢狱经历,和其出狱后的生活,用对比手法来进行介绍的目的,不仅仅是满足通读故事的需要,而是需要思考由情节提供的某些生活细节,含有的一些历史传统文化意蕴。比如“陶香遵照天使指点,和银锁精心准备着令人心醉的时刻……又一个花好月圆之夜,她躺在澡盆内让银锁任意上下揉搓洗刷,尤其在命门病灶处反复用温水冲淋,洗得全身暖意洋洋。上床后贴上膏药,和银锁面对面躺着回味起18岁那年春天如梦幻般的心醉时刻——”

        命门穴也是人的长寿大穴,经常用手掌擦该穴,能疏通督脉上的气滞点,加强与任脉的联系,然后让真气在任督二脉上运行。命门之火就是指人的阳气。被打开后,会有一股气沿着脊椎沿行至大脑,而血靠气推,所谓的血液循环就是讲这个道理。于是,也就有了“通则不痛,痛则不通”这一说。“命门病灶”就是身体某一部位气血不通;而“反复用温水冲淋”,就有可能打开命门穴位,然后一股气体会沿脊椎上行等,主治虚损腰痛,泄泻,遗尿。任脉主血,也有二十四穴位,分布在面、颈、胸、腹正中线上。

        如果讲这篇小说其中一个重点是摆在了陶香出狱之后的几十年当中的“求子”。那么,就要对这种认为的目的必须展开与求解。这也是为了让读者了解到,这篇小说除了法制意义以外,还有对常人科学生活有所帮助和了解的一面,是人类生活与发展的根本轨迹是在于两性相悦的体验通道。谈人性,无法避开和绕开这个性学话题。但又要避免过分解读的嫌疑。这是因为这只中篇不仅写到了故事,还写出了人性,更重要的是围绕着生命在结构篇章。在写小说的这三个层面上,作者已经写到了生命这一层,但有些作者写小说,仅仅写到故事这一层。这是两种不同质的表述方式。

        法官鲍达人与历史上的包大人皆为谐音,故为“包青天”的引申义。然而能够从小说当中从正面把这层意思表现出来,又体现了小说的立场和态度。如果只从小说表面现象来分解这一层意思的话,只会笼统地讲这个故事悬如何念凸起,情节如何曲折等,这还不够。如果说这个中篇是为了表达真正的法制公正与公平,那么,这又是小说的另一个主题。小说不单单是只有一个主题存在,不同的读者能够读出一个或多个主题,这其中需要的是认识能力的增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