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水,是卑微的,擦或者不擦

都由不得自己,即使没人搭理

也会偷偷地躲在一边,自己去干

 

汗水,是胆怯的,不论是不是自己的错

它都会第一个,被抛出来,站在

皮肤的最前沿

接受惊吓或是冤屈无端地责难

 

汗水,是无奈的,经常会被内急、外急、

变急、风急、火急、难急、危急……等

一群顽主们恶搞,让它在无数毛孔砌成

的迷宫里,无所适从,团团乱转

 

但汗水有着自己的底线。并执着地

用它,来找回被生存以及幸福们

经常弄丢了的尊严

就像父亲一生,吃过的所有的苦

遭过的所有的难。苦过了

难过了,汗水和父亲的日子

一如从前

 

现在的父亲,已到了晚年。但父亲的头发

和汗水,时不时地,仍还拧在

一处纠缠——都想用自己的白

来证明一下,同一根骨头的

出处,以及同属青白的

那一段血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