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爱好种庄稼一辈子的

父亲,突然在麦场上播种你

和罪恶阴谋欲望陷阱共生的

起初默默在黄泥土里发芽

成人后妖艳异常的植物


多年后父亲的遗骸也默默的埋进泥土

知天命的我日日颓废,亦向往

并不惧怕黄泉后的人生

有一个声音诱惑我优雅的老去

书房里除了书籍稿纸

开始被雪白的宣纸黑色的墨汁

丑陋的石头安详的木佛以及许多让我心静的

来自泥土的旧物占领在我的铺毛毡的书案

以及凌乱的地面

以充满灵性的姿态

展示一个末世士子的精神向度


我终于明白,父亲的种植与农夫的本分无关

他老人家给他亲爱的二儿子送来

一把一大把精神的

火把,就这么几十年

才明白火除了温暖

更是人活下去的希望



     2019年元月3日写于咸阳瓜棚,父亲去世已十一个年头,瓜棚主人五十六岁生日一日日渐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