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商晨报停刊,总编写了一篇充满伤感的文字,在网络流传。同在媒体工作,难免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滋味。

  这些年,每年都会有不少纸媒停刊,一些停了也就停了,悄无声息,一些则忍不住要发出一些悲鸣,流露出一些不舍,不忍,还有无奈。但凡流露出不舍,不忍,不愿情绪的,大多是曾经有过令人难忘的辉煌过往,但在铁一样的现实面前,任何的悲鸣,至多只是唤起人们曾经的记忆,而对于现状的改变,其实没有一点用处。

  想想,人生也就是一个不断告别的过程,有些告别很痛苦,有些告别很不舍,有些告别很难过,有些告别很不忍,有些告别很悲壮,但是,为了成长,为了成熟,为了进步,必须咬牙告别。

  十月怀胎,我们每个人在母腹里温暖幸福地长到一定的时候,必须告别,告别母腹,走向诞生;告别幼稚,走向成熟;告别故里,走向远方;告别冲动,走向沉稳;告别落后,走向文明;告别禁锢,走向自由;告别父母家人的护佑,走向属于自己的天空,告别铅与火,走向光与电……直到最后,告别这个世界,走向生命的终极。

  越是辉煌,告别就越是悲壮,但告别绝不因为辉煌就不到来,有启幕,就会有落幕,有开始,就会有结束,有高潮,就会有低谷,期望永远的辉煌与高潮,只是一种理想。事实常常是,人生的巅峰越辉煌,戏曲的高潮越感人,最后的告别就越伤心。

  天下到底没有不散的筵席!所以,我们总会经历这样或者那样,愿意或者不愿意,喜欢或者不喜欢的各种各样的告别。

  人,从幼稚,到成熟,再到死亡,总是做着一次又一次的告别;

  社会,从落后,到文明,到高度发达,也是和各种社会形态不停地做着告别。

  尽管不忍,尽管不舍,尽管痛苦,尽管悲壮,但告别,一定会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