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中国打了多少“老虎”,又拍了多少只“苍蝇”,这些关于反腐成效的消息不时见诸报刊,让我联想到身边的很多人。有些人,既不是“老虎”,也不是“苍蝇”,在这个严打腐败的时期,采取明哲保身的态度,不惹事不惹人,懒政庸政。以至于让我想到一种动物——猪。

        猪的一生很幸福,但也很痛苦。说其幸福,那是因为它春夏秋冬住着别墅,吃着特供。平日,除了起身方便几次外,剩下的时间几乎都在鼾声中度过的。说其痛苦,那是由于它吃了睡睡了吃,日夜被主人囚禁在一个圈窝中没有出入自由。到了年关,吃饱喝足享受一生肥胖的它,在众人的抬举下,被手拿月牙刀的屠夫,送上了黄泉路。大解八块之后,成了人们口里冒油香味儿浓浓的餐物。

        猪的痛苦,莫过于最后的哀嚎。它仿佛也意识到了自己生的末日,于是它在有限的圈窝别墅里,惊惶逃窜,甚至发出恐吓主人的叫声。

        公道地说,猪的痛苦短,幸福长。它不仅一生吃香喝辣的享乐,而且死后又将其幸福快乐延续到人类身上。主人与乡亲们一口口地吃着猪的肉,讲它吃了多少粮,打了几次针,花了多钱。津津有味地计算着它的成本,估摸着能炼多少油,肉够不够吃到过了正月,以及二月初二等节日。

        以上这些乐事,是猪死后给主人带来的,猪已经不知道了。如果猪多少有点灵性,那也只能在人的茅厕里,嗅到一点属于其自己的遗味儿了。

        猪,你很幸福,也很痛苦,这就是你的命。我吃近六十年猪肉,没做过猪的主人,可我属猪的。我的一生,应该说是有福之人。别的不说,就讲手吧,一个茧子没有。说明什么?说明没干过活。从小就吃得白白胖胖的,到了今天也沒黑也没瘦。无论在家在外,人们都叫我<于胖子>。

        猪胖了就该杀了,我近年来格外发福几斤肉,是不是好去另外一个地方了呢?

        年关到了,人和猪均可恭喜恭喜恭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