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那片海》象征的迷惘和幻觉,在现实面前经受了洗礼。洗礼的过程就是老夫妇俩在来时和走时的情感上,对人的生命存在方式及意义的思考,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一家四口所表现出来的文化修养和悟性,在维护家庭关系上所具有智慧性的一面,在现实中有它的积极意义,那就是如何营造和谐氛围。

        全文六千余字。是属于一篇写意类小说。小说的立意和结构都是以知识化来作为前提,比如老夫妇俩的身份、学识、经济条件等,都是比较优越的。小夫妻俩的条件也不错,能够在日本只身打拼,儿子同时又能娶到一位擅长日语的中国姑娘做妻子,也算是一个殷实小家。

        剩下来就是如何在小说当中去体验某种生活方式,而方式只适合一部分人。这是小说的“小众”特征。只因为“小,”其又和“少”搭界。小说仅仅是在依靠某种意识在进行互相交流,包括小说当中的一老一少两对夫妻当中,在整理房舍和烧菜吃虾时的情感交流方式与矛盾展开,一个明显特征就是“度。”

        这个“度”表现在理智、控制与才智。小说无论如何结构,按照文无定法的标准去衡量,怎么写都可以。但是,关键要把握和处理好故事与小说的根本区别和界限。这就是小说与电视剧本、故事所不同的地方。如果用理论来解读这篇小说,会越读越糊涂,糊涂在如何分解概念,如何把抽象的化为实体有形,如何来进行借鉴等。

        比如,这篇小说的理智是在于,故事所涉及到的家庭内部四个成员,没有因为儿子媳妇出国留洋的地域背景和文化修养不同而闹得不可开交,相反,小说把富有充满人性友善和可爱,在吃虾这个细节上展开,使得小说的内涵自然流溢于表。小说在处理这个细节过程中注重了刻画。处理题材的高明也表现在这个地方,高明在彼此都能够用本国文化的底蕴,善道和孝道来进行沟通,同时也作为小说人物行动和思想表现的依据。

        从中反映出来的是一个“知识就是力量”的侧面。如果没有知识,没有修养,像吃虾这样的细节,就不会处理的那么圆润。圆润靠的是小说中的人物内心的定力和修养。这是一个高度。人人都想写小说,但写小说又十分难,就在这种大背景下,还是有人在写小说,写内涵极深的小说就是为了起传播思想上的魅力和美丽作用及意义。

        这篇小说美就美在儿媳妇从盘中捡起唯一的一只剩虾,将壳剥开,当着公婆的面把虾肉塞进丈夫的嘴里。这说明了儿媳妇为人处事的机趣。这个动作同时也表现出了她人格上的美丽。这是小说的意义,就是如何在生活中运用智慧把矛盾处理好。如果没有修养,没有好的秉性,没有智慧,容易砸锅。

        同时,小说还设计了四个人物的相似和相同。相似在所接受教育的程度;相同在对事物的看法有微妙的分歧但最终能够取得一致。这就是小说在“做”的过程当中所反映出来的度。从而让读者体会到有文化、有知识、有修养的日子,能够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于是,这篇小说切中时弊的针对性又体现出来了,毕竟在现实生活当中,有一些家庭不能够做到大事化小和小事化了。

        再看这篇小说具体纯技巧运用,“儿子在日本求学、工作,然后成家又立了业,想在儿子家边上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是我这些年来的一个计划。那天房产中心的服务生一脸惊讶的样子,我能猜测到他的心理活动。这是久违的惊讶,连太太也看出来了,说这幢别墅无人问津,我是第一位成功交易者。”

        首先,小说运用的是第一人称“我。”这一段是三句话。其次,小说叙述的转换灵活,灵活在概述和描述的相结合上;灵活在视角的相互平视,都能用分句所表示出来;灵活在能够体现心理活动状况。第三,旁白和人物插话衔接自然。如果还要继续分解下去的话,这一段的第三句,还赋予了悬疑意识,比如,“这幢房子无人问津,”再如,“我是第一位成功交易者”等,为小说埋下了伏笔。

        最后想说的是,读这篇小说需要有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