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客》这个短篇其中有一个看点就是在于,小说中的人是怎么会变成一家的。这个问题要小说所反映的六亲不认还要深刻。六亲不认只是小说所提供的故事现象。而小说要比故事深刻的原因也就在于能够揭示其中的根由。比如小说所选择的时机和人物的矛盾冲突。于是小说的后置意识非常浓厚,就是注重了人的后半生的思考、挖掘、并体现其内涵。这就涉及到小说所反映的目的。它就是人生当中的二选一生活方式。比如,李老伯由一开始惟房子是真,是爱。但当小说把张老太引入小说之后,这层境界便被打破了。打破这层境界的人就是张老太。但是张老太并不是李老伯的至亲。恰恰是至亲的外孙女青青却跟从了自己儿子李梓的生意场上,被认为玩失踪的左席。而左席却是张老太的儿子。但作为娘的张老太,却意外地从李老伯在和儿子李梓对话中听到一句关于左席的话时,人一激动,不幸跌倒在地受伤。之前,李老伯决定将房子留给儿子和女儿,这个决定的基础就是有张老太这个人物撑住。于是,小说也在力量的对比上,打破常规的地方就在于体现了由弱制胜的可能性,这个可能性的具体化开,是指这篇小说中的李老伯认可了张老太对自己的真爱。在这个时候,小说的所谓二选一的主题,能够站住脚的理由,也就在于此,比如弘扬了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是可以化险为夷的。其中有个道理,这就是由小说的本身所提供的,比如,从传统观念和意义上,对强弱之间的转势又有了新的认识。这个新是指小说人物李老伯和张老太之间的爱情,并没有受外界干扰,而且两人能够牢不可破。如果思考小说的话,选择这样的点,也可以说能够收到好的效果。这个效果就是对爱情的表面和深层次的认识和界定。这时候,我就会想起一个长篇“霍乱时候的爱情。”这个短篇中的两个老人晚年生活和那个长篇有相似的地方。

  对这篇小说欣赏到现在,于是把小说的内涵更加引入深层次去认识的话,还有就是爱情和房子两选一的态度问题,也在小说中得到了解决。但是在解决的时候,小说还是坚持从故事的曲折中去定位,是在张老太跌倒受伤之后坐在轮椅上的时候,这时候小说在处理上是依靠了小说人物的动作细节来予以定位两个人的爱情结果,如, “‘老伴,我儿子会来接我回家’。张老太害怕地将两手紧紧地攥住李老伯的衣襟,不肯放手。”(详见小说的最后一段。)这个人物处理所产生的效果是张老太爱李老伯的自信,超过了让儿子来接她回去的信心程度。这是小说所表现出来的含蓄,其中所留下的空白也相当丰富。于是,小说的主题就是,用真爱延续生命的质量,能够胜过已经拥有的房子。于是小说又出现一个主题,利用缘分掌握与练就豁达的心态。